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反击

    片刻之后,赵佳奇终于点了点头,脸上担忧的神色,也消失不见了。

    “真不知道你小子是什么做的,这么折腾都没有事,好了,以后注意点,别再出什么岔子了!”

    看着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武长风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有些东西,做比说要重要,老爹如此对自己,即使自己再多的花言巧语,在他面前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与其如此,倒不如自己尽自己的一份孝心,好好照顾他就是了。

    原本急切的武长风,此时也没有追问李鑫二人的意思了。

    白华死了能怎么样,凌王府散了又怎么样,难道这些人和事,比得过自己的老爹不成?

    而且,两个人才刚刚被医仙救治,即使真的救活过来,两个人现在也不可能醒过来。

    语气担心两个毫无知觉的人,还不如将眼前这个为自己操碎了心的老爹照顾好。

    事情总要分轻重缓急的,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比老爹更重要。

    而两人出来之后,翅虎也已经用生涩的手法端上了茶盏,等赵佳奇喝了口热茶之后,他整个人都觉得精神了不少。

    知道武长风担心两个人的情况,微微一笑道:“放心吧,他们死不了,不过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就很难说了!”

    武长风原本不想提及此时,但听见老爹这样说,他还是极为诧异。

    以老爹盖世无双的医术,如果他都就不过两个人,那天底下就没有人能够救活他们了。

    愣了片刻,武长风还是将心中的疑惑压了下去。

    “这些事就先别提了,老爹喝了这杯热茶,就好好休息,等你一觉醒来之后,咱们再细谈这些事情。”

    他很想知道,两个人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但他更清楚,老爹坐在这里和自己聊天,完全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换了其他人,他早就将对方赶出去了。

    老爹越是这样,武长风越是不忍心看他如此,所以他已经开始催促起来,希望老爹能够先休息。

    然而,赵佳奇只是摆了摆手道:“你的性子,我还不会知道吗?我睡了,你今晚能够睡得着吗?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咱们还是说清楚了再去休息。”

    武长风坚决摇了摇头道:“老爹,这件事情不急,你告诉我了,我反而惦记着如何将他们治好,如此一来,我更加睡不着了,这件事听我的,您老先休息。”

    赵佳奇一脸疑惑的看着武长风说道:“怎么,觉得师父老了不中用了?”

    听见老爹这样说,武长风知道自己绕不过他了,只得点了点头道:“那咱们长话短说,你觉得怎么样才能救活他们?”

    听武长风如此说,赵佳奇只是摇了摇头。

    “都这么大的人,做事不要毛毛躁躁的,你现在是凌王府的大总管,可不能像小孩子一样了。”

    武长风哪里料到,老爹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了,而且,自己行事一向都很稳住,不然凌王也不可能将整个凌王府交给自己。

    但他很快明白了,自己在老爹眼中,永远都只是一个孩子。

    无奈之下,只得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咱们不说这些了,还是先谈谈他们的伤势怎么样吧!”

    赵佳奇摇了摇头,这才说道:“他们中毒太甚,我已经用洗髓散给他们清洗了一遍,至于有没有效,就看他们吸收的药力怎么样了。”

    武长风从王才银哪里,已经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他们中毒之后并没有立时察觉,而且,两人还一路奔波,朝着王府赶了很长一段路,等到毒发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很难救治了。

    老爹能够做到这般,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沉重的点了点头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他们吸收药力了?”

    他还记得,老爹似乎告诉过自己有一种方法,能够帮助病人吸收药力,只是因为方法太过残忍,所以才没有流传下来。

    而此时两个人已经躺在了床上,能不能醒过来全看天意了,而白华的重要,对于整个凌王府来说,都极为的重要,如果不能将二人酒醒,他们一切的努力都算是白费了。

    所以,即使救人的方法有些残忍,到了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而赵佳奇看见武长风的眼神,就知道他已经铁了心的要救两个人了。

    原本还带着微笑的脸上,此时已经变得肃然起来,重重哼了一声,一拂衣袖,起身便朝房间走去。

    武长风一愣,忙追了上去。

    “老爹,眼下的形势你或许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甚是,关系到整个凌王府的存亡,如果不能将两个人救活,那整个凌王府就完了,老爹你行行好,将方法告诉我吧!”

    他现在是真有着急了,他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做的一切,只是因为白华的身亡,而变成了泡影。

    然而,赵佳奇只是重重哼了一声道:“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宁愿自己吃亏,也要成全别人,我将方法告诉你了,只会害了你,凌王府完不完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对凌王府做的一切,难道还不够多吗?非要搭上自己这条命,你才甘心是不是!?”

    原本月轩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个相谈甚欢的人,就这么吵了起来,但听两个人的口气,这种方法似乎是要对医者不利。

    虽然说她算不上是凌王府的人,但她的命毕竟是武长风救回来的,此时见武长风有如此决断,她已经暗暗留上了心。

    既然师父不肯让大总管做这件事情,这件事一定会危害道大总管,既然这样,这件事不如我来做。

    所以月轩并没有因为的吵闹而离开,反而劝道:“大总管只是心急了些,师父不用生这么大的气,事情总会有转圜的余地,咱们好好商量这么应对就好。”

    听月轩说话,两人才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但见到武长风一脸哀求的看着自己,赵佳奇就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随后转过身来,又重新坐在了椅子之中。

    武长风朝月轩点了点头,以示感激之意,随后凑近赵佳奇说道:“师父,如果不用这种方法,他们醒过来的机会有几分?”

    想要说服老爹,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让他清楚的知道,凌王府现在所面临的,究竟是怎样的困境。

    如果直接说出这些事情来,老爹未必会听,不如循序渐进,从白华身上谈起。

    然而,赵佳奇似乎早就知道了武长风这一套,摇了摇头道:“你少那话来套我,我是不会告诉你的,都跟你说了,凌王府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不用搭上自己这条命。”

    见赵佳奇如此坚决的回绝了自己的话,武长风忽然站了起来。

    “如果当初我父亲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恐怕就不会死了,难道你觉得,我比不上他们?还是说,我丢下这里不管,才算是对得起他们在天之灵?”

    武长风这番话,令赵佳奇久久回不过神来。

    是啊,他终究是雌雄双煞的儿子,他身上留着雌雄双煞的血。

    当年他父母为了自己,能够将命送在悬壶庄,如今,他一样可以为了凌王府,而降性命搭在这里。

    这种性子,并不是别人能够劝说过来的,这是一种出骨子里生出来的侠义之心,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情而改变。

    当年自己改变不了雌雄双煞的决定,如今,自己同样不能改变武长风的决定。

    然而,他毕竟是雌雄双煞的独自啊,自己已经对不起他们两个人了,现在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武长风往坑里跳啊。

    而且,很早以前,自己就已经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哪里又做父亲的,亲口告诉儿子送命的方法了?

    他阻止不了武长风救人的心,但他可以选择保密救人的方法。

    就在武长风暴跳如雷的时候,医仙已经做了决定,无论如何,自己不会将方法告诉他的。

    见赵佳奇一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样子,武长风气不打一处出,正当他要发作的时候,一只素手却已经拉住了他。

    武长风回过头来,见月轩不住的朝自己使眼色,武长风当然明白,现在自己不适合和老爹说话,但如果救不活白华,他们以后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但最终,武长风还是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两步,让月轩去劝老爹。

    “师父消消气,您不是常说,不要因为别人的事情,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情吗?为了这点事,你们父子又何必吵成这样了?”

    听见父子二字,两人均是一愣,朝同时将目光挪到了对方身上。

    两人虽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到了现在,两人的关系比亲生父子还要亲密。

    而想到自己刚才的神色,两人都觉得有些内疚。

    是他,为了这件事,自己居然和他吵起来了。

    然而,这种念头只是在两人心头饶了一圈,随后便消失得无隐无踪了。

    他如果坚持这样做的话,他就不配当我的父亲。

    他如果坚持这么做的话,他就不是我的儿子。

    这是一种出于保护,才会表现出来的爱,相比而言,赵佳奇的关心要浅显一些,他只是不想武长风涉险,所以不想告诉他救人的方法。

    而对于武长风来说,他的关心,这要深沉许多。

    或许从大义上来说,他这么做是为了整个凌王府,但往小了说,他是想给赵佳奇一个安稳的地方。

    虽然说凌王府倒下了,两人可以再找一个新的地方,但在武长风心里,老人都是念旧的,在一个地方待的越久,就越是不想离开。

    看着整日里忙前忙后的医仙,他忽然觉得老爹很适合住在这里,如果凌王府遇到了什么威胁,以至于被迫解散的话,那老爹这种安逸的环境将不复存在了。

    所以,即使不为了王府的其他人,他也要为老爹想想。

    这,也是武长风坚持要知道救人的方法的原因。

    将两人重新又僵住了,月轩只能朝武长风使眼色,随后呵斥道:“你看你,好不容易来一趟,还将师父气成这样,我看你还是不要出现在这里,惹得师父烦心了。”

    说话之际,月轩已经推着武长风往外走了,而于此同时,她在武长风耳边笑声说道:“问方子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你站在这里,师父他老人家是不会说的。”

    即使两个人吵架,月轩也看的出来,两人极为深厚,对一个不在乎自己的人,谁又会真正发脾气了?

    所以,即使她劝解一番,也不会说出任何诋毁对方的话,而且,两个人她都很佩服。

    武长风涉险将自己救回来,只是这份担当,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在她眼中,是武长风给了自己新的生命,即使这样的日子自己只过来半年,但能够好好活一回,她就已经知足了。

    至于赵佳奇,他平日里虽然不苟言笑,有时候自己做错事的时候,他甚至还会呵斥自己,但月轩知道,他这是在意自己,所以才会如此,而自己在他身上,学到的东西可不只是医术。

    一个给了自己新生,一个教会自己如何活下去,这样的两个人,她又怎么会诋毁任何一方了?

    所以,听了她的劝解之后,武长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而且,在他听见月轩说要帮自己问出方子的时候,他已经有些感激月轩了。

    被月轩推出炼丹房之后,武长风只觉得,自己的境遇,又变成了李鑫以前的情形。

    当初的他,或许也是自己这样的心态吧,而茫然面对整个凌王府的时候,想必也是这样的孤立无援吧!

    摇了摇头,武长风便直接回到了小岛之上。

    这两天,他需要抄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而与老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也在默默的问自己,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对的。

    以至于凌王几次派人来找武长风,他都避而不见。

    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想一想自己是不是值得为王府付出这么多。

    正如医仙所说,偌大的凌王府又不是自己的,别人都不在意,自己在意个什么劲了?如果这一次他们真的醒不过来,凌王真的被圣上收回了封号,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了?

    自己已经很努力的在保护王府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

    自己,真的已经尽力了啊。

    然而,在武长风内心深处,却又一个不一样的声音,这个声音,如同鞭子一样,在不断的抽打武长风。

    他很清楚,正是因为这一个声音,他才会被称之为武长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