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 胡诌

    黄启才看不出武长风的套路,李源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卖的什么关子了?

    武长风越是这样说,黄启才越是好奇,而武长风的这句话无疑已经给自己找好了退路,无论他怎么说,黄启才都不会怪罪于他了。

    武长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啊,他并没有十足的证据,即使说出来,也未必是真的,而勾起了好奇心的黄启才,又怎么会不继续追问下去了?

    见黄启才果然受不了诱惑,李源抢先一步说道:“如此雕虫小技,难道你还想瞒骗过圣上么?既然你没有足够的证据,我看就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了,这里可是太和殿,不是菜市场,容不得你说些无聊的废话。”

    李源此言一处,黄启才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他原本还想问武长风来着,究竟还是没事事情让他如此谨慎,但听见李源这句话之后,顿时觉得自己有种被骗了的感觉。

    而且,李源的话,也已经堵住了他的嘴,即使他心里在好奇,武长风究竟想说的事情是什么,现在也不能张嘴了。

    这两个人还真是不好对付,两个人都暗中给自己下套,看来,自己还是做一个旁观者,不要掺和进他们的是非之中的好。

    黄启才虽然是一国之君,但他并不是万能的啊,譬如说话方面,他是不及武长风与李源万分之一的,而即使等自己醒悟过来,想要治他们两个人的罪,到最后,也没有可抓的把柄之下,只能不了了之。

    他身为帝皇,尊严自然不容他人侵犯,但他无可奈何两人,所以只能选择退避三舍。

    难道说,自己只是因为他们的一句话,就将他们打入大牢吗?暴君的帽子,他可不想给自己扣在头上。

    而见李源说破了自己的用意,武长风脸上并没有不高兴的样子,反而一脸微笑的转过身来,对李源说道:“李丞相,你如此紧张,难道是因为做贼心虚,所以才不敢让我继续往下说?”

    在一旁的众人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心中不禁一惊。

    放眼整个朝堂之上,能够与李源对峙的人,并没有一个人,即使整个天下,恐怕也鲜有能与之匹敌的。

    武长风的出现,让他们眼前忽然一亮。

    先不说天下了,就在大周,就有一个能够与李源不相上下的人了,只是李源刚才的那番话,他们就很难应付过来,即使想要争辩,最后都成了强词夺理,不禁不能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反而会给圣上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正因为如此,所以朝堂之上,敢与李源发生口角的人,已经绝迹了。

    而现在,武长风只是轻描淡写与李源对答,仿佛李源的话,对他没有半点用处一般。

    如果将李源比作是鸟笼的话,那武长风就是振翅高飞的雄鹰,无论什么样的笼子,都关不住这样一直翱翔于穹顶之上的雄鹰。

    或许,武长风是自己值得拉拢的对象。

    那些在朝堂之上,一直收李源掣肘的朝臣,此时对武长风忽然来了兴致。

    以他这般口才,即使再差,至少也能在朝堂之上谋得一席之地,往后朝堂之上有他在,自己就不用再看李源的脸色了。

    退朝之后,自己一定好好跟凌王说说,即使不将人挖过来,自己也想办法给武长风弄个一官半职。

    而原本有些焦急的黄诚泰,在听见李源那句话之后,显得更加的局促起来了。

    李源的话,无疑已经将武长风的后路堵死,即使武长风手中捏着李源的证据,圣上也不会再过问,想要再找到这么好的机会,将他的罪行说出来,恐怕很难了。

    更何况,有了李源的这句话,黄启才难道看不出来武长风这是在套圣上的话?

    黄启才是什么人,他可是大周的王,作为一个帝王,又怎么可能容忍别人设计自己了?

    而从黄启才看武长风的眼神,黄诚泰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圣上已经对武长风不满了,现在即使武长风说的再有道理,黄启才恐怕也不会相信。

    更何况,武长风手中的证据,并不足以让李源认罪,这样一来,那他们的一番辛苦,岂不是付诸东流了?

    没有想到,李源居然如此的厉害。

    正当他灰心丧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之际,武长风的这句话,仿佛一个充气筒,瞬间让他充满了信心。

    他差点没有忍住,给武长风鼓起掌来。

    干的实在是太漂亮了,李源这样的人,就应该在他最强势的地方击到他,然后狠狠的蹂躏他。

    现在的黄诚泰,再次看向武长风的眼神,已经变得有些崇拜起来了。

    他永远都是这样,看上去慢条斯理的样子,有时候真的让人很着急,但他做事的稳妥,却是没有人能够及得上的。

    他很清楚,武长风这是第一次上朝,面对黄启才,面对满朝的文武百官,武长风能够有如此表现,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

    而且,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黄诚泰明显看到,李源脸色已经起了变化。

    较之先前的无礼傲慢,已经都了几分谨慎小心,他,也知道害怕啊。

    黄诚泰真的很想放声大笑,看见李源吃瘪的样子,他心里就一阵舒爽。

    他已经下定决心,无论是谁来和自己套近乎,想要挖武长风走,自己绝对不会答应。

    即使自己这个凌王让位,也一定要将武长风留下来。

    有一个武长风在身边,自己就是凌王。

    这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实在是跳过美妙,他已经完完全全的相信武长风,没有人能够从他嘴里讨到好。

    即使是二等技师,当朝丞相的李源,也不能例外。

    然而,黄诚泰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

    对于李源来说,武长风的表现确实可以用经验来形容。

    撇开其他的不谈,只是武长风说话时的从容淡定,就是很多朝臣比不了的,他相信,现在那些看自己不顺眼的人,心里恐怕已经在寻思如何拉拢武长风。

    而对于李源自己来说,他一直霸占着整个朝堂的主动权,一般时候,他都是站在一旁不说话,整个朝堂之上,仿佛没有他这个人一样。

    正如今天早朝,众人都没有发现李源不再朝堂之上,只有当武长风开口说话的时候,他才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然而,李源虽然不说话,但他一旦说什么,那都是铁板上定钉的事情,不会允许任何人更改。

    即使是圣上,也能被李源一张能够说的天花乱坠的嘴给打动,最后只能同意他的说话。

    这样的结果,最后就是李源无论说什么,朝堂之上都没有反对的声音了,以至于这些年来,他嘴皮子倒是退步了不少。

    面对武长风如此尖锐的问题,他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瞠目结舌了。

    然而,他毕竟是李源,身为一等技师的他,在朝堂之上所见到的事情,恐怕比武长风这一声经历的都要多。

    只是片刻的尴尬之后,李源微微一笑道:“武大总管果然好心思,居然想用这样的话来激老夫,我看你在凌王府大总管当习惯,还以为太和殿是凌王府了不成?”

    突然转出的话锋,让黄诚泰身子一怔,李源这句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他这是在责怪自己管教无方,自己身为凌王不站出来说话,居然让一个大总管在朝堂之上乱说。

    这句话如果圣上听进去了,不只是武长风,就连他自己,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然而,武长风也不是软柿子,被李源一捏就软了。

    同样微微一笑道:“李丞相不管好自己,居然管起凌王府的事情来了,我看李丞相就是怕了,不然也不会如此不计后果的阻止我说出这件事情来。”

    一时之间,整个大殿之上,又只剩下武长风与李源两个人互掐了,但与刚才比起来,两人现在的样子显得正常了许多。

    但即使如此,众人反而觉得更加的局促起来。

    刚才两人在大殿之上大吵大嚷,众人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毕竟一个一直叫个不停的狗,无论怎么凶悍,也不会让人产生畏惧,但如果是一直不叫的狗,那自己就要时时堤防着了。

    此时的李源与武长风,就像是这两条不会叫的狗,一旦两人真正发起飙来,起波及的范围,很可能会波及到自己。

    所以与刚才比起来,此时的大殿显得更加安静了,原本还有些埋怨的众人,此时都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听着两个人争吵。

    而现在他们比之前也更加的清楚,两人所交谈的内容。

    毕竟,刚才两个人只是漫无边际的乱扯一同,并没有一个正真核心的主题,所以两个人的对话,仿佛像是在骂街一样。

    但现在,两个人说话的语气都显得极为平稳,真是这种平稳,才显现出了两人说话之前的深思熟虑。

    没有经过认真的思考,他们不会如此谨慎的说话,仿佛他们没说的一个字,都能够值千金一般。

    普普通通的两个字,就很可能给自己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两个人在交谈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氛围,就显得更加凝重了。

    见黄启才并没有阻止的意思,李源忽然微微一笑道:“说阻止谈不上,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而已,既然武大总管自己都说没有十足的把握,我看这件事还是的武大总管有了十足的把握之后再说吧!还是那句话,这里不是菜市场,什么话都能拿出来说的。”

    见李源一紧有了打退堂鼓的意思,现在如果再不说出来,他恐怕要找机会溜走。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趁着他没有丝毫准备的时候,自己突然出现在了朝堂之上,而且还拿着他通敌卖国的证据。

    这样一个能够扳倒李源的机会,武长风又怎么会让他白白溜走。

    话锋突然一转,目光冷冷的看着李源道:“如果说通敌卖国的事情也只能算是小事,那天底下恐怕就没有什么大事可言了,我看李丞相,还是早点告老还乡来的实在。”

    听武长风说道通敌卖国四个字的时候,李源原本漫无目的的眼神,忽然变得警惕起来。

    果然如自己预料的一般,他还是想在自己这个漏洞上面下功夫。

    如此说来的话,失踪的胡一刀,现在已经在凌王府了,枉自己费了如此多的力气,都找不到胡一刀的家人,原来他们都躲在凌王府啊。

    如果不是他含糊其辞的,自己也不至于被蒙蔽到现在。

    而眼下他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些事情,他索要面对的,还是武长风所说的问题。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自己派胡一刀将大周的军情图送给商国的信件,现在恐怕已经落在了武长风手上。

    李源脑子飞快的转动,想要找到一个破解的办法。

    片刻之后,他忽然微微一笑道:“大总管知道的可不少,居然连这样的事情都知道,咱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都没有发现这样的事情,你一个凌王府的大总管,居然如此熟悉朝政,我看,你平常应该很清闲吧,不然也不可能如此居心不良的打听朝廷的事情!”

    如果说李源与武长风二人刚才的对话,两个人都觉得实在做过山车的话,那现在两个人谈话的内容,却让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在坐过山车。

    两人你来我往的争论,一个想要说出一件事情来,另外一个人却死命的阻止,到了现在,居然又爆出通敌卖国的事情来。

    如果这件事属实,当先需要惩治的,就是户部尚书岳云川,而他们在站的每一个人,都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想到这里,所有人看向武长风的目光,已经有些不快起来了。

    然而,这件事,又关系到整个大周的存亡,所以,他们虽然不怎么待见武长风,但仍然一脸的好奇之色。

    这两种表情夹杂在一起,顿时让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丰富起来了。

    而能够看见这样一幕的人,只有坐在龙椅之上的黄启才。

    而他砸听见武长风说道通敌卖国四个字的时候,原本显得极为松散的他,此时整个人已经紧绷起来了。

    或许别人对于通敌卖国只是觉得厌恶,但对于他来说,这四个字背后,就如同一把利刃,直指他的心脏,一日不将这把利剑拿走,他就一日不得南宁。

    通敌卖国的后果,很可能是整个大周的灭亡。

    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怀疑的人。

    即使武长风只是胡诌,他宁愿错杀千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