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 狡辩

    然而,让所有人吃惊的是,李源与武长风两个人如同泼妇骂街一样,很没有形象的在大殿之上开始了口水战。

    这一战,震惊了朝堂之上,包括黄启才在内的所有人。

    并不是因为两个人所说的话,有什么暴露对方丑闻的事情,恰恰相反,两个人在朝堂之上争的面红耳赤,但始终不找边际,两个人的口水战,仿佛只是为了吵架而吵架,并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然而,对于两个人来说,却并不是如此。

    武长风之所以见到李源之后,便与他直接对上了,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想从李源的口中,得到一些自己还不知道的事情。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即使自己已经成功的将李源激怒,他也能够做到滴水不漏,不露出任何破绽的境界。

    即使自己提及道商国,他也只是回骂自己是废物而已。

    对于武长风的用意,众人当然不明白了,而牵扯到如此遥远的事情,只是然他们觉得,两个人吵架并没有任何目的可言。

    但对于李源来说,他同样想知道,武长风能够站在朝堂之上,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且,看他来者不善的样子,似乎掌握了自己不少证据。

    这些证据又是什么,这才是他正真的目的。

    但没有想到的是,武长风居然也能做到密不透风,即使自己将他数落的一无是处,他也没有掀开底牌的意思。

    而武长风给李源的感觉就是,武长风似乎是在等一个机会。

    一个自己露出破绽的机会。

    自然李源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所以在没有外人劝阻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停歇的意思。

    这一战,几乎颠覆了所有人的三观。

    在黄诚泰眼中,武长风一直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即使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他也只会生闷气。

    当初自己怀疑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一个样子。

    至于对其他人,他就更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武长风现在的样子,当真比泼妇还不如,完全就是一条疯狗,咬着李源不放。

    他真的不明白,武长风手里明明又李源通敌卖国的证据,他怎么不直接切入要害,给李源叛死刑。

    而其他人对武长风或许不怎么了解,但他们对李源这个丞相,可是在熟悉不过。

    如果说李源心怀宽广的话,大部分都会会心一笑,李源看上去大度,但其实心眼极小,凡是有人得罪了他,他都不会与对方争论,但时候一长,对方的下场必然十分的凄惨。

    他们真的弄不明白,李源城府如此之深的人,今天怎么会在朝堂之上,与凌王府的大总管吵起来?

    如果他想对付武长风,他有一百种办法能够置武长风于死地才对啊,而且,其中任何一种办法,都能保证武长风活不过明天。

    既然有这样的权利与本事,他又何必与武长风在这里多费唇舌了?

    想到这里,众人一脸的疑惑,只是看着两人漫无边际的争吵,仿佛茶馆看戏的人一样,只是少了瓜子和小板凳而已。

    这一战,仿佛没有止境。

    两人一脸争论了两个人小时,都是从东墙扯到西墙,而后再从西墙扯到南墙,总之,两个人所说的话,在他们耳中听来,仿佛像放屁一样,没有任何用处。

    这一战,没有胜败。

    两人虽然极力的争论这,但他们并不会因为一个话题而无休止的谈论下去,总是变幻这方向的说,就连凌王府的侍女,丞相府的武师,他们都拿出来当成了争论的内容。

    很难想象,两个人这样吵架,又是在文武百官面前。

    你们不要脸,我还要呢?

    这里可是朝堂,并不是你们家菜园子,你们想要吵架,麻烦退朝之后,自己找个地方,做一个了断就好了,又何必在众人面前如此大张旗鼓的闹腾,弄得自己都不能睡一个午觉了。

    心中虽然抱怨,但众人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李源与武长风不要形象了,他们可还想继续在朝堂之上混呢,万一自己的一句话得罪了圣上或者是李源,自己以后的日子可就没发过了。

    所以,心中虽然极为的不满,但他们还是选择了忍耐。

    终于,黄启才有些看不下去了,但他只是干咳了两声,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看着两人气喘吁吁口干舌燥的模样,黄启才忽然觉得,这件事情倒不失为一件乐事。

    他一天能够做的事情,不是批阅奏章,就是与妃子门传宗接代,像这样只会发生在市井之中的吵架事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众人同意的话,这里又不是太和殿,他真的很想将妃子们叫来,好好欣赏一下两个人吵架的姿势。

    这一场没有刀光剑影的战争,最后在黄诚泰的话语中落下来帷幕。

    “武长风,够了!”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便让武长风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并不是因为武长风怕黄诚泰,又或者说自己继续胡闹下去会给黄诚泰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只是口干舌燥的说不下去了,现在找到了撤离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了。

    这个黄启才,只知道看戏,难道就不知道,戏子也要喝两口水润润喉咙的吗?

    不过这一架吵的,让武长风已经对李源有了大致的了解。

    虽然说李源的最极为严实,自己从他嘴里并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但他漫无目的的争论,知道李源说知道的事情,远比自己所想的要多。

    或许,作为一名高等级的即使,对于天下之事都应该有所了解,但李源所知道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一个技师的范围。

    他所知道的事情,所涵盖的范围,大到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小到各门各派之间的争斗,即使市井上面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武长风甚至开始怀疑,李源究竟是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了,他的脑子怎么那么好使,居然能够记住如此多的东西。

    正因为这一点,让武长风也更加谨慎起来。

    一个知道事情如此全面之人,其根基恐怕不会太弱,想要将他连根拔起,不知道黄启才是不是又这样的实力?

    而见到武长风住嘴,李源也收了架势,他从武长风哪里,也得到了极为重要的消息。

    武长风质问自己的事情,忽然看似漫无边际,但其中有两点,已经引起了李源的注意。

    其一,是凌王府出征的事情,对于整件事情的经过,其他人或许只知道一部分,但对于他来说,他可是知道所有事情的经过,既然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事情的真想的。

    看来,自己应该早做决断了。

    其二,是周国与商国开战的事情。

    这件事,才是他真正关心的,与第一件事情比起来,这件事是会直接要了他的性命的,他不由有些怀疑起来,武长风是不是拿住了自己什么把柄?

    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即使他们拿到了证据,他们也奈何不了自己,而且,自己刚才与武长风争论,已经将这件事铺垫好了,只要武长风开口,最后他一定会后悔的。

    当两人停止了争论之后,整个大殿之中,又忽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除了两个人粗重的呼吸以外,大殿之中几乎没有人任何声响。

    他们都在等,等待着对方先开口。

    现在无论是谁先开口,最后吃亏的,绝对是先开口的人,两人仿佛玩起了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来,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对方,并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了。

    见到这样的情形,黄启才有些不解,一脸疑惑的来回打量着二人,最后问道:“怎么,你们吵完了?”

    抓住机会,李源抢先开口道:“圣上明鉴,这样一个疯子,圣上怎么能够让他进殿来,如果他发起狂来,恐怕整个皇宫都要闹得鸡飞狗跳了。”

    黄启才一愣,不知道李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皇宫里面,可没有人养鸡养狗啊,而且皇宫的地方够宽敞,即使他们闹起来,也不至于会出现李源所说的情况吧。

    不过,他很快意识道,自己开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因为紧跟着李源,武长风也已经开口了。

    “我无论将皇宫闹成什么样子,也不会对整个大周有什么影响,倒是李丞相一句话,就能够让整个天下的鸡狗全部被杀,想想这一股权势,如果用在人身上,后果恐怕会不堪设想吧!圣上您觉得,草民说得有没有道理?”

    黄启才一阵斗他,自己怎么那么嘴欠啊,让他们吵个你死我活多好,自己又为什么要横插一脚了?

    而且,看两人的架势,他们似乎不准备继续说下去了,而且,看两人的神色,他们似乎正在等候自己的答案。

    他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两个人的话啊,一时之间,黄启才竟然有些无助的看向了大殿之上的众人。

    而见到黄启才入道的目光之后,众人都迅速将好奇的头低了下去。

    并不是他们没有想出没事好主意,只是他们都很识趣,现在这个时候无异于是选择站队的时候,如果自己站错了对,后果将会不堪设想,所以他们一致的选择了沉默,并没有打算为黄启才分忧。

    他们能够坚持道现在就已经不错了,再想让他们损失点什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见并没有人出来说话,黄启才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又朝李源二人打量了两眼,这才佯怒问道:“你们两个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你们可以离开了。”

    因为李源与武长风争吵的缘故,此时一紧是正午时分了,与往日早朝的时间相比,现在一紧很晚了。

    他不想在继续面对这样的僵局,更不知道两个人如此胡搅蛮缠的想要干什么,如果这些事情被宗人察觉,那他这个皇帝就当得太窝囊了。

    两个人在大殿之中吵了这么久,自己却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这件事只要让大臣们察觉,那他们又会怎么看自己了?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两个人赶走,或者,逼不得已之下,让他们主动说出自己想说的事情。

    两个人吵架虽然有有趣,但并不代表黄启才有时间和他们耗。

    听见这样的话,李源嘴角忽然露出意思笑容来。

    这,就是他想要达到的目的。

    眼下形势已经对自己很不利,不仅白华的人头没有取回来,就连胡一刀都不见了踪影,自己当初还以为他心慈手软之下,对白华下不去手,所以这才躲着不见自己。

    但道了胡家之后,他才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胡一刀,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整个胡家都空无一人了。

    如此异样的举动,只能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胡一刀不想在为自己效力,所以带着家人隐居起来了。

    他很希望,胡一刀的做法,就是自己所想的这样,只有这样,自己的一些事情,才不会被曝光。

    而从武长风似笑非笑的神情来看,他觉得这件事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武长风怎么会亲自来太和殿了?

    这也是他最为担心的,毕竟胡家是一个小宗门,自己原以为一个大宗门的利益,就能让他乖乖听从自己的安排。

    道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让胡一刀知道了太过他不应该知道的事情,而胡家,也只有在自己见到他们之后,才能彻底放下心来。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应付武长风。

    见到李源脸上终于露出担忧之色来,武长风这才上前一步说道:“圣上,这件事情关系到整个大周的存完,希望圣上再给我一点时间,好证明我并不是信口胡诌的!”

    听见武长风这句话,黄启才与李源同时一愣。

    对于李源来说,他现在已经明白过来,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看来,武长风刚才与自己刚才的那一番争论,却是是为了让自己主动露出破绽来

    心中冷笑一声的同时,也不禁有些担忧起来,毕竟他也不知道武长风手中,拿的究竟是关于自己的什么证据。

    而对于黄启才来说,他只是觉得奇怪而已,他连事情都还没说,怎么会觉得自己以为他是在信口胡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