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 百口莫辩的供词

    武长风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在他这个年纪,自己也是刚刚离开书院的愣头青,但与武长风比起来,自己的运气就要差得多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在刚刚踏入这个世界,开始为生活打拼的时候,对这个世界都充满了希望。

    然而,现实的残酷,却会让一个人认清楚现实,这个世界,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

    尤其是在遇到一些心怀不轨的人,自己的境遇就会更加差了。

    武长风很幸运,在刚刚离开书院之后,就找到了像凌王府这样的府邸,在李源看来,整个大周最为正直的人,非老凌王莫属,只是这一份幸运,就足够李源妒忌很久了。

    然而,武长风虽然在离开书院的时候,头顶上还扣着一顶第一庸才的名头,但只是短短的半年时间,他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即使,摇身一变成为了凌王府的大总管。

    他的成就,与自己一直留意的章横和刘玉玲想必,进步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以至于在他发现武长风的潜质之后,便主动找上了武长风,这一份一路高歌猛进的势头,是很多人都没有的,如果自己当年有他的一般速度,自己的计划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所以在他眼中,武长风是一个幸运儿,即使是自己瞧瞧派人送去商国的书信,都能落入他手中,这一份机遇,又其实一个人的实力能够取代的?

    被李源这么瞧着,武长风倒有些不自在起来,他打量了自己一圈之后,发觉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问道:“李丞相,难道还要我说的更加仔细一些吗?”

    对于这份图纸的来源,已经不用过多的去推测,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其中的端倪,武长风这样问,只不过是为了缓解当下的尴尬而已。

    良久之后,李源这才叹了口气,缓缓摇头道:“不得不说,你才是书院真正的光荣,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这一生就甘心屈居在凌王府之下,只是做一个小小的大总管?”

    此言一出,众人心下均是了然了,李源以此及彼的话,已经很明显承认了当下的事实,对于这样的回答,众人还是很意外的。

    毕竟,李源在朝堂之上的功绩是有目共睹的,他为人虽然嚣张跋扈了一些,闹得满朝的官员几乎没有人喜欢他,但他所做的事情,每一件都走在了宗人的前面,只是修检河堤与朝廷控制盐商的事情,就不是他们能够想出来的。

    很难想象,一个努力将一个王朝带入兴盛的人,会想要将这个王朝毁灭掉。

    这就如同一个建造房子的工匠,要亲手将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房子毁掉。

    这样的结果,真的很让人诧异。

    然而,从侧面又能反应出来,李源其实已经对自己所得有些不满了,不然他也不会如此坚决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当时,他已经是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难道这样的权势,还不能满足他的欲望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只能说明,他的这一举动,并不是单纯的对朝廷的不满了。

    而这些人之中,最为诧异的还是黄启才,对于李源,他可是极为信任的啊。

    虽然他在朝堂之上的威势,已经有盖过自己的势头,许多国戚都劝说自己,要想办法灭一下李源的风头,但李源这么多年,一直尽心竭力的辅佐自己,他并没有看出李源对自己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啊。

    怎么如此突然的,他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心中一阵嘀咕,但还是没有问出来,现在问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想要知道,李源究竟泄露了多少东西给商国。

    而听闻李源的回答,武长风只是飒然一笑道:“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样的壮志雄心,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难道有什么不好的吗?”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又齐刷刷的落在了武长风身上。

    对于眼前这个少年,众人已经极为熟悉了,自从他进入大殿不行跪拜之礼开始,就已经让朝堂之上的所与人记住了他。

    随后,武长风与李源的口水之战,更是让众人注意到了武长风的分量。

    而最为关键的,还是他揭发了李源通敌卖国的事实,这样一个人,不可能不让人记住他。

    然而,这些人虽然已经认识了武长风,但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众人只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变得模糊起来,让人看着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是所有人都想往高处走吗?怎么到了他这里,却变成了安于现状了?而且,看他与李源争辩的才能,别说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了,就算是当朝宰相,他也能拿得起来。

    这样一个人,只是屈居在凌王府之中,可见,他确实是一个言出必行之人。

    只是,这样一个人才,就这样埋没了,不是有点可惜了?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惋惜的时候,李源忽然大笑起来。

    “天底下知道我真正想法的人,恐怕只有你了,如果咱们能早些将话说开,或许,咱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看着他略带着凄凉的笑容,武长风并没有同情他,摆了摆手,断然拒绝道:“心术不正之人,我耻于为伍!”

    铿锵有力的话,直接将原本大笑的李源僵在了原地,而原本就煞白的连,在听见这句话之后,也瞬间变得铁青起来。

    “如此说来,你是王霸吃秤砣,铁了心的要保这么一个昏君了?”

    原本还在思量应该如何重新调配前线的黄启才,在听见李源这句话之后,猛然抬起头来,只见李源指着自己的鼻子,那种气势,是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质问。

    而李源的这句话,同样在他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自己,真的有这么不堪吗?

    回答他的,是李源肯定的眼神。

    “渭水大灾之时,他还只有十五岁,我还记得,当时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所说的那句让天下人都寒心的话。”

    李源的话,顿时引起了朝堂之上众人的议论,对于当初所发生的事情,大部分人都仿佛历历在目。

    “怎么才死了三千人!”

    一个才字,让众人心下都是一凛,他这句视人命如草菅的话,在他十五岁就出口了,可想而知,他心里哪里有半点爱惜子民的意思?

    只不过当初众人受先帝之托,要辅佐这么一个皇帝,以至于虽然听见他说出这句话,最后只是觉得他年少无知,所以说话才会如此轻佻,这件事,便这么揭了过去。

    然而,李源似乎并没有打算收口的意思,直视着黄启才说道:“你可知道,当初我是什么职位?”

    黄启才愣了一下,不知道他忽然问这件事情干什么?不过努力回想了一阵,还是记不住李源当初是什么职位,原本被他那句话挤兑得有些难堪的脸,此时就更加的难看了。

    “你既然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当初,我还只是户部侍郎的跟班,因为有大批的文献要呈上来给你过目,我才得以来到朝堂之上。”

    黄启才努力回想了一阵,但还是记不起当时有李源这么一个人。

    别说是黄启才,就连满朝的文武百官之中,也很少有人能够认识李源的。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又怎么会别人记住?

    见众人都是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李源忽然开口说道:“圣上可知道,当初水灾最严重的地方是哪里?”

    这句话又让黄启才一愣,隔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他怎么记得了?而李源忽然问起这件事情来,倒是让黄启才留上了心。

    他不为自己辩解求情,却扯出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来干什么?

    果然,李源并没有等太久,又说道:“是桃乡,圣上可知道,我的祖籍是哪里?”

    对于这件事情,黄启才还是知道的,点了点头,却忽然醒悟过来。

    难道说,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了现在的打算?

    猛然抬起头来,却见到李源一脸惨笑的望着自己。

    如果黄启才没有记错的话,在他当时说出那句极为轻狂的话之后,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他只批阅了八个字。

    救助难民,开仓赠粮。

    对于这样的天灾,他这样做已经仁至义尽了啊,难道说,自己要像他之后所说的那样,派遣十万将士,去修筑河堤吗?

    如果真是这样,今日他怎么会有如今这般的地位了?

    皱眉看着李源,不知道他说这些事情,究竟想干什么。

    而见到黄启才脸上已经有些明悟,李源也不再绕弯,直言道:“我李家五十六口人,连同宗祠寺庙在内,全部被大水吞没了,每当想到族人哭天喊地的想有人能够救助他们的时候,我就恨不得一刀将你杀了。”

    面对恶狠狠的李源,黄启才着实吓了一跳,差一点,他就将手上的玉杯摔在了地上。

    没有想到,李源做出今日的举动,原来是早有预谋的。

    忍不住问道:“既然你如此恨我,又为什么如此尽心竭力的去修筑河堤?”

    这是他极为不解的地方,既然他李家的宗祠都被大水淹没了,而他又如此的痛恨自己,他没有必要如此尽心辅佐自己才是啊。

    然而,李源的回答,让他瞬间释然了。

    “你以为,我真的是为了江山社稷,所以才会大动干戈的调动十万大军,去开挖喝道吗?告诉你,如果不是为了找回我李家的宗祠,我才懒得管这么一个烂摊子呢!”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他已经不在乎自己在这些人心中的形象了。

    毕竟,一个通敌卖国的罪名,就足以抹去他所有的功绩。

    李源这句话虽然只是厉声对黄启才说的,但还是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为了自己家族的宗祠,居然调动十万大军去挖,这样荒诞的举动,居然还被所有人认可了。

    与其他人相比,武长风要显得淡定得多。

    并不是因为他不是朝廷的官员,所以才不会理会这些事情,只是他认为李源的出发点虽然不怎么好,但最后的结果,确实是彻底解决了渭水的水患问题。

    原本还有些心虚的黄启才,却在听见这句话之后,心里那点歉疚,早就消失得无隐无踪了。

    他之所以歉疚,是因为当初水灾之时,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以至于李源一家老小尽皆遭难。

    但李源动用大周的兵力,只是为了让其祖坟重见天日,只是这一点,就已经还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了。

    同样的,一码归一码,既然他并没有安什么好心,那他所有的功绩,就与他无关了。

    冷冷道:“这么说,你一直委身于朝廷之上,目的究竟还是什么?”

    他可不会认为,李源通敌卖国,不过是想报复自己而已,对于李源这么聪明的人来说,如果没有足够的好处,他又怎么会冒险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李源原本恼怒的脸上,忽然露出极为舒畅的笑容来。

    “目的?我这么说你还看不出我想要干什么,看来,你这个皇帝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昏庸。”

    然而,一头雾水的,可不只是黄启才,满朝的文武百官,听见李源这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哪里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他先是道出了自己叛国的实情,而后又说出了修筑河堤的真正意图,这两件事加起来,只能说明他痛恨黄启才而已,只是从这两点,又怎么知道他的真实意图了?

    所有人都不明白李源的用意,武长风却很清楚。

    “高朝换代,取而代之!”

    武长风不疾不徐的说出这八个字,整个大殿立时陷入了交头接耳之中。

    黄启才虽然没有什么杰出的才能,他们对黄启才也没有多少忠心可言,但这些人,都是先帝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们受先帝恩惠,自然不愿见到大周颠覆的事情发生。

    更何况,他们大部分人都已经年近半百,膝下早已儿孙满堂,虽然说高朝换代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但如此轰动的大事传出去,自己恐怕要羞于见人了。

    身为大周的臣子,居然让一个外姓之人兵不血刃的夺走了大周的天下,满朝的文武官员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面对这样的质疑,他们除了低头而过以外,难道还能当面解释一番吗?

    即使自己的子孙被人知道了身份,恐怕也会涨红了脸不知所措吧!

    这样的后果,他们不想见到,所以对于大周的江山社稷,他们还是要努力维护的。

    而有了武长风的提醒,他们自然将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李源身上。

    然而,大殿之中,却还有不少人已经悄悄的退在了最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