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 慷慨激昂的决裂

    只是黄诚泰刚走到宋清华的房门口,那两个一直跟着他的人已经快步挡在了他身前。

    “掌门已经休息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公子还请明天再来。”

    虽然黄诚泰与宋清华是师兄弟关系,但两人并不敢将这样的关系说透,以至于玉山派的弟子只认识宋清华,并不认识黄诚泰。

    黄诚泰微微皱了皱眉,随后便对两人说道:“劳烦你们通传一声,就说阿泰要见他,你们掌门知道了,一定会见我的。”

    阿泰是宋清华私下里对他的称呼,这个称呼也只有他们师兄弟三人知道而已,外人或许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们却知道是对方来了。

    虽然说宋清华现在已经是玉山派的掌门,而自己又是凌王府的王爷了,从宗门与王府之间的关系来说,他们两个不可能再有什么瓜葛,但他们二人与郭雨霜毕竟都是陈阳华的弟子,多年师兄弟的情分,岂是说断就断的?

    知道黄诚泰这么找自己,宋清华恐怕不会避而不见。

    然而,听黄诚泰说完,两人只会对视了一眼,随后便说道:“现在已经是半夜了,明天咱们还得赶路,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看公子还是明天早些时候再对咱们掌门说吧!”

    听两人的口气,似乎是怕黄诚泰打扰了掌门休息,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他们二人即可。

    黄诚泰本来就有些怀疑宋清华,现在见两人将自己挡在门外,皱了皱眉,对二人说道:“有些事,不是你们能知道的,如果你们再不让开,就别怪我硬闯了。”

    其实他们三人就在门外,虽然说话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只要宋清华在房间,早就应该醒了,因为相邻的房间里面,已经有人传出不满的声音来了。

    但现在房间里面并没有任何动静,里面就跟没人一样,只是这一点,就让黄诚泰起了疑心。

    武长风与宋清华两人同时不见,难道说他们已经起了什么冲突?

    想到这里,黄诚泰更加想证实自己的猜想了。

    即使说宋清华真的在房间,自己闯了进去,以两人从小玩到大的交情,他绝对不会责怪自己。

    想到这里,武长风忽然出手,冷不防的朝着两人膻中穴点去。

    只是那两人早就有了防备,在黄诚泰还没有出手的时候,已经向后退了两步,等到黄诚泰双手向前,他们脸上微微一惊。

    从黄诚泰的武功路数,两人已经认出了这套武功的来源,这不是自家的武功,黄诚泰怎么会了?

    惊疑之际,两人却并没有打算与黄诚泰套近乎的意思,两人反手一掌,分别从黄诚泰两侧包抄而来,所用的武功,也同样是玉山派的掌法。

    见两人出手,黄诚泰冷笑一声。

    他虽然还是凌王府的独子,陈阳华并不敢太过为难他,但他自小便跟这陈阳华习武,较之玉山派其他人来说,不知道早了几年,更何况,黄诚泰三人是陈阳华手把手教导出来的,与这些一起教的人,自然又多了几分优势。

    眼见两人出手,黄诚泰不慌不忙,身子往左边一侧,已经让过了右边攻来的一人,随后一个甩身,真个身子贴着对方的手臂转了半圈,而后一脚揣在对方的后腰之上,如此一来,原本准备夹攻黄诚泰的两个人,便一股脑的撞在了一起。

    两人本想抓住黄诚泰,手上并没有留情,这一撞的威力,相当于两人对打一样,两人武功本来就差不多,这么一撞之下,立时倒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等两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黄诚泰已经推门进入了宋清华的房间。

    房间里虽然一片漆黑,但黄诚泰清楚看见,摆在房间正中的两个箱子,盖子已经被打开,借着稀薄的月色,黄诚泰看的清楚,里面哪里是什么药材,只不过是两只空箱子而已。

    而再四下张望,房间里哪里还能找到宋清华的身影了。

    看来,武长风所料不错,他们并不是押送药材的。

    让黄诚泰疑惑的是,既然他们没有押送药材,那他们手中的委任书又是从哪里来的?

    当初他与宋清华见面的时候,可请粗看见宋清华拿出来的委任书,上面的官印他认识,委任书绝对是官府派发下来的。

    只是他不送药材,只是送两个空箱子去前线,这样的事情,宋清华绝对不会做。

    那么,究竟是没事原因,又是谁指使他如此做的?

    抬头扫视了房间一眼,见房间的窗户开着,宋清华似乎是从窗户离开的。

    黄诚泰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便想跟着他离开的方向,或许能见到宋清华。

    然而,他脚刚抬起来,一人便伸手来抓他的脚踝。

    黄诚泰不用细看,就知道是刚才阻止自己进门的两个人。

    语气自己去找宋清华的下落,倒不如问他们两人来得实在。

    想到这里,黄诚泰双手借势搭在了床沿上,曲腿后踢之下,一脚正好踢在了对方的门牙上。

    那人面门吃痛,倒退了两步,捂着嘴吐出一口血来,伸手来看,却发现自己的门牙已经掉了两颗。

    玉山派乃是大周八大宗门之一,他们自从拜入玉山派起,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此时见自己门牙被对方踢掉,如果不找回场子,岂不是丢了玉山派的脸?

    刚想起身,好好给对方一个教训,却发现一声惨呼,真是同伴所发,回过头来,却见黄诚泰已经骑在了同伴身上,而看着同伴四仰八叉的被黄诚泰制住,他就觉得自己今天算是完了。

    果然,不等他从惊慌中回过神来,黄诚泰一脚已经踢在了他脸上,没了门牙的庇护,这一次,黄诚泰的脚底直接踢在了他的鼻梁之上。

    原本满嘴鲜血的他,此时已经知道自己不是黄诚泰的对手,借着倒飞而出的势头,顺手一抓,已经稳住了身形,随后不等黄诚泰继续动手,他已经飞奔朝着门外而去。

    自己不是他的对手,难道掌门还不是他的对手吗?只要记住了对方的脸,回头让掌门给自己出头便是。

    然而,他还是高估了自己逃跑的能力,以及黄诚泰的武功,他还没有跑多远,黄诚泰便一脚踢在了他后背之上,原本鲜血直流的他,顿时瘫软在地了。

    现在即使让他逃走,他都没有那个心思了。

    这是哪里来的怪物,武功不但是咱们宗门的,还比自己高了不少,如果说他是掌门的师弟,自己也一定会相信的。

    可是,整个玉山派谁不知道,掌门只有一个到处惹是生非的师妹,哪里有师妹师弟了?

    心中百般的不解,他也只能认栽了,现在他所考虑的,是自己如何能够逃生。

    虽然说对方出手都很重,但似乎并没有要自己性命的意思,刚在在窗子边的时候,他那一脚的势头如果在猛一些,自己掉的可不只是两颗门牙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生出意思宽慰来。

    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他日没柴烧,等掌门回来,这个场子我一定要找回来。

    他心里虽然如此想,嘴里却只剩下啊的惨叫了,黄诚泰虽然没有杀他们的心思,但却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论辈分,自己可以说是他们的二师兄,居然敢对自己动手,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他们又怎么会记住自己了。

    将两人的手脚全都反绑在了背后,黄诚泰这才问道:“说,你们掌门去了什么地方?”

    两人听了,只是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掌门的行踪,可不是他们能够知道的,他们只是负责看住房门,以及监视黄诚泰的一举一动,所以黄诚泰的一番逼问,很快便结束了。

    “那你们掌门有没有说,你们要去什么地方?”

    对于宋清华的突然离开,黄诚泰已经有了个大概。

    按照武长风的猜测,已经自己所真实的事情,宋清华确实是在押送东西,但这些东西,并不是送往前线的。

    而只要知道了宋清华的目的,想要找到他,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了。

    只是两人在听见黄诚泰的问话之后,只是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人便摇了摇头。

    见两人如此,黄诚泰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玉山派的弟子,过人都不是软骨头,被自己如此逼问一番,居然还能紧咬牙关的不松口。

    但他摇头,是觉得两人不识时务,对于两人练功的罩门,在两人出手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

    只要自己在他们罩门上戳上那么一下,他们这些年修炼武功所付出的辛劳,将会付诸东流。

    摇着头的黄诚泰,很快将手指按在了两人的罩门之上。

    而对于黄诚泰突如其来的手指,两人吓得早就面如土色了。

    练功的罩门可是他们拼死护住的地方,现在被擒,自然是无话可说了,然而,罩门的所在,只有精通武功之人,才会知道罩门的所在,他们两人并不认识黄诚泰,对方自然不可能是玉山派的人。

    既然不是玉山派的弟子,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练功的罩门所在的?

    想到这里,两人惊惧之余,又多了几分担忧。

    黄诚泰这一指如果点下来,他们以后就不用活了。

    一脸哀求的看着黄诚泰,希望他能手下留情。

    然而,黄诚泰只是厉声喝道:“我只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不说的话,那……”

    说完,黄诚泰已经在两人罩门所在用上了力道。

    两人只觉得原本紧绷的全身,在他手指点上自己罩门的时候,已经变得极为放松起来。

    然而,这种放松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只是轻微的点上一下,自己就已经软了下来,如果对方用上全部的力道,自己还不是成了一滩烂泥了?

    想到这里,两人连连求饶道:“风波亭,咱们要去风波亭!”

    听见风波亭三个字,黄诚泰微微一怔,风波亭可不是大周的地界,哪里可是商国的地盘。

    师兄不是说要送药材前线去吗,怎么会跑到风波亭去?难道说,师兄是想给商国送药材不成?

    然而,黄诚泰很快摇了摇头。

    宋清华的性子,他再熟悉不过,就连小小的玉山派,他都看的极为重要,不容任何人玷污了玉山派一点名声,放眼整个大周,他又怎么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来?

    想到这里,黄诚泰的眉毛已经拧成了一团。

    然而,无论他怎么想,也无法找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只有自己亲自去风波亭一趟,才能知道宋清华究竟在干什么。

    只是,现在武长风不在房间,如果自己独自前往,他回来之后如果见不到自己,岂不是要着急了?

    但如果自己不去的话,那师兄的所作所为,就足以构成通敌的罪名了,虽然说他们现在已经分道扬镳,但两人的感情却还在,他不想看着宋清华往火坑里跳,如果不劝阻宋清华一番,黄诚泰于心难安。

    想到这里,黄诚泰一咬牙,也不管被他绑着求饶的两人,飞奔下楼对小二招呼了一声,如果见到武长风之后,便转告他自己去了风波亭。

    在小二惊讶的目光之中,黄诚泰直接朝着风波亭而去。

    此时已经是子夜十分,北门关的城门已经关闭,想要过去,除非悄无声息的攀上三丈高的城墙,才有可能出城。

    三丈高的城墙对于黄诚泰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但在重兵把守之下,想要不被人发觉却很难。

    思来想去,他也想不出一个很好的办法,最后只能上前,想凭借自己凌王的身份出城。

    然而,接待他的守城将士在见到黄诚泰之后,只是摇了摇头道:“凌王已故,这是大伙都知道的事情,虽然说你看起来像凌王爷的儿子,但咱们却不敢大意,公子请回,明日赶早过来吧!”

    他身为大周镇守边关的将士,可不会那么容易的将城门打开,即使真的是王孙贵胄想要出去,他们都有拒绝的权利。

    被商国有机可乘攻入城内的罪名,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更何况,他们现在还不能确定黄诚泰的身份。

    等到黄诚泰将玉佩交出来的时候,守城的将士虽然变得恭敬了些,但还是回绝道:“不知道凌王亲临,失礼了,不过此时正值深夜,想必凌王现在出城,也不过是为了一睹北芒的风景,凌王不如先休息一晚,等养好了精神,明日一早出城,如何?”

    他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话语之中所透漏的,是一股坚决,看来,想要光明正大的出城,已经不可能了。

    黄诚泰点了点头道:“我也不为难将军,也不用将军越矩,只要将军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就行了!”

    言罢,武长风轻身而上,脚尖连点数下,极为轻松的登上了城楼,冲那位将军拱了拱手,告罪一声便飘然下了城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