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 兵不血刃的政变

    由于武长风所说的事情,实在是太过震撼,对于他们长久处于安稳之中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现在他们都忙着议论如何应对此时,已经李源做这件事所产生的后果,所以对于朝堂之上的形势,他们并没有如何在意。

    大殿之上的他们,现在倒显得有些称职起来。

    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他们现在都在考虑大周的存亡,却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整个大周,可是他们支撑着的,没有了他们,大周一样会陷入混乱之中。

    然而,他们现在一门心思在思量李源通敌卖国之后可能产生的后果,又怎么会想到,危险已经朝着他们逼近了?

    李源点了点头,对武长风报以一个赞许的目光,他嫉妒武长风的同时,也极为欣赏这个年轻人。

    虽然说武长风并没有站在自己这一半,但他的才能是不可否认的,能够看出自己真正意图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武长风,可以算其中的半个。

    之所以说只是半个,是因为武长风并没有完全说中自己的意图,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今天之后,世上再也没有武长风。

    对于武长风的存在,已经远远超出了李源的预估,原本的计划,因为他的出现,自己也不得不提前进行了。

    “兵部尚书何在?”

    李源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从靠近大殿门外缓缓走来的一人身上。

    武长风看的清楚,此人浓眉大眼,眉宇只见隐隐带着杀气,一看便知,这是一个久经沙场,从坟墓边缘爬回来的人。

    当此人走到大殿正中的时候,他看也不看一眼坐在高堂之上的黄启才,冲着李源恭敬行礼道:“兵部尚书何成,愿听丞相差遣!”

    声如洪钟,气若悬河。

    这一声回应,震惊了满朝的文武百官,这一声回应,更让脸色已经惨白的黄启才胆寒。

    兵部尚书执掌兵部,大周八十万将士尽皆听从他的调遣,只要他一声令下,整个京城所面对的,将是白晃晃的刀刃。

    什么时候,他居然和李源站在了一起?

    黄启才似乎意识到,自己所面临的问题,恐怕不只是李源通敌叛国的事情了!

    声音中略微带着颤抖的声音问道:“何成,朕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对朕?”

    何成冷笑一声,眼神之中明显带着不屑。

    “不薄?你不觉得很可笑吗?我征战沙场多年,数次死里逃生,你可知道,我为的是什么?”

    对于何成的这句话,众人都是一头雾水,将士征战杀场,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难道说,他也和李源一样,因为圣上年幼之时的无知,招致了没门惨事不成?

    见黄启才只是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何成这才说道:“先祖何亮,圣上可还记得?”

    提及何亮两个字,众人心头都是一凝,对于当初镖旗大将军何亮当初叛变之事,众人仿佛历历在目。

    难道说,他就是被发配充军,死里逃生的何亮的子孙?

    而对于黄启才来说,何亮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先帝仙逝之时,便提醒过他,何亮族人不可用,对于这件事,他也一直铭记于心,至今都不管忘。

    没有想到,自己疏于管理之下,居然让何成走上了兵部侍郎的高位。

    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黄启才,并不是他让何成走到如今的地位的。

    李源身为朝廷的丞相,对于整个朝廷的把控,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一个兵部尚书的位置,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而对于何成的身份,李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能很好的掩饰过去。

    话说道这里,已经不用继续深究下去了。

    这件事,一定是李源早有预谋的,不然,他又怎么会将何成拉拢道一起了?

    想到这里,黄启才额头之上,不禁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对于一向养尊处优的他来说,他现在才明白,自己所面临的究竟是什么?

    “骁骑军现在,也归你统帅了?”

    对于黄启才来说,骁骑军才是他能够真正依为屏障的军队,而骁骑军之所以会让凌王统领,也是先帝的一片苦心。

    只有皇族血脉统领这一直军队,他才能够正真的放心,而凌王为人正直,骁骑军交给他统领,也不会生出什么变数来。

    但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凌王早故,黄启才又不放心将兵权交给年少的黄诚泰,以至于凌王病故之后,这一只他最为依仗的军队,只能交给兵部尚书暂领了。

    而听闻这句话之后,何成却微微一愣,扭过头去,看向一旁的李源。

    “圣上,难道你还指望有人来救驾不成?如果不想血贱太和殿的话,我劝圣上还是放聪明一些的好。”

    听见李源这句话,黄启才已经颓然坐在了龙椅之上,李源的回答仿佛晴天霹雳一样,将他打得六神无主了。

    至于刚才何成与李源两人的眼神交流,他自然没有看见,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命能不能保住,自己的皇位能不能保住。

    片刻之后,他的眼神之中,忽然多了一丝坚定。

    黄氏一族之所以能够在群雄之中站稳脚跟,最后在大周称王,他们所能依仗的,并不是骁骑军,而是自身的实力。

    能够将上古四绝之一的皇麟诀保存下来,而且一直延续至今的,恐怕只有皇族能够办到了。

    虽然说代代相传之下,黄启才的实力,已经远远不及先祖,但对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李源,他还是能轻而易举拿下的。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端坐在皇位之上的黄启才,忽然没了踪影,回头再看时,只见李源也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一时之间,众人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只能四下张望,寻找两人的踪影,但对于他们来说,李源与黄启才的突然消失,又岂是他们能够看懂的?

    即使是兵部尚书以及黄诚泰这样的人,在看见两人凭空消失之后,也是觉得极为的惊讶。

    虽然他们都知道黄启才的武功绝对不弱,但即使两个人的身法再快,终究应该是有迹可循的。

    但现在在他们眼中,整个大殿之中,哪里还有两个人的身影了。

    这样的武功,在他们眼中,又怎么能够算得上是武功了?

    然而,对于眼前的一切,武长风却看的清清楚楚。

    不得不说,黄启才的武功,确实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如果不是武长风眼力以及感知过人的话,恐怕他也难以看清黄启才的身法。

    正真的如同鬼魅,变幻莫测。

    而他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哪一种君临天下的霸气,更是让人生出敬畏之意来,如果不是因为黄启才算不上真正的霸主,武长风在感受到这个滔天的气焰时,恐怕要不自禁的跪伏于地了。

    但是与黄启才过招的人,似乎又在黄启才之上,这个人并非李源,他只是出手将李源救下的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蒙着面,让武长风看不清他的真实面目,而对于蒙面之人的武功招式,武长风也是从未见过,能有这样身法的人,一定不简单。

    然而,武长风在看见这个人的与第一眼,就有一种极为强烈的熟悉感。

    这个人,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

    只是对方滴水不漏的招式,以及来去如风的身法,都让武长风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因为眼花,所以才会觉得对方有些眼熟而已。

    但武长风这一次并没有这样觉得,而是努力在回想这个人的历来。

    对于李源的错误判断,已经让他差点栽了跟头,对于自己的感觉,武长风已经极为的留意了。

    就在武长风思索的时间,两人已经来回对了不下百十招了,因为对方带着李源,多少有些吃亏,而黄启才又一心想要结果了李源的性命,所以双方对阵下来,黄启才出手的时候,总是会多一些。

    而长久的对战,逐渐处于上风的黄启才,渐渐有些些膨胀起来。

    在皇麟诀之下,还有谁能与自己一战。

    眼见对方渐渐不支,黄启才抓住对方一个破绽,一个闪身,便直接蹿到了对方面前。

    见到这种情形,武长风微微一惊,同样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对于武长风来说,他对黄启才真的没有任何的好感,如果不是为了凌王以及大周的百姓着想,即使黄启才被对方震得粉碎,自己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然而,现在看见黄启才上了对方的当,他如何能不出手了?

    全力催动天尊诀的武长风,在黄启才刚刚贴近对方时,陡然之间出现在了黄启才的背后。

    于此同时,武长风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直朝着自己而来。

    很显然,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而且,还有想要一起灭掉自己的趋势。

    面对这股如同重锤一般的压力,武长风只觉得,自己如果撞上去的话,最后的结局一定惨不忍睹。

    这股威压,如同喷薄而出的火山,拥有毁灭一切的力量,这样的力量,不是现在的武长风能够抗衡的。

    现在,武长风如果果断的选择退后,以他的身法,绝对能够平安撤出,因为对方的目标,并不是他。

    只是,现在如果撤出去的话,迎接黄启才的,将士对方全部的威势。

    在这股凶残的威势之下,即使是黄启才,也能难有活命的机会。

    武长风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上,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救李源,他只知道,自己如果撤出去,黄启才必死无疑。

    黄启才现在还不能死,他一死,整个大周必然天下大乱。

    即使李源能够顺利的接替黄启才,登上大殿宝座,正虎视眈眈看着大周的商国,绝对不会放过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

    即使不能将整个大周吞并,至少也要占领大周的一半领土。

    战乱一起,受苦的永远是那些黎明百姓。

    武长风没有那么伟大,会牺牲自己而成全别人,他所能做的,只是极力的保护之下,能够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天下没有了自己,无论是什么样子,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了?

    只是略微的迟疑之后,武长风便稍微侧过了身子,让黄启才挡在了前面。

    随后,武长风脑海之中,那一尊高悬于顶的砚台技术转动起来,如果能看见这方砚台的话,绝对很难相信它原本的样子是方形的。

    武长风已经将这一门能够增加内力的功法催生到了极致,他所需要做的,不过是将这股劲力传给黄启才而已。

    以黄启才的武功,他虽然略逊了对方一筹,当此时如果黄启才的武功成倍增长之下,对方必然不是他的对手。

    只要能退敌,用什么手段并不重要。

    然而,就在武长风想要将手掌贴在黄启才背后的时候,武长风忽然感觉到一股极为强悍的力道,直朝自己后背而来。

    难道,对方还有帮手?

    原本料定对方有如此身手的,必然只有他一人而已,但此时看来,还是自己大意了。

    武长风清楚的知道,自己背后这一股势道,与自己面前所面对的有着很大的差距,但只是这一股相差甚远的力道,及足够将自己毙命于此。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不应该如此大意,如果在发觉形势不妙的时候,自己果断撤走,或许现在的局面,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晚了。

    黄启才已经与面前的那股势道撞上了,而身后的这一股威压,又已经将自己笼罩在了其中。

    如果说自己与黄启才是一体的话,这两股力道已经形成了前后夹攻的势头,自己与黄诚泰身处其间,最后的下场可想而已。

    老爹,对不住了,我终究还是要走在你前面,不能陪你看最后一轮日出了。

    这一刻,武长风心中所惦记的,只有老爹一人而已。

    他忽然觉得,自己在人世之中走了这一遭,能够让自己记住的人,其实并不多见,至于自己死后,能够记住自己的又有多少,武长风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武长风已经存了死志,既然自己无法走脱,那也休想让这些人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