437 漫无目的的寻找

    处理完了李鑫的事情没多久,就有人过来通传,让武长风去见凌王,因为匆忙之故,武长风也无暇去见白华与月轩,只是与守着医仙的翅虎打了个招呼,便直接离开了。

    而黄诚泰也是一夜未眠,早就在院中等着武长风了,见武长风一脸的狡黠,忍不住问道:“你又想了什么鬼主意,去折腾其他人了?”

    武长风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便与凌王一同朝着皇宫方向而去。

    他们出发时还是紫微星正亮之时,等他们到了皇宫大门外时,已经是朝霞正红之时了。

    因为没有圣上的宣传,加上武长风并没有相见黄启才的意思,到了宫门外,武长风便止步不前了,而就在此时,成王的车碾正好到了宫门外。

    见到凌王黄诚泰之后,成王便走了过来。

    武长风早就想与成王交谈一番,趁着时间还早,便随着黄诚泰一同见礼。

    等两人寒暄一番之后,武长风这才开口说道:“承蒙成王照顾,凌王才能坚持到现在。”

    成王倒是实在,摆了摆手道:“论起辈分来,泰儿是我侄子,见他受欺负,我岂能坐视不理了?只不过我没有你这般本事,能够将李源那厮拉下马,让泰儿受了委屈,倒是我这个做叔叔的无能了!”

    论起说话来,成王实在是无可挑剔,只是这一句话,毕竟将帮助黄诚泰的事情说的顺理成章,还顺带的将武长风夸了两句。

    但在武长风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毕竟,在朝廷之中的王爷,并非他成王一家,武长风就没有听说,穆王爷出面帮助他了,人与人之间的亲情,并非论资排辈这么简单,主要还是看个人的心性。

    微笑摇头道:“成王过谦了,以成王的能力,哪里是奈何不了李源,之所以没有动李源,想必是因为成王顾及圣上的面子吧!”

    成王给武长风的感觉,并不是那种盛气凌人的感觉,但不知道为什么,武长风只觉得这个成王不简单。

    能有如此口才之人,其手下的心腹绝对不少,想要扳倒李源,不过是吹灰之力的事情。

    而他既然对黄诚泰这样一个刚上任的凌王都如此照顾,那他对于皇室血脉的看重,自然比其他人高,想要既不得罪黄启才,又保住黄诚泰,成王架在中间,也不是很好做人啊。

    而成王越是显得谦虚,武长风对成王的印象越好。

    处事能力不差,为人又极为低调,这样的人,放在哪里都是招人喜欢的。

    原本准备糊弄过去的成王,听武长风说出这样的话之后,脸上原本的嬉笑已经被慎重所取代。

    他为人平和,与谁都不争不抢的,正因为如此,他在朝廷上的政纪才会显得碌碌无为。

    然而,成王心里真实的想法,没有一个人能够看透,唯独这个武长风,居然道破了自己的用心。

    点了点头道:“武公子能够如此眼界,应当有更好的前途才是,只是在泰儿府上做一个大总管,倒是让武公子屈尊了,如果武公子有意的话……”

    武长风不等他后半句话说出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头。

    “一个本来就没有任何野心的人,你让他做李源这样的事情也做不出来啊!”

    成王瞬间明白了武长风这句话,他这是无心于朝廷之上啊。

    原本还想给武长风谋一个更好的职位的想法,此时也已经被打消了,微微一笑道:“既然武公子志不在此,那我也不多劝了,不过像武公子这样的人才,当今实属罕见,如果又时间的话,不如与泰儿一同到我府上坐坐!”

    武长风点头称是之后,成王便不再多说什么,朝黄诚泰点了点头,便当先朝着太和殿而去。

    因为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李源的事情大部分都处理完了,加上没有李源干预朝政,早朝进行的十分顺利,不到午时,黄诚泰便与成王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见到武长风等候在一旁,成王上前又相邀了一番,在得知两人要去丞相府之后,成王这才没有继续相劝。

    送成王上马之后,武长风便与黄诚泰弃了马车,两人一身轻骑,直奔丞相府而去。

    通敌卖国是重罪,丞相府在李源东窗事发以后就被查封了,府中的人已经不知去向,府里值钱的东西也被洗劫一空。

    对于这样的情形,两人都在预料之中,所以见到往日金碧辉煌的丞相府,变得极为衰败之后,两人并没有觉得惊讶的地方。

    只是以往看守丞相府的武师,此时已经被朝廷的司衙所取代,在禀明了身份之后,两人便直接近了丞相府。

    丞相府保留比较完整的,除了武长风建起来的那座无法搬动的石块以外,就只剩下院中的两个花圃了。

    果然如当日那位太监所说的一般,武长风原本见到的地形图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个看起来比较娴静的花圃,较之上一次见到的一个花圃,实在是舒心了不少。

    但不知道为什么,武长风总觉得这两个花圃有些奇怪,至于是哪里,他一时半刻也想不起来。

    反而是黄诚泰,在见到府中的情形之后,原本刚毅的脸上,露出极为凝重的失落来。

    丞相府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想要找到什么有用的证据,恐怕只能去司衙离调用被查封的物件了。

    然而,对于这样的事情,黄诚泰是不屑于去做的。

    虽然他在朝中并没有什么要职,但对于朝廷的规矩,他多少还是懂一些的。

    那些领兵前来抄家的,即使是极为正值之人,手下之中也难免有一些手脚不干净的人,原本十两银子的东西,最后上缴道司衙的,恐怕只有四两不到了,如果遇上了一个贪官,最后恐怕只有二两银子能落入司衙之中。

    想要从这二两银子的东西里面,找出十两银子的价值,除非是极为不起眼的东西,否则绝对不可能让黄诚泰找到。

    所以,他脸上的失落,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过失落归失落,对于父亲的死,即使希望再渺茫,他也要继续找下去。

    他已经知道了幕后的黑手就是李源,但参与这件事情的人,一个也别想全身而退。

    这见识黄诚泰的打算,也是他来丞相府的真实目的。

    朝武长风点了点头,黄诚泰便直接朝丞相府的书房而去。

    对于丞相府,黄诚泰其实还是很陌生的,如果不是有人领路,他决计不可能知道丞相府的书房在什么地方。

    而武长风并没有跟着黄诚泰,只是静静的站在前院之中。

    他总觉得眼前的花圃有些奇怪,但实在想不出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整个丞相府已经被洗劫一空,想要在其他地方找出什么有用的证据,当真如大海捞针一般的渺茫。

    与其如此,他道不如细细思索前院感觉不对劲的地方。

    首先,武长风觉得怪异的,是花圃之中的石块。

    当初他来到丞相府的时候,清楚接的右侧花圃之中,都是嶙峋的乱石,虽然自己建造石柱的时候,带走了里面的不少石块,但其中最大的三座,是绝对不可能受到影响的。

    然而,此时花圃之中,只留下了两座作为点缀的巨石,剩下的一块却不见了。

    如果只是为了花圃好看,李源在吩咐下人动手的时候,为什么不将另外两块巨石一起搬走?

    如果说只是因为这一点,让武长风觉得奇怪的话,他也不会苦思冥想前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武长风总觉得,这两片花圃的位置,有些不同寻常。

    就是是哪里不对,武长风又说不出来。

    两个花圃咋看上去,都是各色各样的鲜花铺叠而成的,所成的形状,看上去也极为的随意。

    正是因为无迹可寻,所以让武长风没有半点头绪可言,但如果说只是随意布置的,两个花圃看起来就极为的相似,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但如果细细的去对比两处花圃,却又觉得这两个花圃并没有相同之处。

    左侧的花圃,起手便是一盆郁金蓝,然而右侧的花圃,起手则是一盆牵牛红,无论是倒过来看,还是对比看下去,两个花圃都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

    正没有头绪之际,黄诚泰也垂头丧气的从书房走了出来。

    只是这片刻的功夫,黄诚泰不仅将丞相府的书房逛了一遍,就连李源自己所用的书房他也进去瞧了一眼。

    然而,里面除了空空如也的四壁之外,哪里还有其他东西了。

    原本那些挂在墙上,可能遮挡什么机关暗道的字画,早就被人取走了,黄诚泰也试图在空荡的墙壁上敲击过,唯恐有什么暗格之类的事物,但最后都一无所获。

    等他回到前院的时候,见武长风只是对这花圃在发呆,他这才发现,或许并不是丞相府之中没有什么密道暗格,或许只是自己粗心,没有看出来而已,如果让武长风翻找一遍的话,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想到这里,黄诚泰轻手轻脚的走近无处,猛然在他肩头一拍。

    武长风原本在想着心思,对于周围的一切都没有放在心上,此时肩头猛然受了一击之下,还以为有人要偷袭自己。

    想也不想之下,抬手便按住了对方搭在自己肩头的手,右膝微曲之下,已经将黄诚泰摔了出去,如果不是他听见黄诚泰的惨叫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你好端端的,怎么在背后吓我了,难道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等武长风将黄诚泰重新借助之后,一脸没好气的对黄诚泰说道。

    而经历了刚刚的一幕,黄诚泰此时才缓过神来。

    “鬼知道你这么入神,连我走进你身边你都没有发现,不吓你我吓谁去了?”

    甩了甩被武长风拉得有些酸痛的手腕,一脸疑惑的问道:“大白天的,不会又去想你那位许姑娘了吧!”

    听见这话,原本还在考虑花圃的武长风,此时彻底的回过神来了,但他只是白了黄诚泰一眼,便很识趣的保持了沉默。

    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武长风的嘴有多么厉害,他都说不过黄诚泰的。

    因为看理亏啊。

    与其与黄诚泰争得面红耳赤,最后落一个惨白收场的结局,倒不如自己老实的闭嘴,结束这么无聊的话题。

    见武长风不说话,黄诚泰也自知无趣,一手搭在武长风肩头,一边朝着书房方向走。

    “你眼睛比我厉害,还是你去瞧瞧吧,我眼睛都看得酸痛了,就是找不出任何问题,我就不相信李源会如此老实,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在明面上。”

    对于黄诚泰的猜测,武长风是赞同的,以李源的头脑,他怎么会将与商国来往的书信放在明面上呢?

    即使是黄启才交给黄诚泰的书信,恐怕也是那些查封丞相府的人在暗格之中找出来的。

    然而,黄启才手中有关于凌王的书信,只有黄诚泰见过的那一封而已,其他更早的书信,想必李源放在了另外的地方,这才没有被找到。

    只是,武长风并不觉得,李源会在书房卧室这样的地方安放暗格,如此简单的想法,谁都能想得到。

    以李源的心思,他绝对料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天,所以,最为关键的东西,一定还藏在其他地方。

    但迫于黄诚泰的要求,武长风只能扫视了花圃一眼,便跟着他朝着书房而去。

    因为有武长风在,这一次黄诚泰检查的格外仔细,即使是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花瓶,他都摆弄了一番。

    虽然两人重新检查了一遍,确实发现了两处暗格,但里面的东西,早就被人拿走了。

    他们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否交给了黄启才,但他们可以肯定,暗格之中所藏的东西,绝对没有自己想要的。

    不然,在李源被扳倒之后,黄启才也没有理由继续护着李源手底下那些准备通敌卖国的人。

    忙活了大半天,两人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回到前院的时候,武长风还是觉得,李源的这两个花圃有问题。

    但被黄诚泰如此折磨了一番,他现在已经是黔驴技穷,再也不想考虑什么暗格的事情了。

    与守门的人打了声招呼,两人便离开了丞相府。

    望着曾经不可一世的丞相府,变成如今这般衰败的模样,两人心中都是感慨连连。

    天有不测风云,谁又知道,明天的凌王府,会不会变成今天的丞相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