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 婉转动听的拒绝

    片刻之后,武长风只见医仙衣衫不整的从后院跑了出来,看见自己之后,武长风明显见到他脸上的神色轻松了不少。

    摸了摸鼻子,武长风尴尬一笑道:“老爹,你这个样子是不是有点……”

    话还没有说话,医仙眉头已经皱了起来,上前一把抓住武长风的手腕,一边说道:“有点什么?难道你是当今的圣上,还要我沐浴更衣了迎接你?”

    只一句话,便将武长风僵在了原地。

    让他无言以对的,并不是医仙这句呛人的话,而是医仙的手,已经很自然的搭在了自己的手腕之上。

    自从自己重伤之后,老爹的这一举动便成了习惯,每一次自己来到炼丹房的时候,老爹总是会先给自己把脉。

    与往常一样,片刻之后,老爹便松开了自己的手腕,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没有受什么伤,我看你的旧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以后不用在跑过来了!”

    武长风听见后半句话,着实有些莫名其妙。

    自己身上的伤老早就好了,来到炼丹房,虽然说并不是专程来探望他老人家的,但他也不用直接将自己轰走吧!

    愣了片刻之后,武长风这才有些尴尬说道:“老爹,我这不是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了吗?我特意过来看您,难道您就这么将我轰出去啊!”

    医仙冷哼了一声,披上翅虎送上来的一件披风,看也不看武长风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要是真能记得我,只有一种可能,如果没有死的话,就是昏迷不醒了,其他时候,你哪里有闲功夫来看我老头子了。”

    见武长风没有反驳,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下方,心中堵着的一口气,好像也没有那么难受了,一直旁边的房门说道:“行了,别装模作样的了,你的白姑娘好着呢,再调理个三五日,就能离开了。”

    见武长风并没有动,仍旧站在原地,医仙只得叹口气道:“好了好了,月轩那丫头也没什么事了,只是她身子有些弱,不方便过来见你,等你以后有时间了,再过来看他吧!”

    听医仙如此说,武长风这才点了点头道:“老爹的本事,我向来是极为佩服的,有您老人家在,我哪里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医仙白了武长风一眼,一脸不信道:“少跟我油嘴滑舌的,做人不知道踏踏实实的?”

    受了医仙一顿数落,武长风这才悻悻的点了点头,之后见医仙坐在大殿打起盹来,朝翅虎使了个眼色,便直奔白华的房间而去。

    现在对于他来说,白华不重要,月轩不重要,医仙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个跟着自己进入的李鑫。

    当初他昏迷的时候,武长风还不知道如何处理他的事情,但经过了最近这些事情以后,他才知道,一个人在危难的时候,只有那些曾经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卖命的人,才会出手帮助自己。

    所以,李鑫绝对不能让他走,但想要让他名正言顺的留在王府,还需要他答应一件事情才行。

    当武长风来到白华的门前时,屋内还是漆黑一片,武长风本来不想打扰他休息,但他不知道自己与黄诚泰去了丞相府之后,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以他对李鑫的了解,自己如果不开口,他很有可能瞧瞧离开王府,到时候,自己想要找到他,又要费一番功夫了。

    所以,武长风还是敲响了白华的门。

    片刻之后,武长风只见一人哈欠连天的推开了房门,在见到自己之后,脸上松散的模样,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打开房门的,并不是白华,而开门之人,武长风却极为熟悉。

    这小子动作倒是快,这么快就和白华住在一起了?

    皱了皱眉,却没有追问这件事情,虽然两人的事情有些不合常理,但这些毕竟是他们自己的私事,他们想要怎么样,还轮不到自己插嘴。

    脸上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两声,便转身朝院中的石桌走去。

    看见武长风这般模样,李鑫顿时急了,忙追上前去,解释道:“大总管,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我与……”

    不等他继续说下去,武长风已经果断的打断了他的话,微微一笑道:“你与什么?”

    武长风反问一句,倒让李鑫安静下来,看武长风的样子,他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啊,如自己说出来,岂不是让他误会自己了?

    但他能够找到这里,说明医仙已经告诉了自己二人住的地方,他堂堂一个大总管,不应该走错门才是啊!

    犹豫了片刻,李鑫还是决定赌上一把,不管他是真不知道也好,还是装作不知道也罢,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自己又何必画蛇添足了?

    “没,没什么了,大总管怎么早起来,找我有什么事?”

    看着一脸无害的李鑫,武长风真想抽他两个大嘴巴子。

    你小子倒是舒服,能够睡在温柔乡之中,老子却受了一夜的房门,早知道你生龙活虎的,我怎么没想到让你守房门了?

    不过武长风只是点了点头,脸上变得严肃了一些。

    “你知不知道,当初你带走白姑娘的事情,对整个王府的影响?”

    或许李鑫不知道王府的规矩,但他不能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在他遇见那些刺客之后,他就已经明白了武长风所说的并没有错,而听王府之中的其他人交谈,他更是知道了自己差点让整个王府毁于一旦。

    原本还一脸嬉笑的他,此时已经低下了头,细若蚊声道:“知道!”

    武长风点了点头,又说道:“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你想走那一条?”

    李鑫又是一愣,并不知道武长风口中的两条路是什么?

    自己犯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将自己救活就已经不错了,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只有一条路吗?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条了?

    心中一团迷雾,一脸疑惑的看着武长风,想要知道他所说的第二条路究竟是什么!

    然而,武长风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李鑫。

    面对武长风如此灼灼的目光,李鑫更觉得羞愧难当了。

    对于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李鑫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当初他带着白华离开的时候,武长风也劝阻过自己,虽然不知道武长风口中的第二条路是什么,但他很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整个凌王府。

    而作为凌王府的大总管,即使他想要帮助自己,恐怕也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

    思量了片刻之后,李鑫终究不想让武长风太过为难,点了点头道:“我懂了!”

    只说了这三个字,李鑫便转身朝着房间而起,其失魂落魄的模样,仿佛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一样。

    武长风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转身,等他快要走进房门的时候,这才不解的问道:“你懂什么?”

    李鑫回过头来,一脸感激的望着武长风。

    在他心里,他对凌王府确实没有什么归属感,一个刚刚来到王府的人,怎么可能对王府有归属感了?

    但对于武长风,他是极为信服的,不只是因为他给了自己一个长老的地位,而是他对人的那份真诚。

    如果换了是别人,在自己带走白华的那一刻,他就不会将自己当成是凌王府的人,别说是将自己救活了,就连凌王府的大门,恐怕都不会让自己进。

    他心里,是感激武长风的,真是因为这样的感激,才让他有些愧对武长风。

    “天亮之后,我便离开凌王府!”

    李鑫言简意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武长风也开口道:“我是想说,你愿不愿意留下!”

    听见对方的话语,两人同时一怔,武长风想了很久,才想出一个能够让李鑫留下来的办法,虽然有些牵强,但总算是能说服众人。

    但没有想到,李鑫居然说要离开,这样的话,自己的一番苦心,岂不是喂了狗了?

    而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李鑫也是同样的愣在了原地。

    当他见到武长风时候,就感到极为的羞愧,这一种羞愧,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很难得到大人的原谅,而他又不想武长风为难,所以压根就没有想过武长风会原谅自己。

    所以在武长风问起这件事情之后,他便决定离开王府。

    哪里料到,武长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那自己刚才的一番话,岂不是又辜负了武长风的一片苦心了?

    砸吧了两下嘴巴,李鑫这才艰难的开口问道:“我还能继续留在王府?”

    武长风真的想将李鑫的脑袋劈开,好知道他脑子里究竟想的是什么东西,自己一番苦心,他居然半点不领情。

    而且,听他的口气,他似乎不打算留在王府了。

    冷哼一声道:“我看你是不想留下来了!”

    武长风正欲转身,李鑫已经一脸堆欢的迎了上来。

    “别走啊,谁说我不想留下来了,只要有你在,我哪里也不想去!”

    不得不说,李鑫的后半句话,让武长风听着极为舒服。

    武长风最怕的,不是李鑫会离开王府,也不是怕自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让他里下来。

    他怕的,是自己一番努力之后,李鑫不领情。

    那自己先前的努力,岂不是都喂了狗了么?

    见到李鑫一脸的讨好模样,武长风倒不想立刻说出自己的想法了。

    “你真的这么相信我?愿意继续留下来?”

    对于武长风的考验,李鑫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点头,但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

    “既然这样,那你先围着王府跑十圈,天黑之前如果没有跑玩的话,就不用提留下来的事情了!”

    或许在别的府邸,围着府邸跑上十圈,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但对于凌王府来说,可就不一样了。

    外人或许不知道凌王府究竟有多大,但只要去过后山的人都知道,只是一个后山,就足足有两百里的路程,十圈下来,少说也有两千里的路程。

    即使李鑫轻功过人,但他想要连续跑上两千里离的路程,他哪里吃得消了?

    有些犹豫的看着武长风,尴尬一笑道:“大……大总管,你没有说错吧,确定是十圈?”

    他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嘴笨要吃多大的亏。

    刚才只要自己犹豫片刻的功夫,武长风也不会如此刁难自己,现在倒好,白白多出这么一件苦差事来

    然而,武长风并没有给他任何空子钻。

    “怎么,你刚才不是说有我的地方,哪里都不想去吗?怎么眨眼的功夫,你就不想了?”

    李鑫那张脸,现在别提有多难看了。

    “跟着你是一回事,但围着王府跑十圈是另外一回事啊,我又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做,非要跑十圈打发时间!”

    李鑫自然不知道武长风的用意,虽然说李鑫是大病初愈,不适合这样的劳累,但对于一个练武之人来说,最怕的就是身体出了问题。

    李鑫是因为中毒,所以才会昏迷不醒,虽然经过医仙的救治,已经清醒过来,但谁知道他身体里有没有残留毒素了?

    武长风让李鑫泡上十圈,一来是为了惩罚一下他,二来,是想借助这件事,将他体内的毒素彻底排除体外。

    但这些道理,武长风自然不会告诉李鑫,微微一笑道:“你如果觉得时间还早的话,大可以陪着我说会话,天黑之前跑不完的话,到时候就别怪我狠心了!”

    丢下这句话,武长风便不再理会李鑫。

    对于这样的老油条,你只要给他开口的机会,他总能吹出一朵花来,到时候不了了之,自己的一番设计,就又付之东流了。

    果然,见武长风铁了心的要自己跑这十圈之后,李鑫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简单收拾了一番,便直接奔出王府,沿着王府的墙垣开始跑了起来。

    并不是他不想在讨价还价一番,只是,他很清楚武长风说一不二的原则,自己软磨硬泡的时间,就足够自己跑上一圈了,能不能从武长风嘴里讨回这一圈,他心里真的没有底。

    与其做那些没有把握的事情,倒不如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所以,这一天,凌王府外出现了一个不停奔跑的身影,让原本平静下来的凌王府,再一次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众人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围着凌王府跑,也不知道是谁让他这样跑的,他们只知道,凌王府之外,必然藏不了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