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 酬劳丰厚的利诱

    行不出五里,黄诚泰刚到了一处山峰,遥见山顶之上,两人相对而立,看起模样,不是武长风与宋清华,还能是谁了?

    黄诚泰不知道两人为什么会深夜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第一反应,是上去劝架。

    一个是与自己一起玩到大的师兄,年幼时的种种相护,他都历历在目,而另外一个,则是几乎用性命保住自己府邸的人,那些他们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也交织在自己而是的记忆之中。

    在黄诚泰心中,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能让两个人动起手来。

    然而,当他紧赶慢赶的冲上山顶的时候,却发现背向自己的一处山坡后面,还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自己与武长风在北门关守了整整七天七夜的李源,另外一个,则是一直悉心教导自己的师父。

    看见的李源的时候,黄诚泰已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师兄要送的并不是什么药材,而是李源这样一个大活人,难怪武长风生疑的时候,师兄一再的阻拦。

    圣上已经下旨,重金悬赏李源的人头,如能活捉,赏金翻倍,而窝藏李源者,与通敌卖国罪同处。

    一旦让武长风发现了箱子中的李源,不仅是师兄的人头,就算是整个玉山派都要受到牵连。

    他虽然已经与玉山派的关系淡化了,但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陈阳华的弟子,他真的很难想象,当时如果被其他人知道这件事,玉山派的后果会是什么样子。

    然而,他现在最为好奇的,并不是师兄为什么会护送李源离开大周,而是对外声称闭了死关的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他的样子,他似乎受了重伤。

    对于黄诚泰来说,在见到眼前的一幕的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不管怎么说,他的一身武功,都是陈阳华交给自己的,对于这个严厉又慈爱的师父,他心里一直都是崇拜的,而师父陈阳华不管说什么,他都一直言听计从,从中所获益的,也是良多。

    但他万没有想到,师父居然也会撒谎,而且,还不止骗了自己一人。

    现在的黄诚泰,是真的不知道应该上去问候师父一番,还是将他当做通敌卖国之人,站在他的对立面。

    而原本与宋清华对峙的武长风,在看见黄诚泰惊疑的目光之后,只是摇了摇头道:“我说了这里没有咱们的事情,你不应该跟来。”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表达出了武长风对黄诚泰的担忧,对于眼前这一幕,他其实早就有了猜想,不然在驿站的时候,也不会劝黄诚泰不要多管闲事。

    毕竟是他的师父啊,他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现实?

    很显然,眼前的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当初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上,将李源救走的人,真是黄诚泰的师父陈阳华,至于其中的细枝末节,武长风也很容易猜到。

    陈阳华一定是受了李源的利诱,所以才会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来。

    而看宋清华的神色,他似乎极为厌恶李源,但因为陈阳华的关系,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是情不得已之举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让黄诚泰看见这样的一幕,他能猜得到黄诚泰心里现在的苦闷。

    而对于黄诚泰来说,这种苦闷,并不是武长风所想的那么简单。

    这已经不仅仅是陈阳华与他之间的事情,更是宋清华与他之间的事。

    在他眼中,师父身上一直都蒙着一层薄雾,让他猜不透,看不懂,即使师父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来,他只是觉得惊讶,而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但对于宋清华来说,在黄诚泰的印象之中,他一直都是一个极为正值的人,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与四方群雄结交,他骨子里永远透露这一种刚正不阿的态度。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与李源走到一起的?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些的话,黄诚泰也不会觉得为难,但他与宋清华只见的关系,可不是简单的师兄弟关系。

    他可是与自己一起玩到大的师兄啊,以前那个一直默默承受师父所有责罚也要庇护自己,无论发现什么好吃好玩的东西,总是先让给自己的那个大师兄,在黄诚泰心里,宋清华俨然就是他的兄长。

    甚至,比自己的父亲对自己都好。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怎么会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来啊。

    难道他不知道朝廷颁发下来的诏书,难道他不知道李源的罪行,难道他心里只有玉山派而忘记了整个大周?

    不,不可能,大师兄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对于江湖上的消息,无论大小,玉山派都会有所耳闻,这件事在黄诚泰还在玉山派习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所以朝廷颁发下来的诏书,他一定知道。

    既然他知道诏书的存在,就一定知道李源的罪行,通敌卖国,相当于同时也出卖了玉山派。

    放任商国进犯大周,最后玉山派也难以苟全。

    而即使如此,他依旧还是将李源送到了这里,如果不是武长风碰巧遇上,他恐怕要将这个可能让大周子民遭受灭顶之灾的罪魁祸首放道商国去。

    大师兄,已然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人。

    这在黄诚泰心里,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种打击的程度,远比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所做出来的事情,更让黄诚泰绝望。

    正是因为黄诚泰对宋清华的了解,他才会选择相信宋清华所送的确实是药材,但没有想到,他所送的居然是李源这个大活人。

    也正因为这一种落差,才会让他极难相信眼前的一幕。

    “泰儿,见到师父,还不上前行礼?”

    见黄诚泰迟迟没有动弹,陈阳华见缝插针的说了一句,让原本僵在原地的黄诚泰,更加不知所措了。

    对于黄诚泰来说,他还是极为敬重自己这个师父的,毕竟师父的悉心教导栽培,他才能又今天这一身武功。

    然而,看着陈阳华与李源站在一处,他这一声师父真的很难叫出口。

    李源可是想要将整个大周推入到水深火热之中的人啊,自己叫了这一声师父,岂不是默认了李源的存在?

    见到原本为难的黄诚泰,此时更加的窘迫,武长风冷喝道:“卖国求荣的人,也配当别人的师父?”

    这一句话,顿时让陈阳华老脸一红,指着武长风的鼻子骂道:“我玉山派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了?他自从叩头的那一日起,就已经是我的徒弟了,无论发生什么事,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是啊,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既然自己已经拜了他为师父,他就是自己的师父啊。

    原本稍稍有些安定下来的黄诚泰,嘴唇不仅动了动。

    然而,他这一声师父,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看你不仅胆子大,能做出通敌卖国的事情来,而且,你脸皮也够厚,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可真会装,当初我见你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你这副嘴脸?”

    武长风适时的接过话题,总算是止住了黄诚泰开口的冲动。

    然而,现在的黄诚泰心里并不好受。

    对于他来说,他现在是大周的凌王,对于一切可能对大周不利的事情,他都有责任与义务去管,面对陈阳华这样谋逆的行为,他更加不能坐视不理。

    然而,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师父,如果要让他亲手将自己的师父送上断头台,欺师灭祖的骂名,他真的不愿意背负。

    他现在真有些后悔,不应该急着跟来,如果自己现在不在这里,见不到眼前的这一幕,也不至于如此的不知所措了。

    见黄诚泰左右为难,武长风知道拖下去,对自己绝对没有好处,他可以放了陈阳华,也可以放了宋清华,但他绝对不能放过李源。

    并不是因为他嫉妒李源的才华,也不是怕他将大周的机密泄露给商国,他只是单纯的不想给自己留下后患而已。

    一个陈阳华,即使他再想报复自己,他终究是大周的子民,至于宋清华,看在黄诚泰的面子上,他应该不会为难自己。

    然而对于李源来说,在他心里恐怕早就已经将自己恨之入骨了,这种仇恨,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宽容,而得到任何的调解。

    恰恰相反,只要给他一个合适的机会,他可以让自己灰飞烟灭,这样一个喉管,武长风不准备留下来。

    所以,在黄诚泰摇摆不定,而陈阳华又想鼓动黄诚泰的时候,武长风断然暴喝道:“废话少说,只要将你们拿下了,什么话都好说。”

    说话之际,武长风已经抬脚,准备朝着陈阳华扑去。

    然而,就在武长风动身的一刹那,黄诚泰忽然开口道:“住手!”

    听见这两个字,原本要发作的武长风,只能无奈的停了下来,而这两个字背后所透漏出来的消息,是黄诚泰已经心软了。

    一个男人,一旦心软起来,什么糊涂事情都能做出来,所以,现在武长风很怕,怕他真的会说出那句话来。

    下一秒,武长风的这种担心,已经变成了一种多余。

    “放他们走吧!”

    一个已经变成了事实的事情,是不用担心的,虽然极不情愿,但武长风还是老实的侧身让开了。

    并不是他想要杀李源的心思已经断绝了,也不是因为他畏惧黄诚泰的权威,会将自己这个大总管卸任。

    他这种做法,只是出于一种尊重,或者准确来说,是出于一种同情。

    现在的黄诚泰,已经很不好受了,如果看见自己出手对付陈阳华的话,武长风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虽然说李源的存在,让武长风很是担心,但他觉得,李源对自己的威胁并不是那么巨大。

    想要报复自己,还要有那个实力才行。

    而且,这件事情既然是黄诚泰的决定,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和自己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并不是武长风担心收到连累,只是他觉得通敌卖国的罪名,他没有必要抗在自己身上。

    黄诚泰放他们离开,别人至少会觉得他这是尊师重道的表现,但自己放过他,又算是怎么一回事了?

    与其让所有人都不好受,到不如自己退一步,暂时先留住李源这条性命。

    只要武长风想,他可以随时取了李源的性命。

    然而,在听见黄诚泰这句话之后,原本还有些紧张的陈阳华,此时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

    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黄诚泰说道:“你不过是大周的一个王爷,只要你愿意,为师可以让你登上正统,做那名流千古的王!”

    武长风一愣,没有想到陈阳华在黄诚泰好心放过他之下,居然反过来劝说黄诚泰跟着他一起谋反。

    他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师父对徒弟说的话。

    自己不忠不义就算了,难道还要教会徒弟做他不仁不义之徒?

    心中虽然很想痛斥陈阳华一番,但武长风终究还是忍住了。

    这毕竟是他们师徒之间的事情,而且,也是黄诚泰自己的一个考验,他如果能够经受住这个考验,自己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自己今天恐怕要……

    而抓住这一丝机会,一直沉默的李源却开口了。

    “凌王放心,有我和陈兄相助,大周的王位唾手可得!”

    对于他来说,现在最大的障碍并不是眼前这个犹豫不决的凌王,反而是站在这个碌碌无为的凌王身后的武长风。

    如果能够顺利将凌王拉拢过来,以武长风赤胆忠心的性格,他必然会跟随凌王,到时候有他相助,自己的大业便会畅通无阻。

    只要时机适合了,自己再一脚将凌王踹掉便是。

    满腹心计的李源,此时已经露出笑容来,不就是一个通敌卖国的罪名吗?不就是被大周所有人追杀吗?

    只要给了自己一缕阳光,自己可以还你一个太阳到时候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武长风了,就连大周的皇帝黄启才,自己都不会放在眼里。

    成王败寇,永远都只有胜者才能说话,余下的人,只有听的份。

    现在,这样的机会来了,他岂能不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