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 翘首以盼的老人

    武长风无奈摇了摇头,只得任由黄诚泰离开,等他处理完了胡一刀的事情,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此时的天际,如同被火烧红了一般,整个人站在夕阳之中,如同穿上了一件薄薄的红纱一样。

    当武长风走进黄诚泰的小院的时候,院子中并没有人,以往这样美妙的风景,黄诚泰都会坐在院子中喝茶,很显然,在知道了自己父亲的死因之后,他心里的结并没有解开。

    武长风走到房门前,轻轻敲了两下,黄诚泰并没有开门,而是以一种极为低落的声音说道:“我没事,你去忙你的吧!”

    对于武长风的到来,黄诚泰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见到自己愁眉不展,他怎么不来安慰自己了?

    然而,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凌王府的凌王,再也不是那个年少无知的二公子了,而且,父王已经去世,没有人可以继续无条件的歉疚自己,即使自己做错了事情,如今也不用去求其他人原谅自己了,所带来的后果,只能自己承受而已。

    所以在武长风到来之后,他并没有选择开门,而是将自己关在房中,独自一人反思记过。

    见黄诚泰没有开门,武长风也不再继续敲门,对于黄诚泰现在的表现,他反而更加放心一些。

    毕竟整个凌王府都需要他撑着,如果他犯了什么错误就找自己倾诉的话,那以后自己不再王府了,他又能找谁说心中的苦闷了?

    有些事情,需要他自己面对的,还是需要他自己来,自己能够帮助他的,只是一些外力所产生的事情,对于其他的事情,只能靠黄诚泰自己。

    然而,他没有继续敲门,并不代表他对黄诚泰已经放心了,将自己杀父仇人放走这件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恢复过来的事情。

    武长风听房中并没有特殊的声音,便转过身来,站在了门外,一如他刚近王府之时,守在二公子房门口一样。

    时不时有其他人经过小院的时候,见到这样的一幕,原本放慢的脚步,不仅又加快了几分。

    并不是因为他们惧怕武长风,不敢看武长风守在二公子房门口的样子,而是他们觉得,即使到了武长风这样的地位,都亲自守在二公子的门外,自己在王府中的地位比武长风差,却还这样无所事事的到处走动。

    不怕别人比自己出色,就怕出色的人比自己还努力。

    武长风能做到这一点,他们也能。

    所以,武长风站在二公子门外的这件事情,很快便在整个王府之众传播开来了,这无疑是一记鸡血,让原本松懈下来的众人,神情又开始紧绷起来。

    原本觉得王府已经度过了这次危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他们忽然发现,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于是,那些觉得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已经做完了的人,忍不住会去将自己所做的事情再去检查一遍,确认无误之后,则会向着明天自己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提前做的。

    而那些事情还没有做完的人,在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手上的动作不仅又加快了几分。

    凌王府的大总管亲自给二公子看门,这不是说王府没有人了吗?如果这件事让其他人知道了,那自己的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不行,自己得快一点做完手上的事情,将大总管换下来。

    对于这样的影响,武长风是始料未及的,他只是不放心二公子而已,即使其他人前来代替自己,他也不会让对方如愿的。

    毕竟,这件事并不是简单的候着,就能够解决的事情,而这件事也只有自己知道,黄诚泰心里承受的痛苦,也只有自己能够体会到。

    所以,他必须守在门外,不能让其他人代替自己。

    至于对王府产生的影响,武长风倒是乐见其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武长风只知道第二遍鸡叫的时候,黄诚泰退开了房门。

    见到武长风之后,黄诚泰脸上明显一愣。

    “你,一直都在这里?”

    看着黄诚泰诧异的眼神,武长风只是点了点头,也不提放走李源的事情。

    “二公子肚子饿不饿,我去弄点宵夜!”

    他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既然天还没有亮,弄点吃的被称作宵夜,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黄诚泰脸上的诧异之色更加明显了,盯着武长风看了不下十秒钟,最后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便朝着凉亭走去。

    在黄诚泰落座之前,武长风已经将一张软垫拿了过来,等黄诚泰坐下之后,武长风这才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看着一直忙碌的武长风,黄诚泰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做错了事情的是自己啊,干嘛要让他受这份罪了?

    他很想叫住武长风,让他不要忙碌了,折腾了大半夜,也应该回去休息了,只是他即使想了大半个晚上,堵在心里的那块石头都没有挪开,他现在很想找个人说说话,无疑,整个凌王府之中,武长风是最适合不过的人选。

    等武长风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过来的时候,黄诚泰一直紧绷着的脸,终于露出了已是笑容。

    “你亲自做的?”

    虽然说武长风是凌王府的即使,但他大部分时间都是陪在自己身边,他知道武长风谋略过人,也知道武长风武功绝顶,但厨房的事情,他却不敢恭维了。

    毕竟连虎刺梅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武长风,是不会将时间用在厨房的事情上面的。

    但见到武长风亲自端来面条,黄诚泰可以肯定,这碗面条就是他自己弄的。

    毕竟,现在只是第二遍鸡鸣,厨房弄早点的师傅都没有起来,又怎么可能如此快的弄出一晚面条了?

    见黄诚泰终于露出了已是笑容,武长风只是轻描淡写的点了点头。

    “第一次下厨,二公子就将就一些吧!”

    黄诚泰脸上明显一怔,放下正举起面条准备送进口中的筷子,一脸疑惑的问道:“不应该啊,你叫一声,他们应该会起来弄才对啊!”

    武长风自然知道,黄诚泰口中的他们,指的就是厨房的那些人。

    微微一笑道:“大半夜的,为了一碗面条将他们叫醒,实在有些不值得!能够不麻烦他们的事情,我自己做就行了!”

    黄诚泰长叹一声,将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抬头望着天上的繁星,喃喃自语道:“是啊,能够自己做的事情,为什么要麻烦别人?”

    对于武长风的这句话,黄诚泰很是触动。

    武长风虽然说不是王府的亲眷,但他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他如果去叫醒那些还在睡梦之中的人,让他们起来给自己弄一碗面条,黄诚泰可以断定,那些人绝对没有半句怨言。

    自己将这些人招入王府,就是为了自己的起居方便,不然,自己留着他们干什么了?

    这件事在他看来,不过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放在厨子身上,就未必是这样一种想法了。

    毕竟,他们也是忙碌了一天的人,好容易有时间休息了,却被武长风叫醒了,而起来之后,又发现只是为了一碗面条。

    等到事情忙完了,离天亮还早,回去睡回笼觉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想要找点其他的事情做,因为其他的材料要在早上送菜的人道了王府之后,他们才会又事情做。

    如此一来,直接将这些人晾在了哪里,他们心里该是什么样的想法了?

    武长风自己下厨弄了这一碗面条出来,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他现在终于知道了,自己与武长风的差距,并不只是谋略上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武长风在该放手去做的地方,大胆的交给其他人去做,但在能够省去的地方,他绝对不会不浪费一点资源。

    而反观自己,自己只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就累得武长风在此枯守了大半夜,而等到自己醒过来之后,他又为自己忙前忙后。

    为了这一剑不可能挽回的事情,自己有必要让他如此劳累吗?

    原本堵在心里的一块石头,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黄诚泰终于醒悟过来。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自己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未来的事情做好。

    回过头来,对站在身后的武长风说道:“这里没其他的事情了,你回去休息吧!”

    他原本还向着与武长风促膝长谈一番,好让自己心里好手一些,但现在他心中的大石已去,用不着再与武长风谈心了。

    而且,武长风已经尽心竭力的为王府做事了,自己不能因为心里有点不痛快,就拉着他陪着自己。

    听见黄诚泰如此说,武长风倒是愣了片刻,他刚刚见到黄诚泰的时候,见到他愁云满布的脸上,似乎有许多心思,但只是片刻的时间,他便让自己离开。

    武长风觉得奇怪的同时,担心黄诚泰是不是钻了牛角尖。

    小心翼翼的问道:“二公子,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黄诚泰可是整个凌王府的支柱,他可不能出什么问题,一旦黄诚泰不再了,那整个凌王府,即使自己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难以将凌王府保住。

    名不正言不顺的事情,是不会被其他人认可的。

    然而,黄诚泰只是微微一笑道:“刚才确实有,现在已经没有了,好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明天陪我去一趟丞相府,我想知道李源谋划这件事的全部经过。”

    听黄诚泰如此说,武长风总算是放下心来了,只要黄诚泰还想着老凌王的事情,就说明他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至于他是不是真的没有什么话对自己说,还是单纯的觉得自己不容易,武长风不会过多的深究这样的问题。

    点了点头,武长风便转身离开了。

    他不问,并不是他不关心黄诚泰,而是他知道,一个人如果想说,即使自己不问,黄诚泰也会告诉自己,但如果黄诚泰不想说,即使自己说再多,他也不会说。

    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等他想说的时候,自己再来。

    而对于武长风来说,他回到王府之后,就一直在忙胡一刀的事情,而趁着这个时间,他也大致知道了王府现在的情况。

    至于老爹那边,他还没有抽时间过去看一下,离开了这么久,想必老爹也有些担心自己了吧!

    辗转到了炼丹房,武长风惊奇的发现,炼丹房的大厅之中,居然燃着灯。

    此时已经是鸡鸣第三遍了,东方已经隐隐又白光出现,如此早的时间,炼丹房绝对不可能点灯才对啊。

    怀着好奇心,武长风走上了炼丹房的台阶,刚进门,就看见昏昏欲睡的翅虎坐在一张椅子上打盹。

    看着他连连点头的模样,武长风倒有些不忍心了。

    老爹难道又犯糊涂了,大半夜的让翅虎守在大殿干什么?大殿之中,可没有丹药在炼制啊。

    见翅虎实在困顿不过,武长风想让他回访去睡,如果有什么事情真要人守着大殿,自己看着就好了。

    过不了多久,天色一亮他就要陪二公子去上朝了,与其让翅虎守着,道不如自己来。

    所以武长风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翅虎的肩头。

    哪知翅虎发觉异样,伸手猛然一抓之下,差点将武长风整个人甩到了背后。

    什么时候,翅虎居然有如此本事了?

    心中诧异的同时,清醒过来的翅虎这才看清了武长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什么异常,而是一脸兴奋的迎上前去。

    “大总管,你总算是过来了,我都说了你今天不会来了,可师父还是说你回来,说以让我点灯守着,只要你过来了,就让我去通知他!”

    说道这里,翅虎仿佛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一拍脑门,连蹦带跳的朝着后院跑去。

    边跑边喊道:“师父,师父,公子过来啦!”

    武长风看着这一幕,眼睛不禁有些湿润起来,这一股莫名的温暖,他已经许久不曾拥有。

    曾几何时,那个翘首以盼的老人,似乎又坐在那个幽远的竹林之中,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来时的方向。

    只不过,现在老人已经年事已高,不能再经受夜晚的煎熬,只能用这种笨办法,好在第一时间知道自己的到来。

    但那可记挂着自己的心,却一直都没有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