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 铁证如山的庇护

    宋清华微微一愣,随后脸色便不好看了,冷冷道:“这么说,武大总管是怀疑咱们送假药了?”

    对于他来说,之所以亲自前往,自然不会是因为这批药材又多么重要,而是箱子里的东西,是绝对不能被人知道的。

    不然,不仅仅是他,就连整个玉山派,恐怕都要毁于一旦了。

    他自小便在玉山派长大,对玉山派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而且,他极为维护玉山派的声誉,对于任何可能危及到玉山派名声的事情,他都不会坐视不管。

    当初武长风被其他宗门围堵在玉山派,宋清华出面解决了这件事,就足以说明这一点了。

    武长风也不知道宋清华为什么会执意不让自己询问此事,如果他心里没有鬼的话,让自己看一眼又能怎么样了?

    自己可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也算是朝廷的人,询问一下药材的情况,又不是要将他的药材扣押。

    见宋清华如此紧张这两只箱子,武长风愈发的好奇了。

    刚想继续追问下去,在一旁见气氛越来越紧张的黄诚泰,已经抢先一步说道:“长风,师……宋掌门也是为了朝廷办事,你这又是何必呢?我看这两只箱子也没什么,即使不是药材,和咱们也没有什么关系,这件事就此打住,咱们进去再说。”

    说话之际,黄诚泰已经挡在了两人中间,武长风见他如此,这才悻悻的收回了凌厉的目光,只是,他的一双眼睛却没有离开过被宋清华一直挡着的箱子。

    被黄诚泰拉着的宋清华,似乎极为宝贝这两只箱子,就连驿站的人想要帮忙卸下来,都被他阻止了。

    而进入驿站之后,宋清华直接命人将箱子抬进了房间,也不再与黄诚泰叙旧,全程都跟在箱子边。

    等到宋清华进房之后,一脸不快的黄诚泰这才对武长风说道:“长风,你这是怎么了,我好容易见到师兄,还没好好说上几句话,就被你将人气走了,你要我怎么说你好。”

    武长风知道,他与这个师兄的关系极为要好,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屡建奇功的份上,他现在恐怕不是责备自己,而是当场就要对自己发飙了。

    然而,对于黄诚泰的问话,武长风并没有理会,只是反问黄诚泰道:“宋掌门亲自押送,而且还是两口箱子,难道二公子就不觉得奇怪吗?”

    被武长风这么一问,黄诚泰顿时一头雾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师兄亲自押送两箱药材吗?

    他或许在玉山待得时间久了,想要出来透透气呢,又或者他刚当上掌门,想要建立自己在江湖上的地位也说不定,怎么武长风现在对什么事都疑神疑鬼的?

    心中虽然如此想,但黄诚泰只是摆了摆手道:“不就是两口箱子吗,有什么好奇怪的,难道药材不用箱子装,改用麻袋装才正常了?”

    此言一出,黄诚泰立刻意识到了这里面的问题。

    对啊,药材不是一直都用麻袋装的吗,即使是极为名贵的药材,也只是用小盒子装起来,像师兄这样做的,他倒是第一次看见。

    不由一脸疑惑的望向武长风,想要从他哪里得到解释。

    然而,武长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单手捏着下巴,似乎在想什么问题。

    片刻之后,武长风这才说道:“算了,也没什么,既然二公子说没问题,那就没问题,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咱们明天还得赶路,就早点休息吧!”

    对于自己心中的猜测,武长风并不敢对黄诚泰说出来。

    以黄诚泰与宋清华的交情,如果自己说出了自己的猜想,黄诚泰恐怕会立刻翻脸,语气如此,倒不如等自己拿到足够的证据在说话。

    不就是一口箱子吗,难道我还查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了?我就不相信,你能一晚上守着箱子不睡觉,即使如此,你上茅房也要离开片刻吧,只是这片刻的功夫,就足够我将箱子瞧个仔细了。

    然而,让武长风惊讶的是,就在他们两个回房的时候,一名玉山派的弟子急匆匆的跑下楼来,找掌柜要夜壶之类的东西。

    看来,宋清华是打算一直待在房间不出来了啊。

    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到真有些不好般了。

    话虽然如此说,武长风还是不动声色的与黄诚泰回房了。

    等到四下没人了之后,黄诚泰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长风,你究竟在怀疑什么?难道你真的觉得,师兄押送的不是药材?”

    武长风只是摇了摇头道:“天底下哪里有这么瞧的事情,他早不押送药材,晚不押送药材,偏偏在这个时候押送。”

    如果宋清华说的是粮草的话,武长风或许还会相信,毕竟因为大周粮草运行图的事情,黄启才临时改变运粮的路线,委派宗门前来也说不定。

    但对方说的是药材,就让武长风起疑了。

    据武长风所知,自从凌王时候,商国虽然与大周一直有摩擦,但双方只是试探性的,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较量。

    既然没有兵刃交接,自然不会有什么损伤,没有什么损伤,哪里需要什么药材了?

    武长风可以断定,宋清华箱子里装的,绝对不是药材。

    至于是不是自己所猜想的,就只有等自己看清箱子里面的东西之后,才能知道了。

    现在,对于他来说,是如何让黄诚泰不起疑心。

    虽然说黄诚泰是凌王府的王爷,理应为朝廷效力,但他与宋清华的交情,别说是主动找宋清华的麻烦,只要他不打乱自己的计划,自己就谢天谢地了。

    而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黄诚泰更是有些不安了。

    有些口吃的说道:“那……你的意思是……”

    他虽然没有武长风本事,但他还是懂得看人脸色的,见到武长风一脸疑惑的神情,他已经大致猜出武长风的想法了。

    如果,真的是武长风猜测的那样,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方是与自己从小一起玩到大,处处让着自己的大师兄,另外一方是与自己有着血脉关系,需要自己尽忠的朝廷,双方如果发生了冲突,他真的不知道维护那一边好。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武长风却微笑说道:“二公子,你就不要多想啦,没有什么的,一觉醒来之后,咱们就要动身会王府了,这里的事情,确实和咱们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心中很是怀疑,但他现在什么都不能说,如果自己的猜测错误的话,不仅会将黄诚泰与宋清华的关系闹僵,而且自己两人的性命都很难保。

    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虚实之下,武长风不会轻举妄动。

    而他知道黄诚泰的性子,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己的猜测,黄诚泰一定会跑去质问宋清华,不将事情弄清楚,他今晚是睡不着觉的。

    如此打草惊蛇之下,对方自然会更加惊觉。

    毕竟,他们的目的不是自己,而是出北门关。

    武长风现在所能做的,只能等,虽然有宋清华守着箱子,而且看样子是不准备离开房间半步了,但他就不相信,宋清华能够一直守着箱子不睡觉。

    只要给自己一点机会,就能洞悉箱子中究竟藏的是什么东西,在此之前,他自然不愿意黄诚泰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而在听见武长风这番话之后,黄诚泰并没有放心,恰恰相反,他从武长风前后巨大的反差看出来,这件事恐怕不是消失。

    微微犹豫了片刻,黄诚泰还是点了点头。

    对于武长风,他已经信任到几乎崇拜的地步了,在他眼中,只要是武长风猜测的事情,十件事情有十件事情都会发生。

    碧水宗联络各大宗门,想到同气连枝的与王府抗衡,大姐出嫁各大宗门前来闹事,至于王府的其他小事,就更加不用说了。

    没有哪一件事,武长风估测之后,没有成为现实的。

    所以,如今武长风猜测师兄所送的东西有可以可疑,黄诚泰已经断定那两个箱子不是药材了。

    只是因为宋清华是他的师兄,他在心里不愿承认这件事实罢了。

    既然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倒不如放手让武长风去做,即使出了什么岔子,自己到时候还能出面圆一下场。

    所以,黄诚泰听从了武长风的安排,洗漱之后,便知道躺在了床上。

    不过,他的眼睛却一直没有闭上。

    对于他来说,他现在哪里还睡得着?

    无论武长风的猜测是否正确,毫无疑问,这件事之后,自己本来就与宋师兄产生的隔阂,将会被无限拉到,至于最后静静是什么样子,自己就不知道了。

    或许,以后再相见时,两人便成了水火不容的仇人了。

    所以,他对于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就极为警觉,哪怕是小二四处敲门询问是否还需要什么服务,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以至于到了夜深人静,镇子外刮起的风声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只是,除此之外,其他的动静他却没有听见半点了。

    无论是争吵喝骂的声音,还是说细微的交谈之声,亦或是兵刃交接的声音,他都没有听见。

    而且,就连住在隔壁的武长风,都没有打开门的意思。

    难道说,武长风真的觉得没有问题?还是说,他顾及自己与宋师兄的交情,所以即使心中狐疑,也没有任何动作?

    翻来覆去的想,让原本就有些担心的黄诚泰更加睡不着了。

    见今晚的月色不错,便独自一人起身,退开房门,准备到院子中赏月。

    然而,在他推门的一瞬间,黄诚泰清楚看见,对门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躲到了暗处。

    因为天黑的缘故,黄诚泰看不清楚,但从两人的动作来看,他似乎一直盯着自己这边。

    他与武长风都是直接前来,在附近一脸徘徊了两三天,之前的几天,他从来没有发现过这样的情况。

    如今这两个黑衣人的突然出现,不禁让黄诚泰又想到了宋清华。

    只有在他们到来之后,才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难道说,武长风所说的都是真的?

    他并没有选择去追两个人,打草惊蛇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他只是转过身来,朝着武长风的房间走去。

    见房门关的严实,武长风并没有外出,黄诚泰敲了敲门,却发泄里面并没有人回应。

    习武之人,一般来说比寻常人要惊醒,即使自己出了房间,武长风没有察觉,而现在如此大的敲门之声,他应该能够听见才是啊。

    黄诚泰有些着急,唯恐武长风出了什么事情,手中暗暗用上了劲道,贴在门栓附近,猛然用力之下,房门应声而开。

    黄诚泰极为迅捷的闪身进入房间,随手将房门重新关上了,借着明亮的月光,却发现房间空荡荡的,哪里还有武长风的身影了。

    一时之间,黄诚泰只觉得自己与武长风的差距越来越大了,最开始他进入王府的时候,只是一个九等技师的身份,当时自己只觉得他如果能在王府做上十年八年,混上一个领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对于武长风的实力,他一直都不怎么看好。

    然而,现在的武长风不仅谋略高出自己一筹,更重要的是,他的武功居然突飞猛进,早就在自己之上了。

    以往武长风走在自己十步开外,自己就能有所察觉,但现如今,他就住在自己隔壁,自己居然连他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黄诚泰忽然意识到,凌王府似乎已经留不住武长风了。

    然而,他现在并没有时间细想这些,武长风的突然消失,让他多少觉得有些紧张。

    武长风已经与自己商量好了,明天就赶回王府去,现在这个时候,他肯定不会一一声不吭的离开,而且深更半夜的,他也绝对不可能出去闲逛才是。

    如果他不是去找宋清华的话,那么就是他发现了什么。

    只是,即使他真的这么做,也应该叫上自己才对啊。

    黄诚泰有些焦急起来,忙转身下楼,也顾不得那些在暗中盯着自己的人,是否知道自己的行踪。

    然而,从守夜的小二口中,黄诚泰并没有得到武长风的下落,虽然他明知道这只是徒劳,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武长风会去哪里?是宋师兄的房间吗?

    想到这里,黄诚泰抬眼看了一眼宋清华所在的房间,片刻之后,他缓缓朝着宋清华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