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 对质

    次日,武长风独自一人站在宫门之外,看着白墙红瓦的宫殿,他的心情格外好。

    今天早上炼丹房送来了消息,白华醒了,而且,她已经答应出面,道出绝云派真正被灭的原因。

    只是这一件事情,就足够武长风高兴很久了,毕竟凌王府的危机没了,他肩上的担子也轻了不少。

    更何况,与白华一起醒过来的,还有月轩。

    虽然说两人现在的情况都不知怎么好,但有老爹在,他们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

    而且,自己手中现在捏着李源通敌卖国的证据,能够将这个一直在凌王府背后使坏的人除掉,无异于给凌王府扫除了一大障碍。

    没有了李源的掣肘,以凌王这一次的功劳而言,骁骑军的兵符,恐怕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些,武长风怎么能不高兴呢?

    只是片刻的功夫,一个太监模样的人急匆匆的从宫门跑了出来,在见到武长风之后,他微微犹豫了一下,便上前行礼道:“可是凌王府的大总管武长风?”

    武长风见他焦急的神色,知道圣上一定急于见自己,点了点头道:“在下真是!”

    听武长风答应,太监紧绷的脸,很快露出笑容来。

    “圣上有请,大总管这就随我进宫去吧!”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武长风只觉得水到渠成,只是他并没有大意,越是看似平静的事情,背后隐藏的波澜越是壮阔。

    武长风也不再多说,点了点头,便跟着太监进了皇宫。

    片刻之后,武长风来到了第一次来皇宫时的凉亭之中,那太监再三道歉之后,便急匆匆的跑上了太和殿。

    等到一声幽远的呼喝声响起,所念及的是武长风的名字的时候,他这才略微整顿了一下衣着,大踏步朝着太和殿而去。

    老实说,武长风总觉得太和殿之中有些不寻常,并不是他能够看见太和殿之内的情形,正是因为看不透,所以他才会纳闷。

    自己自从练成了天尊诀之后,自己方圆十里的地方,没有一处能够逃过他的眼睛。

    然而,太和殿却是一个例外。

    并不是整个太和殿他都无法看透,而是太和殿有一处房间,不算大,但里面就想一层薄雾一般,让武长风看不清里面的虚实。

    即使武长风的感知探过去,也如同撞在了一堵墙上一样,没有半点的反应。

    他不知道这间屋子里到底放着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自己无往不利的天尊诀,怎么会在屋子面前失效。

    但他可以肯定,这件屋子很危险,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自己最好不要靠近这个屋子,而在自己实力没有答道巅峰的时候,也最好不要得罪了朝堂之上的哪一位。

    这间屋子所带给武长风的威慑,如同一个成年的打人面对一个小孩一样,对方只需要一个手指头,就很容易将自己按死。

    武长风虽然很不喜欢黄启才的作风,但他这次前来并没有什么事情要与黄启才针锋相对的。

    而且,他所带来的消息,是来帮助黄启才的。

    想必,有了这一层关系在,黄启才不会为难自己吧。

    不如大殿之后,武长风躬身行礼,并没有行跪拜智力。

    只是这一举动,就引得朝堂之上的众人窃窃私语起来。

    别说是他一个凌王府的大总管,就算是李源面圣,也得服服帖帖的行三跪九叩之礼,武长风不过是凌王府的一个大总管,他怎么能够在圣上面前如此无礼?

    而黄启才见到这一幕之后,也觉得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利受到了严重的挑衅,原本急于见到武长风的他,此时不禁皱起了眉头。

    在一旁侍立的公公,见到黄启才皱眉,忙呵斥道:“见到圣上,为何不下跪行礼?”

    那种尖酸刻薄的语气,已经仗势欺人的势头,都能在这个公公身上找到,武长风很难相信,究竟还是什么样的绝境,才会让这些人放弃一个男人的标志。

    抬起头来,目光只是淡淡的看着说话的公公。

    武长风并不想闹事,但不代表他怕事,既然白华已经醒过来了,凌王府灭掉绝云派的事情自然能够迎刃而解,而没有这一件事作为要挟,黄启才即使想要现在撤掉凌王的封号,也要又一个正当的理由才行。

    而且,自己是来揭发他身边的蛀虫,为他扫清朝堂来的,是他求着自己,而不是自己求着他,于理,武长风半点也不亏。

    所以,在听见公公说出这句话之后,武长风仿佛要将公公看穿一样。

    究竟是给你的勇气,敢跟我这样说话?

    武长风的眼神虽然并没有什么杀机,但那种不寒而栗的质问,在那公公看来,还是机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身子向后缩了一缩,一脸哀求的看向黄启才。

    面对如此僵局,黄启才并没有为公公出头的意思。

    对于他来说,武长风在他眼中,连一只蝼蚁都算不上,像他这样的人,即使死一万次,在黄启才眼中,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自己是大周的皇帝,享有万人之上的权利,武长风见到自己,理应下跪以示尊重才对。

    而刚才公公已经替自己问出了心里的话,如果他现在出来圆场,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给武长风台阶下么?

    他倒想知道,武长风为什么见到自己不肯下跪,如果不给一个合适的理由,别说是他武长风了,就是凌王的脑袋,也留在午门吧!

    大不敬之罪,足以诛连九族了。

    更何况,他第一次看见武长风就感觉很别扭,现在越看心里越觉得难安,能够找到这样的机会让武长风除掉,对自己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而武长风见到公公惧怕的眼神之后,这才拱手说道:“圣上金口玉言,说让我不用行礼,如果武行三跪九叩之礼,岂不是违背了圣意?”

    说话之际,又将目光落在了那个已经一脸惊讶的太监的身上了。

    “抗旨不尊的罪名,难道公公要替我背负?”

    不只是那名太监,就算是满朝的文武百官,此时都目瞪口呆的望着武长风。

    自从武长风踏进太和殿开始,黄启才就没有说过话,圣上什么时候说让他不用行礼了?

    众人都疑惑不解,但黄启才却记得清清楚楚。

    自己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因为看见他的长相,吃惊之下,这才让他不必拘礼,没有想到,他居然拿这件事做文章。

    虽然说武长风这么做,有些投机取巧的意思在里面,但这句话毕竟还是自己说过的,如果让满朝的文武百官知道自己见过武长风,恐怕又会生出什么非议来。

    摆了摆手道:“只不过是一些繁文缛节而已,众卿不用太过在意,山野村夫进城,难道你们还和他一般见识不成?”

    黄启才这句话,明显表示了自己的不满,他已经将武长风比作了山野村夫,自然是责怪武长风不懂礼节了。

    而被黄启才如此一说,武长风顿时觉得他有些欺人太甚了,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他居然半点面子都不给凌王。

    心中虽然恼怒,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微一笑道:“我之所以不行跪拜之理,并不只是因为圣上的金口玉言,别人表面上迎合圣上,圣上喜欢什么,他们就如同狗一样的去做,但凌王教导咱们,做人要实在,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弄出一套虚情假意的面孔,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到了最后,终究会东窗事发的。”

    他本来想将此时牵引道李源圣上,即使还没有开始正是谈论他的事情,武长风也不会放过机会,好好损一损李源。

    然而,他扫视了一眼整个大殿,却没有见到李源的身影,如此奇怪的情形,着实出乎了武长风的意料之外。

    难道说,李源已经知道这件事,事先躲起来了?

    所以,没有见到李源的武长风,此时也没有数落他一顿的意思,说道这里,就已经住了口。

    他已经清楚的看见,满朝的文武百官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些许的敌意。

    毕竟,自己刚才那句话,确实有些欠妥的地方啊。

    而武长风并没有因为此事而耿耿于怀,只要能够给凌王赚取足够的面子,他即使被众人看不顺眼也没有任何关系。

    自己只是偶尔才会来朝堂之上,又见不到他们,他们的嘴脸即使再臭,自己也见不着啊。

    “我是发自内心的敬重圣上,为了避免玷污了这份赤诚之心,所以我才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行跪拜之礼。”

    啪啪啪

    三声脆响,大殿之中忽然传来一阵响亮的击掌之声。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李源一脸微笑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嘿,我还以为躲起来,不敢见人了呢?没有想到,你居然出现了,来的正好,我正好让你知道,得罪了凌王府的后果,究竟是什么样的。

    暂时将心里盘算好的事情压下来,想看他等一下见到自己手中的书信之后,是否还能笑得出来。

    却听李源缓缓说道:“为了不行跪拜之礼,你能相处这样的话来,也算是撒费苦心了,今天如果非要你跪拜,倒有些辜负了你的良苦用心了。”

    李源一字一句的说话,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利剑一样刺在了黄诚泰的心头。

    他这么说,就表示武长风所说的话是在蒙骗圣上,如果真正追究起来,武长风即使不当即被斩首,至少也要经历一场牢狱之灾。

    狠狠瞪了李源一眼,只见武长风不慌不忙的说道:“如果谁都像李丞相这么有头脑,将事情想的如此复杂,那整个大周,也就没圣上什么事情了。”

    听武长风如此说,黄诚泰暗竖大拇指,这一箭双雕的回应,实在是太绝了。

    首先,武长风说李源将事情想的太过复杂,已经答复了圣上,他是真心实意的敬重圣上,并没有其他的心思。

    其次,武长风这是在指着李源功高盖主,说他比圣上精明,一个君主,确实需要良臣,但太过精明的臣子,却有些欺主的嫌疑在里面了。

    这样一个险境,如果李源不注意,很容易跳进去。

    然而,李源毕竟是李源,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已经躬身对黄启才说道:“圣上英明神武,我等才能尽显才能,这是圣上的福气,也是大周的福气。”

    顿了顿,又转头对武长风说道:“似你这般搬弄是非之人,圣上如何看不出你的真正面目了?”

    不等黄启才接话,武长风又说道:“谁的真面目最丑陋,圣上心里未必清楚,并不是我小看了陛下,只是有些人行事,已经将以假乱真当成了习以为常,以至于圣上双眼受了蒙蔽,才会听某些人的一派胡言。”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针锋相对,朝堂之上的气氛,逐渐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在整个朝堂之上,敢这样跟李源说话的,已经没有了,而李源又曾几何时,如此在意的与一个人争吵下去了?

    只是从这两点来看,众人便看出了武长风的不同寻常之处来了。

    一般人,李源是不会搭理的,一般人,李源是不会在意的,一般人,李源根本不会将他放在眼里。

    他与武长风吵的越凶,越说明他在意武长风,至于为什么,但从两人斗嘴的情况来看,他们一时之间还瞧不出什么来。

    而此时朝堂之上最为尴尬的,还要数黄启才了。

    他不仅是大周的皇帝,更是这朝堂之上最大的一个,然而,现在他感觉不到自己有任何的威势可言。

    最可恨的,是两人一来一往的说话,话语之中都带着疑问的口气,而且询问的对象还是自己。

    他现在是真不知道两人谁所的可信,谁说的不可信了?

    然而,让他觉得轻松的是,两人虽然都在询问自己,但他们似乎并没有打算从自己这里得到答案。

    如若不然的话,自己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两个人的话。

    见两人正在兴头之上,黄启才并没有打搅二人的已是,只是坐在哪里,冷眼旁观的看着二人争吵。

    他倒想知道,两人说的都有道理,但到了最后,不知道他们谁能够说服谁。

    只是一脸的好奇的看着两个人,并没有劝阻二人的意思。

    而满朝的文武更是觉得奇怪,圣上怎么能够任由两个人在大殿之上争吵了?即使不劝阻二人,也应该及时喝止二人才是啊。

    心中虽然不解,但他们却不敢出言阻止两人。

    只是一个李源,就足够让他们忌惮的,更不用刚上任的凌王,他那愣头青的冲进,护短之下很可能和自己发生点什么冲突。

    至于圣上,那更是他们不敢惹的存在了,轻则打入大牢,重则满门抄斩,既然皇帝都不急,他们又急个什么劲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