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刀挣扎了两下,因为身上的酸痛实在太过厉害,他努力了几次无功而返之后,只能被王才银重新按在床上了。

    但他脸上的焦急之色,却并没有因为不能动弹而消减半分。

    摇了摇头道:“能见到武大总管,我自然不会怀疑这里不是王府了,我是奉命来去白华的首级的,现在事情没有办成,我的家人岂不是要遭难了?”

    想到自己满门一十六口人横尸满院的情形,他就忍不住悲痛起来,自己是逞了一时之快,但后果却要家人来背负,如果没有来得及将他们救出来,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带着稚气的声音喊道:“爹!”

    胡一刀听见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之后,整个身子如同触电了一般,回过头来,却见一人急匆匆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此人眉目清秀,腰带间挂着一块玉佩,除此之外,身上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而从他的身上,很难看出胡一刀的影子来,如果不是他这一声爹,众人很难相信,他就是胡一刀的独子。

    而见到儿子之后的胡一刀,欣喜若狂之下差点从床上滚下来,搭着王才银的肩膀,这才勉强让自己做起来。

    等到儿子走到近前,他关切的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娘呢?”

    其实他问这句话,就是在问自己家里的情况,既然儿子能够到这里来,想必家里并没有出什么事情,只是他没有看见自己的妻子,还是有些担心其他人罢了。

    “娘也过来了,三叔他们都来了,这里好大,比咱们家大得多了,咱们以后是不是住在这里不走了?”

    听儿子如此说,胡一刀一颗悬着心这才落了下来,一脸感激的看了武长风一眼,随后又瞧了瞧自己的儿子。

    这个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两人看上去年纪差不多大,但无论是行事还是说话,自己这个儿子,都及不上武长风万分之一,自己虽然已经这样了,但儿子未来的路还长,让他跟着武长风,日后的成就,说不定能超过自己。

    最起码,不会像自己这样,一事无成之下,还差点送了全家老小的性命。

    只是朝自己这个儿子点了点头,便对武长风说道:“多谢大总管相救之恩,胡某在这里谢过了!”

    看他又要下床,武长风忙将他拦住,歉然道:“胡前辈是因为我府上的人才得罪了人,照料胡前辈一家老小,也是咱们分内之事,只是……”

    后面的话,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毕竟胡一刀为了李鑫二人,得罪了李源不说,还将自己累成了这样,现在如果要赶他出去的话,他实在做不出来。

    但胡一刀一家一十六口人,就这样留在王府也不是一个事,自己总要听他给自己一个交待,才好安排这些人。

    所以话只说了一半,武长风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胡一刀虽然不算聪明,但他并不是傻子,听武长风的口气,就知道是因为自己的事情。

    看了看自己这个儿子,胡一刀一咬牙,说道:“如果大总管不嫌弃,以后胡某就听大总管调遣了,至于前辈,在大总管面前我是不敢当的。”

    虽然说他确实年长了武长风一些,但无论是身份地位,他都在武长风之下,而且,看王府这些人对武长风恭敬的样子,就知道他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年轻。

    在他面前称前辈,这不是在倚老卖老么?

    他本来就担心自己的实力不足,会被武长风排斥,如果不说出来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带着一家十六口人去哪里。

    武长风只是微微一笑道:“胡前辈能够加入王府,晚辈自然欢迎,但想要进王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不能通过王府的考核,即使我有心想要将你留下,也是不可能的。”

    在老王爷去世之后,武长风发现王府的人走了大半,不能说这些人的做法不对,只是看着有些让人寒心而已。

    谁都想要有一个稳定的靠山,谁都想有一个稳定的住处,凌王府乐得为这些人剔骨庇护,也一直在这样做。

    但当凌王府遇到危难的时候,这些人却一股脑的都离开了,武长风并不是责怪这些人,只是在考虑王府的将来。

    如果按照王府以往的规矩收人,等王府再次遇到危险的时候,恐怕又是当初的那番局面。

    所以,在这件事情之后,武长风便加了一条规矩,想要进入王府,必须要经过这些考核。

    而考核的内容,大部分与自身的能力没有任何的关系,最主要的,还是看一个人的忠诚与否。

    虽然不指望这些人会在王府呆一辈子,但最起码的一点,他们不会在凌王府需要他们的时候,都拍拍屁股走人了吧。

    所以这一项新规,得到了黄诚泰的认可,以至于现在想要进王府,已经不是以前那样,只是看个人的能力了。

    而听见又考核之后,胡一刀脸一黑,他最不自信的,就是遇上这样的事情。

    虽然说这里的的确确是王府,但他还是不相信自己将李鑫二人送回了王府。

    那余下的十五里地,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但他们既然不说破,自己也不能戳穿他们的好意不是,等到混熟了之后,自己自然能够弄明白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现在,他最为担心的,还是自己能不能通过考核。

    见到胡一刀一脸的愁眉苦脸,王才银没好气说道:“你胆子这么小,怎么不去当老鼠了?王府的规矩又不是猫,你怕什么了?”

    对于王才银这个人,胡一刀还是有些感激他的,毕竟他让自己证明了,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而且,在自己昏迷之后,他居然将如此大的功劳都放在了自己身上,只是这一点,他这个朋友就只得自己深交。

    但听见王才银这句话之后,胡一刀脸上不仅有些挂不住了。

    他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小瞧自己。

    王才银不仅如此做了,而且还做的很绝。

    抬起头来,一脸不服气的说道:“谁说我怕了?我只是在想考核的内容是什么,你在这里瞎嚷嚷什么?”

    听见胡一刀还嘴,武长风便知道他已经没事了。

    微微一笑道:“考核的内容很简单,胡前辈又这样的毅力能够将李鑫他们两人送回王府,就一定能通过考核,胡前辈伤势还未痊愈,想要多休息,咱们就不打扰前辈了。”

    寒暄了一阵,武长风便带着众人离开了房间,只留下胡一刀与他的儿子,让两人好好说说话。

    出了房间之后,王才银这才走近武长风身边说道:“刚才,多谢大总管替我圆场了!”

    武长风一愣,随即恍然,摇了摇头道:“是我应该多谢你才是,你能给我找道这么好的人来,我应该记你一件大功才是!”

    王才银缓缓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想到,他们中的毒居然是夜雨幽梦,早知道的话,我也不会脱这么久了,他们能不能醒都是问题,我哪里还敢居功了。”

    武长风摇了摇头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只是他们两个人要死撑才会弄成这个样子,放心吧,有老爹在,他们不会有事的!”

    见王才银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武长风忽然发觉自己一时口快之下,没有说出医仙的名号,这才改口道:“哦,我说的老爹就是赵前辈,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炼丹房看看他老人家。”

    虽然说王才银嘴上不饶人,但他心底确实好的,能够与老爹绊上两句嘴,老爹也不会觉得那么无聊吧!

    王才银听他说炼丹房的赵前辈,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难怪大总管手上的时候,赵前辈如此照顾他,原来,两个人的交情不一般啊。

    而听武长风的意思,似乎是让自己有时间就找赵前辈说说话,对于医者,王才银是最为敬佩的。

    平常时候,这样的人或许看上去没什么用,但一旦自己生了病受了伤,这些人就成了自己的再生父母,如果能够和赵前辈打好关系,自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啊。

    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武长风。

    然而,一直站在旁边的章横,早就有些心痒难耐了,对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都极为清楚。

    不仅王才银没有说实话,而且武长风还变相的为王才银圆场,不过是一个上了年纪还籍籍无名的老头子,他们有必要对他这么好吗?

    忍不住问道:“王领队,你刚才怎么不跟他说实话了?”

    王才银回头看了章横一眼,见他正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故作神秘道:“想知道?”

    看他的眼神,以及他说话的语气,章横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此情此景,是何其的相似,上一次他这么问自己的时候,自己可是又掏银子请他喝酒,又忙前忙后的伺候他,到最后,却只是被他数落了一顿。

    这样的事情,他不想再发生第二次了。

    将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愣是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压了下去。

    见他如此,王才银长长叹了口气,骂道:“怂包!”

    在王才银面前,章横就是砧板上的一块肉,无论王才银说什么,章横都不会去接他的话题,亏吃多了,总要涨点教训的,章横已经将王才银摸透了,他可没哟那么容易上当了。

    将两人如此,武长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章横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任云霄。

    虽然说武长风曾经怀疑过任云霄,但之后任云霄并没有做出什么对王府不利的事情来。

    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也不想知道了。

    毕竟,任云霄全心全意为王府办事,就不值得自己去怀疑,既然选择了用他,就不要再怀疑他了。

    所以,任云霄的面子,武长风还是要给的。

    “你如果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就不会这么问了,既然你想知道,我告诉你也无妨。”

    见章横一脸如此如醉的模样望着自己,武长风缓缓说道:“胡一刀是李源派来杀白华的,最后他却听信了王领队的话,执意要将李鑫与白华两个人送回王府,如果他发现连他自己都是被马车拖回来的,你觉得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章横很快整理了武长风给自己的信息,虽然说这里面的信息量有些大,但他还是很快明白过来了。

    王才银成功的将胡一刀策反了,而且用的是打赌的方式。

    如果胡一刀输了,他只会有两个反应,要么自杀谢罪,要么暴起发难。

    原来,武长风大费周章的将胡家满门请来,并不是单纯的为了照顾胡一刀。

    将他的家人请来王府,不但能够让彻底归心的胡一刀心生感激之意,而且还能让萌生了退意的胡一刀有所约束。

    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与武长风的真正差距在什么地方了。

    自己考虑问题,永远只是盯着眼前再看,而武长风考虑问题,纵使会想到后一步会发生什么。

    无论事情是往好的方向发展,还是朝着不利的防线转变,到最后,他都能及时的想出应对与解决的办法来。

    点了点头道:“这么说,刚才的苦肉计,只是给他们一家看的?”

    武长风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章横这个问题,而一旁的王才银却白了章横一眼,不屑的说道:“毫无长进!”

    丢下这句话,王才银也离开了,只留下章横一个人,站在院中发呆。

    我哪里说错了?让你们这样不满?难道不是吗?这样的计策我都没看出来,难道他们能看出来不成?

    但章横很快就回过神来,这件事胡一刀还真能看出来了。

    他如果没有看出武长风的用意的话,恐怕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武长风,他一个宗门的掌门,怎么可能屈居在王府当一个武师了?

    宁为鸡头不做凤尾的事情,自己也不会干,他胡家刀法虽然不厉害,但最少已经自承一脉了,如果不是看出武长风的威胁,他怎么会如此快的答应下来了?

    只是,他既然知道了武长风与王才银的苦肉计,他怎么不当面拆穿二人,说出里面的实情了?

    章横缓缓朝着院外走去,一直在思量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