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 不可告人的真相

    黄启才不肯说,不代表武长风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说袭击武长风的六人,身法也极为了得,但与武长风等人相比,这六人的实力还是差了一节,难以做到来无影去无踪的境界。

    黄诚泰看不看武长风等人,不代表他看不清六人,而且,六人所出现的地方,并不是大殿之外,而是大殿之内。

    虽然武长风当时遇险,但黄诚泰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在四处寻找,黄启才与武长风的下落,真因为四处张望,他才看见了六人从大殿右侧一间屋子里一同奔出,其速度之快,远远在自己之上。

    而见到这六人之后,黄诚泰顺着这六人的踪迹,便找到了武长风的下落,对于刚才六人袭击武长风的一幕,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六个人,看来是保护身上的,只是不知道武长风想要干什么,见到他一战拍向黄启才的后背之后,便直接赶去救援黄启才,以至于将武长风误伤,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至于后面的事情,则是六人惊讶之余,发现黄启才的功力大增,他们这才知道,自己错伤了自己人,而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们也是始料未及的。

    对黄启才来说,这六个人是他真正能够依为心腹的人,他并不想六个人的存在别其他人知道,所以即使武长风受了上,他也不愿多说什么。

    以至于听武长风问及此事,他才会有些闪躲。

    至于救走李源的人,黄诚泰并没有看清楚对方,因为对方在与黄启才对了一掌之后,身形只是短暂的显露出来,随后便消失得无隐无踪了。

    看得出来,他并没有恋战的意思,出手只是为了将李源救下。

    而此时的大殿之上,早就乱做了一团,那些与李源串通一气的人,在大殿发生坍塌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李源撤退的消息,趁着混乱之际,他们早就溜之大吉了。

    毕竟,刚刚发生在朝堂之上的事情,只有这里的人才知道,对于把手宫门的人,他们可不知道兵部尚书等人已经叛变。

    而黄启才坐上龙椅之后,便开始发布一道道旨意,武长风对于这些,并没有什么兴趣。

    他在意的,仍旧是李源。

    今天没有将李源除掉,对自己终究是一个祸患,他从李源的眼神之中,已经看出了极重的杀机,即使他已经不再是大周的丞相,但他一定会找机会除掉自己。

    所以,武长风现在已经将天尊诀放开,朝着皇宫之外的十里八法探查下去了。

    只是,许久之后,武长风只是摇了摇头。

    李源并没有任何的优柔寡断,对于丞相府的家眷,他也没有丝毫留恋的意思,武长风将整个丞相府都探听了一遍,并没有丝毫的线索。

    看来,要么李源本来就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要么,黑衣人知道会丞相府必然会遭遇堵截,所以直接带着李源离开了。

    对于这些事情,武长风并不怎么放在心上,虽然黑衣人带着李源已经走远,武长风还是能够找出他的踪迹的,只是他现在身在朝堂之上,不方便去追而已。

    对黄诚泰使了个眼色,随后,黄诚泰找了个机会,禀明了退意。

    对于黄启才来说,武长风的所作所为确实有值得嘉奖的地方,毕竟他将自己身边如此大的一条害虫除掉,自己如何能不感谢他了?

    但与此同时,他对武长风也有些不满,毕竟大殿变成现在这般模样,多少和他有些关系,而整个大周的动荡,也是因为他而起。

    虽然说,这些事本来和武长风并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揭露这件事的人而已,但在黄启才眼里,他就是看武长风不怎么顺眼。

    现在听黄诚泰要带着武长风离开,犹豫了片刻之后,便点头同意了。

    毕竟大殿已经被毁,他总不能让众人在这样的地方议事吧,而且,现在他需要处理的事情后便很多,根本没有空闲去管黄诚泰。

    至于对武长风的嘉奖,等这件事平息之后也不迟。

    而得了黄启才的许可之后,两人便快步离开了大殿,等走出了大殿,武长风全力奔行之下,那些守卫宫门的将士,只觉得一阵风而过,随后,一切便恢复了平静,对于武长风与黄诚泰二人的离开,他们并不知晓。

    武长风之所以如此做,并不是藐视皇宫的守卫,他只是有些心急,唯恐让李源走脱了。

    黄启才现在或许无暇顾及李源,只能日后找机会将他抓住,但对于武长风来说,他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因为,他从李源与何成的口气中听出来,不仅是骁骑军不归他们管,而且,他们与骁骑军之间,似乎有什么解不开的结。

    或许,老凌王的死,与李源脱不了干系。

    老凌王与他虽然没有过多的接触,但老凌王对于武长风的信任,让武长风觉得,自己有这个必要将害他的凶手找出来。

    而且,这件事关系道黄诚泰以后的未来,他也需要及时处理了这件事。

    所以,在发现了对方的踪迹之后,武长风便让黄诚泰告辞离开大殿。

    出了皇宫,武长风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他只是拉着黄诚泰,一路朝着北芒方向而去。

    武长风之所以没有跟着李源二人的踪迹向西走,是因为他知道,对方如此做,不过是迷惑自己而已。

    李源现在已经身败名裂,不可能继续留在大周,而他如果逃走,也必然会去找商国的皇帝。

    与其跟在对方身后,倒不如主动出击的拦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武长风将不远万里催动到极致,虽然带着黄诚泰,但身形仍旧是飘忽不定,让人看得并不真实。

    原本需要三天的路程,两人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便到了北门关。

    想要从大周进入商国,除了这里以外,其他地方都是高耸入云的山峰,想要翻山而过,至少需要七天的时间。

    没有回傻到这般地步,放着大路不走,跑去爬山。

    更何况,黑衣人已经受了伤,就更加不可能带着李源往高山上走了。

    然而,令武长风失望的是,他们一连等了三天,连李源叛国的诏书都已经道了北门关,武长风却没有见到对方的身影。

    对于这样的情形,武长风倒有些意外。

    但时候想想,还是觉得自己太过之心了。

    大周境内,虽然没有了李源的容身之处,但这并不代表,他在大周待不下去啊。

    荒山野岭的地方多了去了,两人只要找道一个合适的地方藏起来,等黑衣人的伤势养好了之后,再行进入商国也不迟。

    这一茬,自己倒是没有想到。

    然而,武长风有一种只觉,李源并不会在大周待太久。

    并不是他担心自己的行踪会别人发现,而是他担心商国会怀疑他。

    毕竟,李源叛国的事情已经在大周传开了,如果在消息送回商国之前,李源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到商国的皇帝的话,对方恐怕要怀疑他用的是不是苦肉计了。

    所以,依照李源如此聪明的头脑推测,他绝对不会想不到这一点,所以即使他不用黑衣人护送,也会只身前往商国。

    然而,武长风虽然想要继续等下去,但黄诚泰却有些着急起来。

    毕竟自己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向圣上打招呼,如此一连三天不见踪影,黄启才恐怕会责怪自己。

    更何况,他与武长风都出来了,偌大的凌王府没有人看管,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尤其是想到凌王府灭掉绝云派的谣言还没有消除,他真的很担心王府会出什么事情。

    武长风很想向他解释一番,他不用这么担心。

    在他们离开大殿的时候,整个太和殿差不多毁去了一般,即使想要重建,没有十天半个月绝对修不起来,而且,想在的黄启才正忙着修改大周的军事调遣图,哪里有时间召集文武百官商议其他的事情了?

    更何况,像黄诚泰这样只有凌王头衔,却没有任何事情可做的闲人,黄启才就更加不会召见了。

    而对于凌王府来说,武长风是绝对放心的。

    虽然说自己揭发了李源谋反的事情,黄启才并没有承诺什么,但至少,他并没有说要废除凌王的封号,如此一来,凌王府还是凌王府,虽然没有了骁骑军撑腰,但至少还有朝廷的庇护。

    即使那些宗门想要对凌王府发难,他们也要考虑,是否能够承受朝廷的报复。

    更何况,白华已经答应自己,会澄清这件事情,即使那些宗门真的抱着背水一战的心思,想要向凌王府讨个说法,他们也会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至于与王府发生冲突,是不存在的事情。

    凌王府既然没有灭掉绝云派,他们为什么还要和王府过不去了?

    出师无名,才是他们最为担心的事情。

    所以,无论是朝廷还是王府,他们都没有必要担心的,即使在这里待上十天半个月,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反而,在黄启才回过神来之后,如果知道了黄诚泰的下落,一定会派人来请他的。

    毕竟,自己只是凌王府的大总管,而且也明言无心于朝廷,揭发李源如此大的功劳,总要有人接受吧。

    所以,即使到现在还没有见到李源的身影,武长风并没有打算要回去的意思。

    然而,武长风拗不过黄诚泰的一再询问,最后只能同意往回了。

    这一晚,两人在官道的驿站歇脚,准备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便往回赶。

    因为天热的缘故,傍晚时分两人坐在驿站的凉棚之中乘凉,这里不禁是驿站,更是通往北门关的唯一一条大路,他们守在这里,也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在最后的关头发现李源。

    眼见太阳西斜,很快就要天黑了,官道之上忽然出现了一行人,看见这一行人,黄诚泰只觉得一股极为熟悉的感觉。

    带头之人,赫然是黄诚泰的师兄,现在的玉山派掌门宋清华。

    因为许久没有见面的缘故,在见到宋清华之后,黄诚泰显得格外兴奋,兴冲冲的迎上前去,倒是将宋清华吓了一跳。

    而见到黄诚泰之后,宋清华也极为的惊讶,两人一番叙旧,倒是让原本极为紧张的玉山派弟子轻松了不少。

    见到这样的情形,武长风倒有些疑心起来,不知道他们马车山押送的箱子里,装的见究竟是什么?

    为了弄明白箱子之中到底是什么,武长风放开天尊诀,刚想要查探一番,忽然之间,却觉得一股极为强悍的气息朝自己铺面而来。

    随后,宋清华已经挡在了自己与箱子之间。

    “武兄弟,有些事情还是糊涂一些的好。”

    武长风微微一愣,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感觉到自己查探箱子的意图。

    微微一笑道:“我只是好奇而已,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宋兄弟海涵。”

    虽然说他并不惧怕宋清华,但对方毕竟是黄诚泰的师兄,黄诚泰的面子,自己还是要给的,不让让他夹在中间无法做人,自己倒显得有些不厚道了。

    宋清华见武长风没有继续刁难,也是微微一笑道:“咱们只是送一些药材去边关,这里是朝廷分派任务的诏书,武兄弟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仔细搜查一番。”

    这一番话,倒是让武长风绝了查探的念头了。

    边境发生战事,朝廷有时候确实会指派宗门送些东西前往边关。

    只是武长风有些好奇,这样的事情,交给玉山派的弟子去做就行了,又何必劳烦玉山派的掌门亲自押送了?

    虽然说他很好奇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但宋清华的话,却让他有些忌惮了。

    并不是他害怕朝廷的威压,也不是他不敢手插箱子,只是因为黄诚泰的关系,他不能这样做而已。

    毕竟,黄诚泰刚刚立了大功,如果自己现在私自搜查官府所指派的物品,未免显得凌王府有些招摇过市的味道在里面,这件事如果被黄启才知道了,恐怕对黄诚泰并没有什么好处。

    武长风只是微微一笑道:“宋掌门亲自押送,看来这批药材十分重要啊,不知道宋掌门押送的是什么药材,可否告知在下!”

    当宋清华说道药材的时候,武长风就有些不信了,虽然说药材经过提炼,药味都被封存起来,但这并不代表,药材一点药味都没有,武长风的鼻子十分灵敏,即使一丁点的药材味道,他都能闻出来。

    只是,他所闻到的药材味道,似乎是一个人受伤所敷之用,并不像是大批的药材。

    心生疑惑之下,所以才会有此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