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 质疑

    然而,黄启才虽然极为在意这件事情,并不代表他会胡乱的怀疑人。(书=-屋*0小-}说-+网)

    特别是像李源这样位高权重的人,他就更加需要谨慎对待了。

    从武长风的话语之中,他大致看出来了,武长风所说的通敌卖国之人,就是这位只在自己之下的李源。

    他虽然不怎么喜欢李源,但他不得不承认李源对大周所做的贡献。

    渭水年年洪灾,每到春耕时节,总能听到奏报上来的灾情,是李源力排众议,调动十万将士修筑河堤,现在已经是五月时节,却没有一件关于灾情的事情上报上来了。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情,李源还达不到如今的地位。

    朝廷一向不会强行介入任何商家的事情,就连大周最有利可图的药材深意,也都是分发给了几家王府打理,至于民间的买卖,朝廷更加不会过问。

    正因为这一点,有许多贩卖私盐的大盐商,将整个京城的盐都垄断了,以至于盐价一路高涨,京城很多富贵人家都到了吃不起盐的地步。

    面对这样的局面,京城一度陷入了恐慌之中,然而,盐商毕竟不归朝廷管理,一时之间,众人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又是李源出面,强行介入盐商一行,将原本如天价一般的价格压下来,这才平息了众怒。

    只是这两件事情,就可以看出李源对大周并没有什么二心,如果要他先行李源会做出通敌卖国的事情来,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而且,李源所知道的东西,远比他这个当皇帝的都要多。

    作为大周的首府,李源为自己分忧解难是责无旁贷的事情,以至于许多芝麻大小的事情,李源都是直接审批,而后递交给自己过目就行了。

    所以,他对于整个大周的了得,比起自己来都要熟悉得多。

    如果李源真的有这样想法,只是他手中所知道的事情,就足够让自己背脊发凉的。

    目光冷冷的看着武长风,似乎想要将武长风看透一样。

    他道现在,都不敢相信武长风所说的是真的,而且,他心里还存着一丝的侥幸。

    无论武长风所说的还是谁,都不要是李源。

    李源这样的人,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好事情来,而一旦做出来了,恐怕整个大周的根基都会动摇。

    他也有些担心起来,如果大周在他手上亡了,他就真的要被天下人唾弃了,死后,更是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了。

    又扭过头看了一眼李源,见他一脸的淡定从容之色,他很难相信,李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只是事情已经道了现在这般田地,如果不让武长风继续说下去,恐怕会闹得大臣们人心惶惶。

    然而,如果让武长风说出来,他又害怕真的会是武长风所指的那般。

    这一次,他并没有让李源直接与武长风对答了,抢过话头说道:“武长风,这里可是太和殿,并不是凌王府,你在凌王府乱说话,即使凌王责怪你,也不过还是呵斥你两句,但在这里,可不一样!”

    他这句话并不算是阻止武长风,但又确实想要阻止武长风。

    他这句话算是一个提醒,希望武长风能够谨言慎行,不要因为凌王与李源两人只见的过节,就胡乱的栽赃李源。

    而他这句话,同样是在劝阻武长风,想要让武长风谨言慎行,如果他所说的并不属实,最后他不会轻易放过武长风。

    但对于武长风来说,他并不在意黄启才是什么态度,他现在关心的,只是黄启才对于这件事的反应而已。

    很显然,从黄启才的反应来看,他也极为在意这件事情,即使他对自己的态度不怎么好,但这样已经足够了。

    一个疑心重的人,不用自己过多的去述说,对方也能往深处去想,他现在倒不急于将自己手上的证据拿出来,只是准备给黄启才提个醒而已。

    “圣上所言极是,草民还不想让脑袋搬家呢?只是如果整个大周都没了,那草民这颗脑袋留着也没什么用了,一个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这个道理,圣上恐怕比我要清楚吧!”

    武长风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出李源就是那个通敌卖国之人,反而用旁敲侧击的方法,让黄启才自己去想。

    不得不说,与李源及武长风这样的人说事情,是一件极为伤神的事情,他不得不承认,武长风所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没有一个人会安于现状,即使是自己,在高高在上的皇位之上久了,也会去想吞并其他几国的想法。

    更何况,朝堂之上的这些人了。

    而在这些人之中,最有可能做出这件事情的,也只有李源了。

    其他人还没有做到无法寸进的地步,他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即使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也远远及不上李源。

    李源现在已经是大周的丞相,到了他这个位置,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往上升了。

    只有铤而走险的投靠商国,他或许能够做到自己这个位置上面来。

    一脸狐疑的望向李源,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而李源早就猜到武长风的用意,对于目前的窘境,他早就想好了对策。

    忙跪伏于地道:“微臣所行之事,那一件不是为了大周着想,圣上可不要听信了小人谗言,令满朝文武心寒啊!”

    黄启才略微皱了皱眉,他现在是真不知道怎么做了。

    虽然说他又主宰这些人的生杀大权,但对于一个帝王来说,如何能够收买人心才是最为关键的。

    很显然,如果他只是听了武长风的片面之词,便将李源的职位撤掉,不仅会让李源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更会让满朝文武百官不满,人人自危之下的后果,就是谁也不会说真话。

    这不是他想见到的结果,所以他不会贸然的质问李源什么。

    然而,武长风抓住这个机会,冷嘲热讽说道:“李丞相,我又没说你,你干什么急着认罪了?”

    此言一处,文武百官为之动容。

    是啊,武长风只是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并没有说李源做了通敌卖国的事情啊,李源如此说话,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了吗?

    而在朝堂之上,最为震惊的还是黄启才。

    想到李源刚才的样子,无疑是一个放了错的人,才会做出来的举动,他如果真的没有做什么事情的话,为什么会显得如此心虚?

    而李源听见武长风的质问,也突然意识过来,自己在生死存亡面前,还是显得太过急切了一些。

    并不是他不够聪明,反而是因为他太聪明了。

    武长风先前的那番话,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是什么人,满朝文武百官,都有这种可能。

    但他心思极为细密,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已经知道武长风将矛头对准了自己,已是情急之下,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其实,在其他人心里,他们并不知道武长风所指的是谁。

    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想到天岳书院居然又出了一个比自己还要厉害的角色。

    但他毕竟是李源,随机应变的能力,比起一般人来,不知道要强出多少。

    叹了口气道:“武大总管刚才的一番话,不是已经说明了一切吗?试问在场的诸位同僚,如果真有他所说的那个人,谁的嫌疑最大?”

    不等其他人答话,他已经自问自答的说道:“很显然,这个人只能是我,我不知道他只是因为我和凌王之间不睦,还是因为其他的事情,要在众位面前,如此的诋毁我,但我的所作所为,诸位都看在眼里,这样说,并不是因为心虚,而是想要告诉各位一件事!”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李源正了正衣衫,这才缓缓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李源无愧于大周!”

    他的这一句话,说得铿锵有力,傲气之中,带着慢慢的自信,只是这一股自信,就让人觉得他没有说谎。

    武长风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居然能够说出这番话来。

    亏他是书院出身,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

    好,既然你打死都不肯承认自己私通商国的事情,那我就将你活活打死,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武长风这才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来,举过头顶问众人道:“不知道这封书信,各位可知道是哪里的?”

    听武长风说话,众人又好奇的将目光落在了他手中的书信上,见白皮红面,书信上并没有任何字迹,如此普通的一封书信,大街上到处都是,想要知道书信的来处,不是异想天开么?

    见众人均摇了摇头,武长风这才继续说道:“炫雅阁的东西,各位都没有用过吧!”

    听见炫雅阁三个字,满朝文武顿时议论纷纷起来。

    炫雅阁实是一家卖文房四宝的店铺,为了招揽生意,炫雅阁还请了不少朝臣坐镇其中。

    这些朝臣可并都是通过科举选拔上来的,每个人肚子里都装着墨水,随随便便的提首诗,写几个字,在市面上就能遭到疯抢。

    除此之外,炫雅阁为了吸引文人墨客前往,更是时不时举行诗词大赛,在大赛之中脱颖而出的,往往都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润笔费。

    随着炫雅阁的名气逐渐提升,其间所收藏的东西,更是稳步上升,以至于一方普普通通的砚台,放在炫雅阁都能卖出数两银子的价钱来。

    但炫雅阁毕竟不是只顾眼前利益的鼠目寸光之辈,既然有人愿意在他们那里买东西,他们自然会将东西做好。

    炫雅阁的信奉,与其他地方不同的,就是其他地方可能是用牛皮纸或是草纸做成的,但炫雅阁的信奉,却是地地道道的宣纸做成。

    摸上去手感不但光滑,而且,书写起来也极为流畅,这样一来,武长风所问的事情,便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而听见武长风提及炫雅阁三个字的时候,许多朝臣不禁露出难色来,这些人就是为了那笔不菲的润笔费,给炫雅阁题字作诗的人,如果圣上真的要彻查此事,他们自己头上的这顶乌纱帽能不能保住,就很难说了。

    而这些人,也是最为熟悉炫雅阁的人,对于炫雅阁的信封,他们还是认识的,然之所以低下头,就是因为武长风手中所拿的,的的确确是炫雅阁的信封。

    而武长风所说的,也极为正确,炫雅阁并不是为了贩卖信封过活,所以一般人还真不会去用炫雅阁的信封。

    满朝文武之中,除了那些给炫雅阁题字作诗的人之外,就只有李源一直用的是炫雅阁的信封了。

    并不是李源出手阔绰,而是炫雅阁主动巴结讨好的缘故而已。

    而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了李源身上。

    无论是武长风先前所说的,还是现在所指的,他所瞄准的矛头,都是李源。

    此时武长风已经拿出了证据来,不知道李源还有什么话说。

    然而,让众人意外的是,原本与武长风争吵之时,一步不让的李源,此时居然选择了沉默,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武长风,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波澜。

    然而,武长风却不这么想,他一直都留意着李源,所以对李源脸上细微的表情,他看得清清楚楚。

    在自己拿出书信的那一瞬间,李源脸上肌肉明显抽出了一下。

    只是这一下,就足以让武长风断定,自己的猜想,没有一点错,这份书信,确实是出自李源之手。

    原本还以为李源会反驳一番的武长风,在见到沉默的李源之后,忽然觉得,一股无形的威胁正在向自己靠近。

    这种危险的警告,让大顿时紧绷起来。

    在没有将李源真正拿下以前,武长风不会掉以轻心的认为,李源已经无话可说了。

    “李丞相,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武长风见李源没有反应,反而主动问道。

    对于武长风的话,最有反应的一个永远都是李源,一个对自己心怀不轨的人,他又怎么能不留意了?

    而且,存着这种心思的人,还是武长风这样妖孽般的存在,武长风所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清清楚楚的听了进去,反复琢磨一番之后,才会确定武长风的真正用意。

    此时武长风已经将事情挑明,他也就不用费太多的心思在上面了。

    “不过是一个信封而已,你想我有上面反应?”

    高,实在是太高了。

    原本处于下风的李源,在说出这句话之后,他整个人的形象,在众人心目中一又是一变。

    不卑不亢,丝毫不萦于心,这样的气度,是一种极为自信的表现啊。

    看来,李丞相真的没有做通敌卖国的好事情啊!424 质疑

    然而,黄启才虽然极为在意这件事情,并不代表他会胡乱的怀疑人。

    特别是像李源这样位高权重的人,他就更加需要谨慎对待了。

    从武长风的话语之中,他大致看出来了,武长风所说的通敌卖国之人,就是这位只在自己之下的李源。

    他虽然不怎么喜欢李源,但他不得不承认李源对大周所做的贡献。

    渭水年年洪灾,每到春耕时节,总能听到奏报上来的灾情,是李源力排众议,调动十万将士修筑河堤,现在已经是五月时节,却没有一件关于灾情的事情上报上来了。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情,李源还达不到如今的地位。

    朝廷一向不会强行介入任何商家的事情,就连大周最有利可图的药材深意,也都是分发给了几家王府打理,至于民间的买卖,朝廷更加不会过问。

    正因为这一点,有许多贩卖私盐的大盐商,将整个京城的盐都垄断了,以至于盐价一路高涨,京城很多富贵人家都到了吃不起盐的地步。

    面对这样的局面,京城一度陷入了恐慌之中,然而,盐商毕竟不归朝廷管理,一时之间,众人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又是李源出面,强行介入盐商一行,将原本如天价一般的价格压下来,这才平息了众怒。

    只是这两件事情,就可以看出李源对大周并没有什么二心,如果要他先行李源会做出通敌卖国的事情来,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而且,李源所知道的东西,远比他这个当皇帝的都要多。

    作为大周的首府,李源为自己分忧解难是责无旁贷的事情,以至于许多芝麻大小的事情,李源都是直接审批,而后递交给自己过目就行了。

    所以,他对于整个大周的了得,比起自己来都要熟悉得多。

    如果李源真的有这样想法,只是他手中所知道的事情,就足够让自己背脊发凉的。

    目光冷冷的看着武长风,似乎想要将武长风看透一样。

    他道现在,都不敢相信武长风所说的是真的,而且,他心里还存着一丝的侥幸。

    无论武长风所说的还是谁,都不要是李源。

    李源这样的人,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好事情来,而一旦做出来了,恐怕整个大周的根基都会动摇。

    他也有些担心起来,如果大周在他手上亡了,他就真的要被天下人唾弃了,死后,更是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了。

    又扭过头看了一眼李源,见他一脸的淡定从容之色,他很难相信,李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只是事情已经道了现在这般田地,如果不让武长风继续说下去,恐怕会闹得大臣们人心惶惶。

    然而,如果让武长风说出来,他又害怕真的会是武长风所指的那般。

    这一次,他并没有让李源直接与武长风对答了,抢过话头说道:“武长风,这里可是太和殿,并不是凌王府,你在凌王府乱说话,即使凌王责怪你,也不过还是呵斥你两句,但在这里,可不一样!”

    他这句话并不算是阻止武长风,但又确实想要阻止武长风。

    他这句话算是一个提醒,希望武长风能够谨言慎行,不要因为凌王与李源两人只见的过节,就胡乱的栽赃李源。

    而他这句话,同样是在劝阻武长风,想要让武长风谨言慎行,如果他所说的并不属实,最后他不会轻易放过武长风。

    但对于武长风来说,他并不在意黄启才是什么态度,他现在关心的,只是黄启才对于这件事的反应而已。

    很显然,从黄启才的反应来看,他也极为在意这件事情,即使他对自己的态度不怎么好,但这样已经足够了。

    一个疑心重的人,不用自己过多的去述说,对方也能往深处去想,他现在倒不急于将自己手上的证据拿出来,只是准备给黄启才提个醒而已。

    “圣上所言极是,草民还不想让脑袋搬家呢?只是如果整个大周都没了,那草民这颗脑袋留着也没什么用了,一个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这个道理,圣上恐怕比我要清楚吧!”

    武长风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出李源就是那个通敌卖国之人,反而用旁敲侧击的方法,让黄启才自己去想。

    不得不说,与李源及武长风这样的人说事情,是一件极为伤神的事情,他不得不承认,武长风所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没有一个人会安于现状,即使是自己,在高高在上的皇位之上久了,也会去想吞并其他几国的想法。

    更何况,朝堂之上的这些人了。

    而在这些人之中,最有可能做出这件事情的,也只有李源了。

    其他人还没有做到无法寸进的地步,他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即使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也远远及不上李源。

    李源现在已经是大周的丞相,到了他这个位置,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往上升了。

    只有铤而走险的投靠商国,他或许能够做到自己这个位置上面来。

    一脸狐疑的望向李源,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而李源早就猜到武长风的用意,对于目前的窘境,他早就想好了对策。

    忙跪伏于地道:“微臣所行之事,那一件不是为了大周着想,圣上可不要听信了小人谗言,令满朝文武心寒啊!”

    黄启才略微皱了皱眉,他现在是真不知道怎么做了。

    虽然说他又主宰这些人的生杀大权,但对于一个帝王来说,如何能够收买人心才是最为关键的。

    很显然,如果他只是听了武长风的片面之词,便将李源的职位撤掉,不仅会让李源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更会让满朝文武百官不满,人人自危之下的后果,就是谁也不会说真话。

    这不是他想见到的结果,所以他不会贸然的质问李源什么。

    然而,武长风抓住这个机会,冷嘲热讽说道:“李丞相,我又没说你,你干什么急着认罪了?”

    此言一处,文武百官为之动容。

    是啊,武长风只是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并没有说李源做了通敌卖国的事情啊,李源如此说话,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了吗?

    而在朝堂之上,最为震惊的还是黄启才。

    想到李源刚才的样子,无疑是一个放了错的人,才会做出来的举动,他如果真的没有做什么事情的话,为什么会显得如此心虚?

    而李源听见武长风的质问,也突然意识过来,自己在生死存亡面前,还是显得太过急切了一些。

    并不是他不够聪明,反而是因为他太聪明了。

    武长风先前的那番话,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是什么人,满朝文武百官,都有这种可能。

    但他心思极为细密,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已经知道武长风将矛头对准了自己,已是情急之下,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其实,在其他人心里,他们并不知道武长风所指的是谁。

    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想到天岳书院居然又出了一个比自己还要厉害的角色。

    但他毕竟是李源,随机应变的能力,比起一般人来,不知道要强出多少。

    叹了口气道:“武大总管刚才的一番话,不是已经说明了一切吗?试问在场的诸位同僚,如果真有他所说的那个人,谁的嫌疑最大?”

    不等其他人答话,他已经自问自答的说道:“很显然,这个人只能是我,我不知道他只是因为我和凌王之间不睦,还是因为其他的事情,要在众位面前,如此的诋毁我,但我的所作所为,诸位都看在眼里,这样说,并不是因为心虚,而是想要告诉各位一件事!”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李源正了正衣衫,这才缓缓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李源无愧于大周!”

    他的这一句话,说得铿锵有力,傲气之中,带着慢慢的自信,只是这一股自信,就让人觉得他没有说谎。

    武长风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居然能够说出这番话来。

    亏他是书院出身,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

    好,既然你打死都不肯承认自己私通商国的事情,那我就将你活活打死,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武长风这才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来,举过头顶问众人道:“不知道这封书信,各位可知道是哪里的?”

    听武长风说话,众人又好奇的将目光落在了他手中的书信上,见白皮红面,书信上并没有任何字迹,如此普通的一封书信,大街上到处都是,想要知道书信的来处,不是异想天开么?

    见众人均摇了摇头,武长风这才继续说道:“炫雅阁的东西,各位都没有用过吧!”

    听见炫雅阁三个字,满朝文武顿时议论纷纷起来。

    炫雅阁实是一家卖文房四宝的店铺,为了招揽生意,炫雅阁还请了不少朝臣坐镇其中。

    这些朝臣可并都是通过科举选拔上来的,每个人肚子里都装着墨水,随随便便的提首诗,写几个字,在市面上就能遭到疯抢。

    除此之外,炫雅阁为了吸引文人墨客前往,更是时不时举行诗词大赛,在大赛之中脱颖而出的,往往都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润笔费。

    随着炫雅阁的名气逐渐提升,其间所收藏的东西,更是稳步上升,以至于一方普普通通的砚台,放在炫雅阁都能卖出数两银子的价钱来。

    但炫雅阁毕竟不是只顾眼前利益的鼠目寸光之辈,既然有人愿意在他们那里买东西,他们自然会将东西做好。

    炫雅阁的信奉,与其他地方不同的,就是其他地方可能是用牛皮纸或是草纸做成的,但炫雅阁的信奉,却是地地道道的宣纸做成。

    摸上去手感不但光滑,而且,书写起来也极为流畅,这样一来,武长风所问的事情,便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而听见武长风提及炫雅阁三个字的时候,许多朝臣不禁露出难色来,这些人就是为了那笔不菲的润笔费,给炫雅阁题字作诗的人,如果圣上真的要彻查此事,他们自己头上的这顶乌纱帽能不能保住,就很难说了。

    而这些人,也是最为熟悉炫雅阁的人,对于炫雅阁的信封,他们还是认识的,然之所以低下头,就是因为武长风手中所拿的,的的确确是炫雅阁的信封。

    而武长风所说的,也极为正确,炫雅阁并不是为了贩卖信封过活,所以一般人还真不会去用炫雅阁的信封。

    满朝文武之中,除了那些给炫雅阁题字作诗的人之外,就只有李源一直用的是炫雅阁的信封了。

    并不是李源出手阔绰,而是炫雅阁主动巴结讨好的缘故而已。

    而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了李源身上。

    无论是武长风先前所说的,还是现在所指的,他所瞄准的矛头,都是李源。

    此时武长风已经拿出了证据来,不知道李源还有什么话说。

    然而,让众人意外的是,原本与武长风争吵之时,一步不让的李源,此时居然选择了沉默,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武长风,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波澜。

    然而,武长风却不这么想,他一直都留意着李源,所以对李源脸上细微的表情,他看得清清楚楚。

    在自己拿出书信的那一瞬间,李源脸上肌肉明显抽出了一下。

    只是这一下,就足以让武长风断定,自己的猜想,没有一点错,这份书信,确实是出自李源之手。

    原本还以为李源会反驳一番的武长风,在见到沉默的李源之后,忽然觉得,一股无形的威胁正在向自己靠近。

    这种危险的警告,让大顿时紧绷起来。

    在没有将李源真正拿下以前,武长风不会掉以轻心的认为,李源已经无话可说了。

    “李丞相,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武长风见李源没有反应,反而主动问道。

    对于武长风的话,最有反应的一个永远都是李源,一个对自己心怀不轨的人,他又怎么能不留意了?

    而且,存着这种心思的人,还是武长风这样妖孽般的存在,武长风所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清清楚楚的听了进去,反复琢磨一番之后,才会确定武长风的真正用意。

    此时武长风已经将事情挑明,他也就不用费太多的心思在上面了。

    “不过是一个信封而已,你想我有上面反应?”

    高,实在是太高了。

    原本处于下风的李源,在说出这句话之后,他整个人的形象,在众人心目中一又是一变。

    不卑不亢,丝毫不萦于心,这样的气度,是一种极为自信的表现啊。

    看来,李丞相真的没有做通敌卖国的好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