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 奸臣

    原本兴喜若狂的黄诚泰,见到武长风愁眉不展之后,也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

    凭着这一封书信,他确实能够将李源拉下来,即使不立刻将他处死,也会将其收监候审。

    然而,即使李源被拉下来,凌王府还不是一样要被撤掉封号。

    李源密谋造反是一回事,凌王府无辜灭掉绝云派是另外一回事。

    不过片刻之后,武长风忽然露出笑容来。

    虽然说这两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武长风很清楚这件事情的主谋就是李源,只要能够将李源拉下来,凌王大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往李源身上推。

    到时候不说能够解了凌王府的燃眉之急,至少能够拖上一段时间啊。

    想到这里,武长风毫不犹豫的说道:“二公子,这封书信你明天务必亲手交到圣上手中,之后,你再将所有的事情推给李源。”

    灭掉绝云派的事情,本来就是李源做的,武长风让黄诚泰这么说,并没有扭曲是非,欺瞒圣上。

    而听见武长风说出这样的注意以后,黄诚泰原本忧郁的脸上,忽然露出笑容来。

    一拍武长风肩头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件事,咱们现在之所以不敢将事情说透,是因为忌惮李源在朝堂之上的地位,而他一旦入狱,必然是树倒猢狲散,到时候还不是任由咱们拿捏?”

    看着黄诚泰一脸兴奋的样子,仿佛他已经掐住了李源的咽喉一样。

    无奈摇了摇头道:“二公子,还是谨慎些的好,只是凭一封书信,未必能够将李源拿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明天能够与二公子一同上朝。”

    虽然说武长风只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但这件事情关系实在太大,武长风不敢拖大之下,只能让黄诚泰想办法让自己进宫了。

    而想到进宫,武长风就想到了当日盛气凌人的黄启才,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黄启才没有任何的好感。

    这就像眼缘一样,第一眼如果看不顺眼了,以后无论怎么看,都u不会觉得顺眼。

    只是,他现在也没有办法,让黄诚泰一个人对付李源,他实在有些不放心。

    黄诚泰原本有些吃惊,但随后便觉得武长风说的有些道理。

    当初石柱的事情,自己就吃了大亏,现在自己虽然拿着李源通敌的铁证,但未必真能将李源难住,有武长风在,自己就不会吃那些闷亏了。

    然而,他虽然身为凌王,但想让武长风跟着自己一同上朝也是不可能的。

    朝堂可是文武百官汇集的地方,自己信得过武长风,但其他人未必信得过,如果不得圣上的许可,他是很难将武长风带进去的。

    见黄诚泰一脸难为情的神色,武长风就知道他没有办法将自己带进宫去。

    “我明天随你一同去皇宫,我在宫门外候着,只要圣上问起绝云派的事情来,你就将事情推在我身上,到时候,即使我不想进宫,圣上也会召我入宫的!”

    黄诚泰猛然一拍大腿,这件事他倒没有想到,赞许的看着武长风,觉得自己当这个凌王,还真不如让武长风来。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并没有在他心里停留很久。

    大周封王,如果不是皇族血脉,是很难获得封号的,即使自己愿意,圣上也不可能同意。

    而且,武长风早就说过了,他不会在凌王府久居,自己有意让他执掌整个王府,他却将王府的事情都分发下去了,只是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武长风的用意。

    有朝一日,即使武长风离开了,凌王府不会又丝毫的改变,这就是他的目的。

    所以,黄诚泰即使有这样的念头,也不会对武长风说出来,他要在武长风在王府的这段时间,尽量从武长风身上都学到一点东西。

    不然,等到武长风真正离开的时候,整个凌王府还是要靠他一个人支撑着的。

    黄诚泰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将武长风永远留在王府吧。

    但他并没有提出来,因为武长风说完之后,已经告辞离开,向着炼丹房而去了。

    对于整个凌王府来说,能够化解整个武林带给凌王府危机的人,只有白华而已。

    她现在是绝云派最后一个弟子,只要她一句话,那些流传在外的谣言,都会不攻自破。

    而面对黄启才的质疑,凌王也不用给任何的解释了,不用朝廷出手,凌王府就能解决了那些躁动的江湖人士。

    所以,他现在很想知道,白华的情况怎么样了,月轩又是否从老爹口中问出了帮助两人恢复过来的办法。

    但当他走进炼丹房的时候,炼丹房安静得有些出奇,原本一直待在大厅的翅虎,武长风也没有见到影子,至于师父与月轩,他就更加看不见了。

    心头微微一怔,难道说师父怕自己硬来,已经带着翅虎二人离开王府了?

    不可能啊,任云霄如果知道老爹离府,一定会来告诉自己的啊,自己没有收到半点消息,他们应该还在府中才是。

    一定是老爹不愿自己冒险,所以才躲着不见自己。

    苦笑一声,高喊道:“老爹,你别这样,这件事真的很重要,不然我也不会出此下策的。”

    武长风原本想放开天尊诀,好四处查探一番,但他想到自己运转天尊诀之后,眼睛会变成双瞳,如果被突然出现的老爹看见了,他恐怕又要担心自己了,所以他并没有查探一番,只是高声呼喝。

    而武长风话音刚落,一个脑袋便探了出来,他脸上的怒气与责备,好像都在埋怨武长风。

    但随后他比了个嘘的手势,又朝房间看了一眼,等确定了房间的情况之后,他才小心翼翼的从门缝中挤了出来。

    “都是你小子惹的祸,这下可好啦!”

    武长风一脸的疑惑,自己什么都没干啊,这又是怎么了?

    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瞧吧老爹给急的!”

    赵佳奇没好气的瞪了武长风一眼,似乎很想给他两个大嘴巴子。

    “我徒弟就剩一口气了,你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武长风更加疑惑起来了,这又是怎么回事了?而且他又两个徒弟,不知道他说的徒弟是哪一个?

    见到武长风一脸疑惑的眼神,赵佳奇几乎是咬牙说道:“我都说了这种救人的方法之所以不能流传,就是因为以命换名的缺点,医者只是救人,不会要人性命,你这种做法,却要了月丫头的命啦!”

    听老爹如此说,武长风这才反应过来,出事的是月轩,而且,她似乎是自己用了救人的法子。

    此时的武长风忽然有些自责起来,当初不应该如此轻易相信月轩的,早知道他会这么做,自己即使不知道方法,也不会要他去探老爹的口风的。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现在只能想解决的办法了。

    问道:“那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说……”

    他看见老爹能够走出病房和自己聊天,说明现在没有人给月轩医治,这样一来的话,恐怕只有一种可能了。

    月轩已经死了。

    真怔怔想着自己与月轩经历过的一切,一个爆栗忽然砸在了武长风头上。

    “想什么呢,她还没死呢!我连续熬了一晚,身体实在有些拖不住了,所以只能让翅虎给她医治了。”

    武长风又是一愣,这么大的事情,老爹居然直接交给翅虎了,他不知道月轩现在的情况,但从老爹焦急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月轩的情况并不怎么乐观。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诧异老爹居然让翅虎给月轩治病。

    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他两个徒弟岂不是都没了。

    这可是翅虎第一次给人看病,如果没有将人救活,对他以后行医,将是很大的打击。

    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他以后都不敢给人治病了,老爹这种做法,还真是让他有些无语啊。

    似乎看出了武长风心中的不满,赵佳奇怒吼道:“你以为我想啊,如果不是你,月轩会软磨硬泡的问我救人的法子吗?如果没有这件事,她回事现在这个样子吗?”

    见武长风不做声了,他这才叹了口气道:“难道我不想亲手救她吗,只是现在我连针都看不清了,又怎么给他下针了?”

    武长风这才反应过来,老爹如此安排,也只是无奈之举。

    从老爹担忧的眼神总,武长风能够看出来,月轩的情况,是真的不怎么好,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着急让翅虎下针了。

    小心翼翼的问道:“现在怎么样?”

    赵佳奇摇了摇头道:“月轩的情况不怎么好,不过翅虎下的针倒有点气色,只是……”

    说道这里,赵佳奇又是一声长叹。

    以命换命的做法,又岂是那么容易破解的,既然月轩已经将这件事情做了,那她身上的损伤将会是不可逆转的,即使翅虎能够将她救回来,她以后恐怕也只是一个病秧子了。

    想到自己苦心孤诣的教了她这么长时间,到头来她居然背着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赵佳奇心痛之余,真的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

    虽然所他极不愿意武长风做这样的事情,所担心的就是武长风会出现月轩现在的情况,但对于月轩,他也同样的不忍。

    自从武长风告诉了他月轩的身世之后,他对这个已经是半老徐娘的丫头极为心疼,本来想好好教导她一番,能让她又一个崭新的生活,却没有想到,半路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与武长风比起来,月轩在他心目中一样的重要,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赵佳奇如何能不心疼了?

    现在两人都很担心月轩的情况,唯恐她就这么没了,相对无言的坐在大堂之中,只能眼阵阵的看着极为安静的病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忽然打开了,翅虎一脸疲惫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正好撞上了武长风二人的目光。

    在见到赵佳奇之后,原本极为紧张的翅虎,终于松了口气。

    刚才他在病房的时候,忽然发现师父不见了,当时他紧张的,差点将手中的针扎错了地方。

    不过好在他一直在给月轩扎针,对于月轩身上的穴道极为清楚,也正因为这一点,他才大着胆子将医仙告诉他的那一套针法扎完。

    “师父,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

    没有人理会他这句话,两人同时问道:“情况怎么样?”

    翅虎一脸的无奈,摸了摸头道:“针是扎完了,只是月姐姐还没有醒。”

    看两人一脸颓废的坐回了椅子中,翅虎这才补充道:“不过,月姐姐的气息很均匀,应该没什么事了。”

    赵佳奇忽然冲椅子上跳起来,一个爆栗直接砸在了翅虎头上,疼得翅虎捂着头,差点没掉出眼泪来。

    “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吓人了,以后不许这样了这道吗?”

    在听翅虎说话的时候,两个人的心情,真的像做过山车一样此起彼伏,赵佳奇更是因为担心,差点没有一口气上不来,就此倒在大堂之中。

    这小子看着傻愣傻愣的,吓起人来却是一套一套的。

    见到疼得已经说不出话来的翅虎,武长风忙上前按住他的肩头,在他头上轻柔道:“好啦,只要月轩没事就好了,翅虎出了这么大的力,您应该奖赏他才是!”

    被武长风轻柔一阵,翅虎觉得好多了,只是他看向赵佳奇的眼神,却仍旧是那样的畏惧,唯恐师父在冷不丁的给自己来这么一下。

    见他没事,武长风这才侧过身子,想要进去看看。

    只是他还没有走进房门,就已经被赵佳奇拉住了。

    “你没听见虎子说了,她现在还没有醒吗?你让她好好休息,等她醒了我在派人通知你。”

    看赵佳奇一脸心疼的样子,武长风道觉得有些酸酸的感觉了,不过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就被他忘记了。

    没好气的回答道:“我当然知道了,我只是想看看白姑娘怎么样了?”

    赵佳奇白了武长风一眼道:“整天白姑娘,我看你的魂都到她那里去了,他在旁边,现在好着呢!”

    武长风微微一愣,老脸一红之下争辩道:“老爹,您老瞎说什么呢?”

    他担心白华,只是因为她对王府的存亡起着关键性的作用而已,而现在听见白华没事之后,武长风反而不怎么担心了。

    只是,他现在必须要见到白华,确定她的口风。

    现在已经是万事俱备,只差上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