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 突如其来的转变

    面对身后的威胁,武长风视而不见,他已经打定了注意,准备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决定。

    既然对方想要前后夹击的除掉自己,那自己就倾力一击,将一方彻底打趴下。

    他现在无暇顾及身后,就只能对付眼前的这个蒙面人了。

    所以,即使知道身后有人要对自己不利,武长风也义无反顾的将自己的手上贴在了黄启才身后。

    而就在这一刻,黄启才似乎也意思到了身后的情形,忽然暴喝一声道:“不要!”

    武长风心中冷哼一声,果然是个软骨头,欺善怕恶,才会落到今天这般田地。

    像他这样的人,真的是死不足惜。

    没有一往无前的魄力,又怎么会有无往不利的收获?

    即使现在面对前所未有的强敌,也应该拿出一股豪气冲天的决心才对,似他这样的柔弱,是如何统领朝堂之上的那些群臣的?

    不过,武长风已经不去想这些问题了,因为,他已经清楚的感觉到,有六只手掌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没错,就是六只。

    原本以为对方只有两个人的武长风,现在才清楚的认识到,天底下似眼前这种近乎于无敌的存在,实际上是少之又少的,而自己背后的这六个人,在听见黄启才的那一声暴喝之后,手上的动作似乎微微顿了一顿。

    但开工没有回头箭,这六个人既然已经得手,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收手了?

    武长风只觉得一股极为澎湃的力量从自己后背渗透进来,仿佛万千根细密的银针,一点一点的扎进自己的后背。

    这种感觉,要比瞬间将银针插入体内痛苦的多,这是一种折磨,一种让人几欲癫狂的折磨。

    武长风只觉得之后的后背,已经不存在了,五脏六腑似乎都暴露在外面,只要一丁点的风吹过,他都会觉得全身一阵剧痛。

    好在,这股剧痛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自己发出去的掌力,已经在黄启才身上有了效果。

    武长风不得不承认,黄启才并没有坏到无药可救的地步,至少,他在知道自己帮助了他之后,有了余力的情况下,会选择保护自己。

    即使自己真的被身后的六人杀了,恐怕也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至于眼前的时候,武长风不用多瞧,就已经知道了情况。

    黄启才既然能够护住自己,说明他能够矛面前的人抗衡了。

    现在的武长风,只觉得一股温暖的气流缓缓覆盖着自己的身体,这股气流看上去带着淡淡的金光,却没有任何的实质可言。

    在气流接触到自己身体的时候,武长风只觉得身体上的毛孔都打开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舒畅瞬间布满了全身。

    面对这样舒爽的感觉,武长风没有丝毫的抗拒,而且,他现在也没有丝毫的能力能够抗拒了。

    任由这一层淡淡的金色气流触碰道自己的身体,然后顺着自己的毛孔,缓缓流进身体里面。

    这股气流看上去极为的柔和,但在进入武长风的身体之后,便飞速朝着从自己后背渗透进去的银针而去。

    在银针面前,这一股气流显得极为霸道,金色气流如同一只巨大的鲸鱼一样,瞬间将细弱拉丁鱼的银针给吞噬掉,随之而来的,则是武长风身体的全面恢复。

    看着逐渐恢复过来的身体,武长风心中不禁有些窃喜。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如果仅仅是因为金色气流消除了身上的疼痛,武长风绝对没有这样的感受,毕竟自己身体所承受过的疼痛,是不会因为伤痛的消除而消散的。

    这股金色气流在将所有的银针吞噬之后,并没有迅速从武长风身体里离开。

    武长风尝试着想要将这股气流驱逐除去,但他不管如何努力,最后的结果都是徒劳的。

    这股气流仿佛九五之尊一般的存在,将自己身体里所有的法诀都压制下去了,在这股气流面前,自己所练的法诀,都只能俯首称臣,即使是武长风最引以为傲的天尊诀,也没有丝毫的效果可言。

    不愧是上古四绝之首的皇麟诀啊,也难怪皇麟诀能够成为皇家的不传之秘,一直完整的流传至今。

    而武长风并不担心这股气流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反而害怕气流会离开自己的身体。

    因为这股气流虽然霸道,但对武长风没有丝毫的伤害,恰恰相反,这股气流在驱逐了刺入自己身体的银针之后,在体内缓缓流淌之际,竟然神奇般的修复这自己受创的身体。

    这样的效果,比自己自行运功疗伤要好得多。

    武长风大致明白过来了,皇麟诀不禁对自己的武功有压制效果,更会顾及到自己的身体。

    这就好比一个帝王,不禁要让人害怕自己,还要给予臣子们足够多的好处,恩威并重之下,才会让人心服口服的听从自己调遣。

    武长风不知道流进自己体内的皇麟诀会对自己以后有什么影响,但他清楚的感觉到,皇麟诀不禁修复了刚刚因为银针所造成的创伤,就连自己与叶归来一战之后,还没有痊愈的伤口,也在这股气流之下缓慢的愈合着。

    对于之后的时候,武长风并不怎么在意,连现在都过不好,还谈什么以后了?

    所以他并没有开口,让黄启才停下来,而是任由皇麟诀在自己身体流淌,修复自己身上的新伤旧痛。

    良久,武长风都沉浸在这种伤痛恢复所带给自己的舒畅之中,以至于整个朝堂因为刚才的那一击,已经变得残破不堪的事情,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直等到黄启才停下来,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时候,武长风这才冲他点了点头。

    很快,黄启才便收了刚才的气势,一直在武长风身体流淌的气流,也瞬间消失得无隐无踪。

    “你不该出手的!”

    黄启才有些疑惑的看着武长风,似乎是对于他身体上的伤,又似乎是因为他的突然出手?

    他很难相信,一个奇经八脉都被切割成一段一段的人,是怎么活下来的?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伤势没完全好的时候,见到自己有了危险,居然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

    这样的人,现在很难找到了,不仅仅是自己需要这样的人,这个大周都需要这样的人。

    “不出手你会死!”

    武长风并没有客套,只是坦然说出了事实,至于别人怎么看自己,武长风丝毫不在意,说自己溜须拍马也好,说自己邀功请赏也罢,如果不是自己刚才运转了砚台,黄启才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最后的结果,可不仅仅是大殿残破不堪这样的结局。

    “李源谋反叛逆已成事实,他的位置,今后你来坐吧!”

    黄启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不甘,语气之中又流露出一丝尴尬。

    当初他见到武长风的时候,还怀疑过他的身份,对于任何可能存在的威胁,他都要小心,以至于自己在没有听见他第一庸才的名头之前,差点将他杀了。

    然而,如今整个大殿之中,就是这样一个自己曾经怀疑过他别有用心的人,却出手救了自己。

    让武长风担任丞相一职,大部分是因为武长风确实又与李源不相上下的才能,但这其中,也不免夹杂着他对武长风的些许歉意。

    “不了,我讨厌争权夺利的事,还是待在王府省心一些!”

    武长风直接拒绝了黄启才的邀请,如同当初拒绝李源一样。

    即使发生了丞相府的事情,武长风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不管是在丞相府自己差点送了性命,还是今天得罪了黄启才,自己很可能因此丢掉脑袋,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谁也勉强不了自己。

    武长风就是武长风,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而黄启才在听见武长风的回答之后,并没有任何的不高兴,看他缓缓点头的模样,似乎这件事早就在他预料之中。

    “你身上的伤……”

    对于武长风身上的旧伤,他极为有兴趣。

    刚才如果不是武长风送进自己体内的那一股力道,自己绝对难以激发出皇麟诀全部的潜能,能不能接下对方那一掌都是问题,更不用说将对法压制住。

    有如此强横的武功,武长风又怎么会伤成这样?

    “与叶归来叶前辈打了一场,最后变成这个样子了,如果不是老……凌王爷找了个神医,草民恐怕早就魂归西天了!”

    武长风最快,差点说出了老爹的下落,如果让黄启才知道了些许眉目,那老爹以后就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当时,武长风的临时改口,还是引起了黄启才的主意。

    “神医?不知道是哪一位?”

    见黄启才询问,武长风知道要糟,见黄诚泰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这才摇了摇头道:“他不肯说,治好我以后就走了!”

    听武长风说完,黄启才朝黄诚泰头去一个询问的目光,他对于武长风的话,有些不敢相信,反而是自己这个侄儿诚实一些,或许会说出一些重要的消息。

    黄诚泰又不是傻子,他哪里不知道武长风实在说谎了?在黄启才面前还这么不老实,万一给他来一个欺君的罪名,不仅是武长风,就连自己都要受罚。

    更何况,他与武长风的关系极近,今天如果不是他,自己很难用一封书信将李源逼得露出原形。

    虽然他不知道武长风隐瞒赵佳奇的用意,但既然武长风已经这么说了,他只能点头道:“那位神医以前受过父王的恩惠,答应过父王为王府出手一次,如果不是因为他伤得太重,我也不会轻易动用这份人情!”

    对于这样的解释,黄启才仍有些疑问,不过在看见满朝的文武百官胡天寒地的叫喊时,他适时的止住了话头。

    “嗯,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将这位神医引荐给我,能治好他身上如此重的伤,此人一定是极为了不得的存在,或许有朝一日,我还真能用得上。”

    听黄启才的口气,武长风就知道他没有死心,不等黄诚泰开口,武长风一紧抢先说道:“这位神医行踪不定,我伤好之后想表达一番写意,都没哟找到他的行踪,引荐之事,恐怕有些为难了。”

    编,你继续编,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撒了谎了不用圆是吧,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给我,叫我以后怎么应付圣上了?

    黄诚泰心里暗暗嘀咕了一阵,直将武长风骂了个狗血淋头,但对于武长风所说的,他也只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武长风的说法。

    见二人如此,黄启才也不再勉强,点了点头,便准备转身离开。

    而武长风行事,一向不喜欢虎头蛇尾,他刚才一直在疗伤,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此时虽然看见大殿残破,但并没有看见李源,忍不住问道:“李丞相人呢?”

    对于李源,他其实是不怎么担心的,虽然他手里掌握了大量大周的情况,如果让他道了商国,后果将会是不堪设想的。

    但这种事情,黄启才比自己要有经验得多,应该如此处理,完全不用自己担心,而一直威胁凌王的李源既然已经原形毕露,那他对凌王府就没有任何威胁可言了。

    武长风之所以问李源的下落,实际上实在问刚才那个蒙面人的下落。

    对于刚才那个人的武功,武长风极为的好奇,能够有如此本事之人,应该不会屈居他人之下才是,即使自己开宗立派,也能成为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在李源手底下受那些没有来由的气,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武长风很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他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救下李源。

    然而,让武长风失望的是,黄启才只是简简单单的回答了两个字。

    “跑了!”

    不用继续问下去,武长风已经知道了结果,黄启才在砚台的驱使之下,完全爆发之后,轻而易举的将对方收拾了,他之所以让对方抛掉,恐怕是因为自己重伤的缘故。

    顿了顿,武长风又问道:“那在背后偷袭我的六个人,难道一个都没有留下?”

    他绝对不相信,黄启才对不了这些人,但眼下大殿之上并没有任何被扣押的人,说明他们真的都跑了。

    而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黄启才不禁露出一丝愧色来。

    沉默了片刻之后,黄启才这才说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追究了,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就不与你废话了。”

    说完,也不等武长风追问,黄启才已经大踏步的朝着龙椅走去。

    对于黄启才来说,他现在确实有很多事情要走,无暇顾及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武长风总觉得,黄启才在听见自己问起身后六个人的时候,眼神有些闪躲。

    这里面,有点不寻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