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 意外

    没过多久,武长风就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而首先见到武长风的,自然是凌王,今天朝堂之上所说的事情,又是围绕凌王府无灭掉绝云派的事情来展开的。

    正如武长风预料的一样,整个绝云派,现在只剩下白华一个人了,其他人,都被‘凌王府’的人杀了。

    武长风对于这样的消息并不意外,以李源的性子,他绝对会这么做。

    斩草除根,才能以绝后患。

    而面对圣上黄启才的质问,凌王真的很想说出白华就在凌王府的事情。

    然而,毕竟经过武长风的提醒,他一直没有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只是,不将白华的事情说出来,他就需要一个很正当的,能够灭掉绝云派的理由。

    凌王府本来就没有灭掉绝云派的想法,自然不会有什么理由了?

    所以整个早朝,黄诚泰都是低着头不说话的。

    此时他见到武长风,首先问的,自然是如何应对这件事情了。

    “圣上有没有说,要将你的封号撤掉的事情!”

    听黄诚泰发完牢骚,武长风直奔主题问道。

    这,才是武长风关心的重点。

    凌王府如果不再是凌王府,只是灭掉绝云派的事情,其他宗门就不会让凌王府好过,更何况,凌王府在外办事,得罪的宗门极多,没有了朝廷的依仗,他们只能还是死路一条。

    “那到没有,圣上只是说三天的时间一过,凌王府以后就不存在了,今天是第三天,他并没有提起这件事!”

    黄诚泰现在如同被架在火上烤一样,浑身觉得不舒服,特别是武长风消失的这段时间,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派人去炼丹房打听过白华的状况,得到的答案让他心头一凉。

    白华现在生死未卜,哪里能给凌王府正名了?即使她真的醒过来,也未必会帮助凌王府。

    他想要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而这个答案,只能是从武长风身上来。

    犹豫了片刻之后,武长风又问道:“那丞相今天在朝堂之上,有没有继续煽风点火?”

    对于李源,武长风还是很忌惮的,撇开其他的不说,只是他的身份,就不是自己能够撼动的。

    而且,现在凌王府只剩下一晚上的时间,即使真的将李源怎么样了,凌王府眼前的危机,也无济于事。

    所以,将李源抓来的想法,武长风已经没有考虑了,他问李源的情况,是为了保证李源不会再继续对凌王府使坏下去。

    见黄诚泰犹豫了片刻,这才摇了摇头,武长风已经知道了大概。

    李源虽然没有添油加醋的说这件事,恐怕也没有给凌王好脸色看。

    点了点头道:“既然他们没有新的动作,咱们就只能等白姑娘醒过来了!”

    黄诚泰有些无奈,他也知道白华的重要性,可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等白华醒过来,恐怕王府早就不存在了。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黄诚泰有些不甘心,他才刚刚接管王府不到半年,父亲的一世英名,全都毁在了自己手中,如果凌王的封号真的被撤的话,他哪里还有脸去见自己死去的父亲?

    武长风也显得极为无奈,他虽然很想帮凌王府度过这次难关,但他只是凌王府的大总管,并不是神仙,对于这种事情,他也感觉很乏力。

    两人相对无言,片刻之后,武长风忽然说道:“二公子放心,今晚我一定让白姑娘醒过来。”

    就在武长风准备起身去炼丹房的时候,刘龙忽然急匆匆的怕了过来。

    “大总管,胡兄弟想要见你!”

    武长风微微一愣,不知道他现在要见自己干什么,但想到他因为送白华二人回来,自己也卷进了王府的是非之中,过了今晚,白华如果没有醒过来的话,那凌王府真的不能给他任何庇护了。

    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虽然他现在没有空闲再去管这些闲事,但胡一刀毕竟帮了王府不小的忙,即使凌王府不能继续存在下去,自己也应该及早的向他说明原委。

    即使他想要逃命,至少也不会等到其他人杀上门来吧!

    辞别了黄诚泰,武长风直接来到了胡一刀所在的小院。

    此时已经是子夜十分,小院仍旧灯火通明,武长风看见,胡一刀一家十六口人,都坐在小院之中纳凉。

    夫人们坐在一起,低声细语的谈着家常,是不是露出发出一阵阵痴痴的笑声,有两个小孩子一直围着大人们在打转,新的环境,让他们显得极为的兴奋。

    而另外一边,几个大老爷们围坐在小院之中唯一的桌子旁,虽然压低了声音说话,但浑厚的声音,还是传出了老远。

    见到这样的一幕,武长风不仅有些动容,天伦之乐,恐怕就是如此吧。

    而众人见到武长风到来之后,几个大老爷们首先站了起来,随后,那些妇人已经止住了笑声,将仍在疯跑的孩子拉在了怀里。

    一时之间,整个小院变得肃然起来,武长风能够从众人的眼中看见一丝担忧,仿佛武长风是什么不速之客一样。

    见他们如此郑重,武长风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微笑着走进小院说道:“各位不必紧张,当这里是自己的家就好,让这么多人挤在一个院子里,到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到了。”

    看见武长风一来你的笑意,众人只是点了点头,而胡一刀已经迎了上来,满脸堆欢的笑道:“大总管客气了,咱们毕竟不是王府的人,能够腾出一间单独的院子给咱们,已经对得起咱们了。”

    武长风摆了摆手道:“胡兄弟帮了咱们这么大的忙,咱们自然不能亏待了胡兄弟,更何况,来者是客,这样的待客之道,可不是王府的作风。”

    说完也不管胡一刀推辞,吩咐刘龙给他们再安排一个院子去了。

    见武长风执意如此,胡一刀也不再多言,与武长风客套之后,他忽然高喝一声道:“月华,快去备茶,我与大总管有事情要谈。”

    武长风实在是没有心思和他多说,他现在还不知道白华的情况,应胡一刀的邀约,只是因为胡一刀对凌王府有功,他不能冷落了这些人。

    而他能猜得出来,胡一刀如果不是因为院子小,就是担心考核入府的事情,所以才会让自己过来一趟。

    摆了摆手道:“胡兄弟不用看客气,现在已经半夜了,恐怕有些不方便,如果不是什么大事的话,咱们明天再说也是一样。”

    他原本想告诉胡一刀凌王府目前的现状,但看见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他又不忍心让这些人担心。

    走一步看一步吧,即使白华真的醒不过来,自己明天早上告诉他这件事,也不会耽搁他们逃走。

    而胡一刀听武长风拒绝,脸上显得有些焦急起来,朝众人使了个脸色,众人有条不絮的往房间走去,只是片刻的功夫,院子之中,就只剩下武长风与胡一刀两个人了。

    抬头朝四周望了一眼,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胡一刀这才小声说道:“王府的情形,我已经知道了!”

    武长风一愣,正欲开口,胡一刀却止住了武长风,继续说道:“我请大总管来,并不是因为考核的事情,而是,我有一件事要告诉大总管!”

    说到这里,他又朝四周望了一眼,想要确定,四下里真的没有其他人。

    武长风见他如此小心谨慎的模样,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让他如此谨慎。

    带着歉意说道:“既然胡前辈都知道了,我索性将话说白了,凌王府如今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我也不知道凌王府能不能度过这次难关,胡前辈只是刚刚来府上,没有必要将身家性命都压在凌王府,趁着天黑,我看胡前辈还是带着家眷离开吧!”

    原本四下张望的胡一刀,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脸上的谨慎,已经被疑惑所取代。

    “大总管,你就这么小瞧我?”

    武长风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小瞧胡前辈,只是……”

    胡一刀粗鲁的打断了武长风,正色道:“大总管,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如果不是你,我一家十六口人,恐怕早就遭了李源那厮的毒手,既然我已经得罪了李源,他肯定不会放过我,我即使离开了王府,也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能够照顾他们,我已经铁了心要与凌王府共存亡,不然,我也不会让大总管过来了。”

    不等武长风说出感激的话,胡一刀又说道:“我说的事情,是关于李源的。”

    武长风一愣,怔怔的看着胡一刀。

    他原本以为,胡一刀只是李源安排过来,来去白华人头的,对于其他的事情,他应该知之甚少才是。

    但想到胡一刀刚才一脸的谨慎模样,已经现在所说的话,他忽然发觉,自己是不是忽略一个可以拯救整个王府的人。

    脸上原本的急切,此时已经被冷静所取代,放开天尊诀之下,确认四下里并没有人偷听,他这才郑重的说道:“胡前辈放心,左右并没有其他人,有什么话,胡前辈尽管说就是了。”

    见武长风一脸的郑重,胡一刀也不再迟疑,砸吧了两下嘴巴,这才小声说道:“李源私下里,与商国有书信往来!”

    轰!

    武长风只觉得自己脑袋一阵迷糊,仿佛被人当头砸了一棒槌一样。

    此时正是商国与周国大战之际,李源与商国私下里往来,这意味着什么?

    很可能,李源想要名流千古的话,只不过是他通敌卖国的幌子而已。

    而他真正的意图,恐怕不是让大周统一天下,而是想要改大周的姓了。

    这件事的重要性不用多说,武长风自然知道,他不能仅仅凭胡一刀的一句话,就相信了这件事情。

    一脸严肃问道:“这件事是否属实?”

    胡一刀见一拍胸脯说道:“我可以保证,这件事铁证如山,我兄弟就是暗中给李源送信的,他手上就有李源的书信。”

    没有想到,自己苦苦想要找出的破绽,居然如同意外一样降临在自己身上。

    自从他见到李源之后,就觉得他有些不对,但当时自己只是以为这是两人的身份所造成的,与其他的事情无关。

    但此时听胡一刀如此说,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极为重要的事情。

    忙拉住胡一刀的收说道:“胡前辈,书信在什么地方?”

    胡一刀高喝一声道:“三刀,大总管要见你!”

    那名为三刀的汉子,似乎早就在一旁等着了,听见呼喝,一个箭步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见到他这一手,武长风暗竖大拇指,他的轻功,恐怕与王才银不相上下了。

    而那汉子并没有多说什么,伸手入怀,已经取出了一份白皮书信,信封上面什么都没有,但漆封确实完好无损。

    武长风有些犹豫,缓缓接过书信之后,一脸疑惑的望着二人。

    对于武长风来说,这封书信意味着能够将李源置于死地,但对于胡一刀二人来说,这封书信足以送了他们全家老小的性命。

    他们就如此相信自己,不怕自己是李源的手下吗?

    胡三刀比胡一刀要灵光得多,见武长风一脸疑惑的眼神,解释道:“咱们早就看不惯李源通敌卖国的行为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如果不是因为大总管仁义,咱们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将书信交给你,这封书信关系到咱们胡家一十六口人的性命,你只要不辜负咱们就行。”

    听他如此解释,武长风这才释然。

    是啊,这封书信的内容,虽然足以置李源于死地,但如何将这封书信呈交给圣上,却不是一剑容易的事情。

    如果这封书信落在了李源的同党手中,那胡一刀的下场,将回事惨不忍睹。

    武长风忽然觉得,自己手中的书信虽然轻薄,但拿在手中,却极为的沉重。

    这封书信背后,可是十几条性命啊。

    郑重点了点头道:“二位放心,这件事情即使泄露出去,也不会和二位有任何的关系,我这就将书信拿给凌王看,让他明日上朝的时候,当面呈给圣上。”

    与两人辞别之后,武长风径直找到了凌王。

    小心翼翼的将书信拆开之后,赫然发现书信之中是一幅大周的粮草运行路线图,除此之外,还有一封极为简短的书信,看字迹,赫然正是李源的亲笔。

    没有想到,李源真的密谋要与商国联合,暗中灭掉大周!

    黄诚泰猛然一拍桌子,喝骂道:“狗贼!看你这次是怎么死的!”

    然而,看见书信的全部内容之后,武长风又浮现出一丝担忧来。

    这封书信虽然能够指证李源通敌卖国的事实,但却救不了凌王府啊。

    毕竟,这里面没有提及任何有关凌王府的事情。

    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