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 恩断义绝的师徒

    黄诚泰之所以放过他们,只是因为陈阳华的关系,但没有想到,李源居然如此厚颜无耻的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样黄诚泰不仅有些恼怒起来。

    或许黄诚泰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年轻人,但在凌王的耳濡目染之下,他又怎么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了?

    更何况,他之所以当上王位,只是为了查出老凌王的真正死因,对于权利,他并没有那么热衷。

    此时听李源的意思,他不但没有行动的意思,心里反而生出一种厌恶之情来。

    但因为陈阳华的关系,他只是皱眉看着李源,并没有将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

    见黄诚泰迟迟不开口,李源还以为他心动了,微笑道:“凌王府为朝廷所做的一切,天下人都看在眼里,只是老凌王当年的赫赫战功,就足以称得上是大周的脊梁,只要凌王愿意,振臂一呼之下,相信有一半的将士会慕名而来,夺权之势,必成定局。”

    整个大周,对于当今的形势,恐怕没有一个比李源知道的更详细的,只是从凌王府大小姐出嫁的场面就能看出,朝廷中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到场了,有这样的影响力,难道还怕起事不成功么?

    原本有些意兴阑珊的李源,此时仿佛重新看见了希望,看着凌王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炙热起来。

    对于他来说,辛辛苦苦准备了近十年的计划,因为武长风的出现而化为了泡影,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而对于自己目前的处境,他并不怎么看好。

    虽然他手里有着打量大周朝廷的信息,但这些对于他来说,还不足以作为自己和商国皇帝谈判的筹码,他就这样灰溜溜的去商国,别说是一个丞相的职位了,就算商国皇帝不嫌弃他,能够给他一个户部侍郎的位置就不错了。

    而这样的处境,对于李源来说,非但没有半点利益可言,反而与自己大周丞相的地位相比都不如。

    这样的一个境遇,实在让他有些灰心。

    但现在不同了,只要凌王肯答应自己,那自己就不用去商国了,有了凌王府这个旗帜在,他在大周就能有一番作为,而且,比自己在丞相的位置上,举兵谋反还要来得快一些。

    名正言顺,才是他最需要的。

    然而,冷不丁的一声暴喝,却打断了李源的臆想。

    “住嘴!”

    武长风实在看不下去了,天下间居然能有如此厚颜无耻之辈。

    对于武长风来说,李源毕竟是出自天岳书院,而进入书院的第一堂课,并不是教弟子五花八门的本事,而是教导学子们应当做一个正直的人。

    在武长风还没有见到李源的时候,他一直都很仰慕这个从未谋面的师兄,一个穷苦出身的人,靠着自己一点一点的努力,最后坐上了丞相这样的高位,这其中的艰辛自然不用说,而能够久居丞相职位近十年的人,其性子又能坏到哪里去了?

    然而,如今听见李源的这一番话,武长风才真正知道,闻名不如见面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首先,黄诚泰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将来才放他离开,之所以咬牙切齿的说出放他们走的话,只是因为顾念着他们师徒之间的情分。

    但没有想到,李源居然仗着这一层关系,将谋反说得如此光明正大,他自己可以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但他不能怂恿一个赤子之心的人也和他做出同样的事情来,他可以不顾一切道义,但不能让别人也抛弃仁义,只是这番话,就足够让武长风恼火的。

    更何况,武长风从黄诚泰的脸上可以看出,他说出放走他们的话时,也是经过了一番挣扎,如果不是因为师徒的情分,他绝对不会让李源活着离开大周。

    但越是如此,李源越是得寸进尺,在看见黄诚泰犹豫之后,居然主动拉拢黄诚泰,而许下的诱惑,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了的。

    一国之尊,这样的权势地位,又有谁不想要了?

    如果继续让李源说下去,武长风很担心,黄诚泰能不能受得了李源的诱惑,所以在他说出这番话之后,武长风粗暴的打断了李源的话。

    “如此厚颜无耻的话你也说得出来,难道你就不觉得脸红吗?如果不想死,趁早给我滚!”

    冷不防的一声暴喝,将所有人都震住了。

    最先表现出来的,自然是李源,他原本就在向着如何拉拢黄诚泰,冷不丁听见这一声暴喝,已经吓了一条,更何况,武长风眼神之中澎湃而出的杀机,让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脱离险境。

    心虚之下,身子不由往后缩了一缩。

    而挡在他身前的陈阳华,并不比李源好受多少。

    他所感觉到的,并不是武长风眼神中蓬勃的杀机,而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极为强劲的气势。

    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了?

    别说是陈阳华现在受了伤,就算是他正值巅峰之际,面的如此澎湃的气势,他也要小心与应付。

    只是他眼神中又透漏出一丝狐疑来。

    按照武长风这等身手,当初在大殿之上额时候,他完全有实力与自己正面相抗,但他为什么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用自身的劲力,去激发黄启才身上的潜能?

    李源当然不知道武长风的想法,不然他也不可能落在武长风手中了。

    武长风当初在大殿之上见到他时,就产生了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在没有弄清楚对方身份的情况下,他不想轻易暴露自己。

    而等到黄启才出手之后,眼见黄启才不敌,他又不能让黄启才落了颜面。

    或许别人看黄启才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皇帝,但在武长风眼中,黄启才的阴狠,才是他最为忌惮的。

    一个帝王都对付不了的人,武长风轻松搞定了,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别人怎么看黄启才?

    而生出帝王之位的黄启才,是最重视颜面的,如此让他颜面扫尽的一个人,他怎么会让武长风活着离开?

    所以,只是思量了片刻,武长风便做出了决定,只是出手相助,并不与来人为敌。

    正是因为这一点,在大敌当前的时候,黄启才宁愿舍弃李源不追,而是去救帮助了自己的武长风。

    这一招瞒天过海之计,不仅骗过了黄启才,更骗过了陈阳华,以至于他在见到武长风这股气势的时候,也不由为之一惊。

    至于宋清华,就更加不用说了。

    在他眼中,武长风本来就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当初在玉山派,他能够想出擒拿自己的借口,就足以看出他的心智远超常人,至于之后江湖上广传他的事迹,就更加让宋清华忌惮。

    在他眼中,只要武长风不打玉山派的主意,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与武长风为敌的,当初他出现在凌王府大小姐的婚礼之上,就是最好的证明。

    虽然如此,但他一直不知道武长风真正的实力,在他眼中,他的师父才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物。

    自己既然拜在了师父门下,所学到的武功,也应该是绝顶的,天底下能够及得上自己武功的,恐怕只有那些老妖怪了,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武长风,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只要他不冒犯玉山派,自己就不会与他为难,但他如果真想打玉山派的主意,自己决计不会放过他。

    原本还自持武功能够胜过武长风的他,在感受到武长风这股澎湃的气势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将武长风想的过于简单了。

    而原本刚毅果敢的脸上,此时也不禁有些心虚起来,挺直的腰杆,此时也不禁微曲了几分。

    至于黄诚泰,则被武长风的这一声暴喝彻底的惊醒了。

    或许李源所说的,他确实能够做到,或许,他许诺自己的,也确实会给自己,但依照李源目前的做法,即使自己登上了大典,到最后,自己只不过是第二个黄启才而已。

    更何况,他作为大周的凌王,有必要保护大周子民的安危,李源所做的这些事情,每一件都是祸国殃民的举动,自己岂能因为一己私欲,而置天下百姓的生死于不顾。

    他忽然发现,自己能够站在这里,最大的依仗不是凌王爷的封号,也不是陈阳华交给自己的武功,自己最大的屏障,居然是武长风。

    只要有武长风在,自己就是安全的,毕竟在自己师兄与师父面前,想要将他们留在,是极为困难的,而听李源的口气,如果不是因为武长风,自己很可能会成为师父前进道路上的垫脚石。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源能够为了自己的前途,置天下百姓的生死于不顾,自己这个师父,为了达到他的目的,未必不会将自己杀了。

    而自己跟在武长风身边,所能得到的,不仅仅是他带给自己的安全,更重要的是,自己能在他的言行举止之中,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对于黄诚泰来说,刚才李源说出那番话的时候,他真的有些动心了,虽然他无心于朝廷的权势,但有这样的机会能够成为万万人之上的存在,他如何能不动心了?

    然而,武长风刚才的那句话如同一盆冷水一样,将他浇醒了。

    是啊,如此厚颜无耻的想法,自己怎么可以有。

    虽然说他也是皇家血脉,与黄启才留着一样的血,但现在位居庙堂之上的,毕竟是自己的叔叔,想要登上皇帝的位置,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将自己这个叔叔杀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他实在做不出来。

    而且,看武长风气愤的脸色,黄诚泰知道,他是真的动怒了,而对于武长风的动怒,黄诚泰很清楚。

    并不是因为李源所说的话有多么的厚颜无耻,而是他心中的那些想法,一个不将人命当回事的人,如何能让武长风淡定了?

    而对于武长风来说,他真正动怒的原因还要加上一条,那就是李源的身份。

    不管怎么说,李源都是天岳书院出身,自从李源的事情东窗事发以后,圣上虽然因为武长风的关系,并没有追究天岳书院的责任。

    但武长风可以想象到,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其他人眼中的天岳书院,恐怕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他作为天岳书院的弟子,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亲眼见到李源说出刚才的那番话来,这让武长风如何不怒了?

    所以,在武长风说出这句话之后,黄诚泰的目光也变得极为坚定起来。

    “从今而后,我不再是你的徒弟,你也不是我的师父,咱们的恩情,今天一笔勾销,以后再见面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你!”

    丢下这句话,黄诚泰有也不会的转身离开了,而对于李源刚才的利诱,黄诚泰没有回答一句话。

    他现在已经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而见黄诚泰离开之后,武长风只是冷冷的盯着李源看了一眼,随后便转身去追黄诚泰了。

    看见武长风最后看自己的眼神,李源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心虚之下,背后居然渗出了一身的冷汗。

    对于他来说,人世间的一切他几乎都经历了,而面对形形色色的人,他早就能够洞悉对方眼神中的用意。

    但武长风刚才看他的眼神,让他看不清武长风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他只知道,那是武长风给予自己的警告,似乎是让自己小心点,以后别落在他手上,又似乎实在告诉自己,不要妄想对大周有任何的企图,有似乎是在说,让自己找一个清净的地方隐居起来,了此残生。

    面对这样的眼神,李源真的有些害怕起来,一个能让陈阳华忌惮的存在,如何能够让他安心了?而现在的他,已经是没了牙的老虎,比起猫来都有些不如,面对武长风这样的存在,他完全没有半点办法。

    曾经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完后半生。

    然而,当他看见站在自己身边的陈阳华之后,眼神中的这些担心都一扫而光。

    自己现在尚且有陈阳华这样的人护在身边,日后自己未必找不到能够与武长风抗衡之人。

    朝陈阳华点了点头,却发现宋清华只是双眼空洞的站在哪里。

    眼珠子转了一圈,便对宋清华说道:“宋贤侄,既然你护送咱们的事情已经被他们知道,以后玉山派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不如你跟咱们一同去商国,有你师傅在,你日后的前途未必会比现在差。”

    听他这么说,陈阳华也劝了起来,对于这个徒弟,他还是极为在意的,毕竟现在的他有伤在身,如果就这么去商国的话,恐怕讨不到什么好处,有自己这个徒弟为自己撑着场面,结果就大不相同了。

    宋清华回过神来,朝二人打量了两眼,两人萧瑟的身影,在寒风之中显得那样的萧条。

    他们已经是迟暮之年,对于许多事情都已经不在意了,但自己未来的路还长,没有必要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他们身上。

    缓缓摇了摇头,而后郑重的说道:“师父养育之恩,徒儿只能来世再报了,我师父陈阳华已经闭了死关,现在生死不知,告辞!”

    看着宋清华咚咚咚的连磕三个响头,随后便消失在漆黑的深夜之中,陈阳华只是怔怔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