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 疑心极重的皇帝

    等武长风追上来,黄诚泰这才一脸歉然道:“我应该听你的,如果我老老实实的睡觉,李源现在恐怕已经落在你手上了。”

    见黄诚泰一脸的郁郁之色,武长风知道他是因为陈阳华的事,让他心里不痛快。

    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今天我能放了他,日后也能抓住他,只是我觉得有件事比较蹊跷,希望你放走他,以后不要后悔才好!”

    黄诚泰哪里不后悔,他肠子都快悔青了。

    可是,在面对陈阳华的时候,无论他多么不愿意,他终究还是不想背负欺师灭祖的骂名。

    无奈摇了摇头,悻悻朝着京城方向而去。

    三天之后,两人便回到了凌王府。

    果然如武长风预料的一样,江湖上确实有不少人前来王府闹事,但见到白华之后,众人便偃旗息鼓的回去了。

    这件事毕竟是李源散播出去的,在李源通敌卖国的诏书颁发之后,原本那些追随他的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出来挑事了。

    但在两人回府之后,宫里很快来人了,来人是圣上身边贴身的太监,就是上一次在大殿之上呵斥武长风的那位。

    在见到武长风之后,这位公公满头的冷汗,说话时也是战战兢兢的,黄诚泰与武长风两人听他说了三遍,才弄清楚圣上的意思。

    圣上这次召见,并不是只找黄诚泰一人,黄启才还要求武长风一同前往。

    对于这样的旨意,武长风却是有些意外。

    老实说,武长风看黄启才不是很顺眼,黄启才看他又何尝不是了?

    真是因为如此,所以黄启才想要召见自己,才会让武长风觉得奇怪。

    难道说,凌王私自放走李源的事情,黄启才已经知道了?

    但随后武长风便摇了摇头,断然否决了这一点。

    当时他们已经出了北门关,并不在大周的地界了,更何况,当时正值深夜,武长风并没有发现附近有人,被人看见这一说,是断然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驿站,武长风就更加不担心了,毕竟自己当初想要搜查箱子的时候,驿站的那些人并没有表示出过分的热情,之后更是在宋清华的照顾之下,那些人连抬箱子的资格都没有了,想要发现其中的不妥,除非他们一路上跟着自己。

    而宋清华做事,还是极为谨慎的,如果不是自己眼力与耳力过人,也绝对难以发现他们偷偷溜出驿站。

    既然黄启才无从得知这件事情,他这么急着召见自己与黄诚泰,为的又是什么了?

    思来想去,武长风也没有一个完整的头绪,只能无奈摇了摇头,便与黄诚泰赶到了皇宫。

    进入太和殿之后,两人发现大殿之中除了黄启才与自己二人以外,还站着不少人,看他们神情疲惫的样子,想必是因为李源的关系,让他们这一阵子忙得焦头烂额了。

    两人上前心里之后,黄启才这才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出去,而后从龙案之上取出一封书信,让身边的太监递给了黄诚泰。

    黄诚泰有些好奇,他叫自己过来,并没有责备自己在京城最需要人的时候,自己却离开了,反而是为了一封书信,在自己刚刚回到王府之后,便将自己叫了过来。

    朝武长风投去一个不解的目光,却见武长风只是点了点头,黄诚泰这才翻开书信瞧了起来。

    只看见上面的字迹,黄诚泰就能断定,这封书信是李源所写,既然是李源所写的书信,应当交由户部处理才是,圣上为什么将书信交给自己?

    怀着好奇心,黄诚泰一字一句往下看,等看见凌王两个字之后,他的神经便开始紧绷起来。

    无论还是自己的父亲,还是现在的自己,李源在书信中提及道自己与父亲,不知道又是什么缘故?

    越往下看,黄诚泰的脸色愈发的难堪,等看见书信的落款之后,黄诚泰一气之下,差点要冲出大殿去。

    这一封书信,正是李源亲手写给老凌王督军的信,信上的大致内容黄诚泰已经知道了,就是让督军无论如何,也要让凌王孤军深入敌后。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李源安排的,自己父亲的死,果然不是他大意所致。

    而见黄诚泰紧咬牙关,黄启才这才说道:“这封书信,是从丞相府搜出来的,发现这封书信的时候,我就派人去找过你们,只是听说你们去追赶李源,便一直放到现在。”

    听见这句话,黄诚泰脑袋嗡的一下。

    自己,竟然将自己的杀父仇人给放了?

    一时之间,原本就有些懊悔的黄诚泰,此时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如果自己早知道这件事,当初在北门关外的时候,即使有师父拦着,自己也绝对不会放过李源的。

    然而,现在事实已定,他即使再悔恨,也无法改变放走李源的事实!

    见黄诚泰一脸的懊恼之色,黄启才忽然问道:“怎么,难道你们见过李源了?他人现在何处?”

    在丞相府之中,搜出来的可不止这一封书信,当看到那些书信的时候,黄启才才知道,李源断断续续的与商国皇帝书信往来,已经有数年之久了。

    只是书信上所提及的事情,黄启才就需要极大的精力去应付,他很想知道,除了书信上的这些内容,李源还告诉了商国什么消息。

    而此时的黄诚泰已经懊悔到了极点,听黄启才问起,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见状,武长风心中暗叫一声糟糕。

    他早就看见黄诚泰的脸色有些不对劲,知道这份书信对他影响很大,然而,他没有想到,黄启才问出这句话之后,黄诚泰居然直接跪倒在地了。

    难道说,他想将事情全盘托出吗?

    放走李源的罪名,与通敌卖国同处啊,二公子即使不考虑下自己,也要想想整个凌王府的人啊!

    见到黄诚泰跪倒之后,武长风想拦也拦不住了,他口快之下,抢在黄诚泰前面说道:“见过,不过让他跑了!”

    听武长风说话,黄诚泰这才猛然抬起头来,却见武长风不住的给他使眼色,示意他不要说话。

    黄启才早就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便说道:“我问的是凌王,你不是凌王吧!”

    对于武长风,他确实有些感激,当初李源向自己发难的时候,如果不是武长风出面,自己如今恐怕早就已经被五马分尸了。

    然而,感激归感激,他可不会随意相信武长风的话,当初武长风在大殿之上与李源争吵的时候,他就知道武长风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主,他的话,自己听听倒是无法,但如果信了,自己准会吃大亏。

    回过头来,又对黄诚泰说道:“凌王,相信你知道欺君之罪是什么下场吧!”

    黄诚泰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果然点头道:“诛九族的大罪,臣自然知道,臣只是觉得自己无能,见到了李源,居然不能将他抓回来,如果再让我遇见他,即使我这条命不要了,也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后半句话,是因为他想到李源是自己的杀父仇人,所以言语之中,带着滔天的恨意。

    这股恨意,让黄启才略微的放松了一些,毕竟有如此大的仇恨,他先行黄诚泰也不会故意将李源放走。

    更何况,朝廷上下都在忙着处理李源通敌卖国的实是,只有他带着武长风去追杀李源,只是这一点,就足以看出他对李源的痛恨。

    点了点头,但还是一脸疑惑的看了二人一眼,随后这才摆了摆手道:“这件事也怪不得你,那蒙面人的武功实在太高,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既然书信你已经看过了,那你们这便回去吧!”

    黄诚泰有些愣神,这就完了?虽然说这封书信关系道自己父亲的生死,但对于黄启才来说,这样做对他并没有任何好处啊,即使他想让自己知道这件事,只要等到明天早朝的时候,将书信交给自己就行了,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

    正欲开口询问一番,却被武长风一拉,两人忙行礼告退。

    出了大殿,黄诚泰一脸不解的问道:“圣上叫咱们过来,恐怕不只是为了这封书信吧,你刚才怎么不让我问个明白?”

    武长风环顾一眼四周,见左右便没有人,这才小声说道:“圣上已经起疑心了,咱们继续待下去,只会将实情说出来,与其如此,倒不如让他自己去猜。”

    黄诚泰一脸诧异的看着武长风,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看出来黄启才已经对自己起了疑心的?但他觉得,武长风所说的并没有什么错。

    继续待在大殿的话,黄启才如果旁敲侧击的询问自己这几天去了哪里,恐怕自己放走李源的事情就要说漏嘴了。

    点了点头,这才不问其他了。

    而武长风之所以知道黄启才已经起了疑心,并不是因为黄启才对黄诚泰的态度,而是黄启才对自己的态度。

    虽然说自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但凌王的死,和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这件事要告诉,也只是告诉黄诚泰而已,没有必要将自己叫来。

    刚刚见到自己与黄诚泰的时候,黄启才脸上明显有些兴奋之色,但从二公子跪下之后,黄启才脸上的这一丝兴奋便消失不见了。

    武长风不知道他叫自己到大殿来是干什么的,但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叫自己来。

    而自从这件事之后,他对自己的态度已经转变,连问自己话的意思都没有了,只是从这两点来看,黄启才不是起了疑心是什么了?

    所以,他这才拉着黄诚泰,赶紧离开大殿。

    而两人走后,空荡的大殿之中,忽然冒出六个人来,为首一人等到二人走远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要不要将那小子除了?”

    黄启才猛然回过头来,一脸阴沉的说道:“除?怎么除?别说是你们六人了,就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天底下还能有谁能制服得了他了?”

    被黄启才呵斥了一番,那人便低头不语了,但从他脸上阴沉的神色可以看出来,他对武长风极为的不爽。

    见他如此,黄启才这才发觉自己语气有些过头了,轻咳了两声道:“我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算了,这件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黄启才转过身来,又眺望起整个京城来。

    片刻之后,他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并没有回头,直接说道:“打听清楚,他们这七天都去了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即使上了几趟茅房,你们都给我打听清楚了!”

    六人齐齐领命称是,随后便消失不见了。

    当黄诚泰与武长风二人走进凌王府的时候,当先迎出来的,是胡一刀一家。

    他们已经听说了,李源通敌卖国的事情,当初他将书信交给武长风的时候,还有些半信半疑,但得知李源通敌卖国的诏书已经发布的时候,他们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下了。

    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武长风并不是与李源一伙的人,而且,他的办事效率,当真比其他人都要高,只是一天的功夫,便将李源从丞相的位置上拉了下来。

    既然李源已经不是丞相了,他以后也不用担心李源再来找自己的麻烦了,所以为了表示感谢,在得知两人回府之后,便带着一家老小候着了。

    见到如此大的场面,黄诚泰二人也是颇为诧异,一番寒暄之后,却发现胡一刀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黄诚泰现在被自己父亲的大仇搅得一团乱麻,即使与胡一刀寒暄,也是武长风在一旁为自己撑着场面,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多少兴致和他多说。

    而武长风似乎看出了胡一刀的难言之隐,微微一笑道:“怎么,难道胡前辈怕过不了凌王府的考核?”

    从胡一刀的脸上,武长风清楚看见了担忧二字,而从那些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孩子眼中,他又看出了不舍。

    李源已除,他们即使不留在王府,回到胡家去,也不会有人去找他们的麻烦,但他们赖在这里不走,很显然是想留在王府了。

    这句话,正好说在了胡一刀的心坎上,原本有些难为情的脸上,忽然露出尴尬的笑容来。

    “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就是不知道大总管能不能通融一番!”

    武长风算是看出来了,他是想借用书信的事情,让他不必经过凌王府的考核。

    断然摇头道:“不行,考核必须要通过,才能成为凌王府的人,即使你有功于凌王府,但并不代表你忠心凌王府。”

    见胡一刀的神色又暗淡下来,武长风却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胡前辈,以你的人品,绝对过得了关,我会安排程总管亲自处理你的事情,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听武长风如此说,胡一刀也只能悻悻的点了点头,告辞之后,便带着一脚老小又回到了小院去了。

    武长风回过头来,对黄诚泰说道:“二公子,这件事你怎么看?”

    黄诚泰恍惚之中回过神来,一脸茫然的看着武长风,随后点了点头道:“这件事,你做主就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