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说你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吗?那现在我就来证明一下,你不仅能做,还能做的比别人好!”

    王才银并没有直接回答胡一刀的话,而是兜着圈子吊他的胃口。

    原本心如死灰,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的胡一刀,在听见王才银这句话之后,瞪大了眼睛看着王才银。

    “什么事情?”

    王才银又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之色,叹了口气,欲言又止的没有回答胡一刀。

    欲擒故纵,这一招他还是跟着武长风学的。

    对于聪明人来说,这一招未必管用,但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一招还是很有效果的。

    王才银可以肯定,胡一刀并不算是聪明人,聪明人可不会听了自己几句胡诌,就跑去寻死觅活的。

    他不但不是崇明人,而且,还是一个比一般人还要差一些的普通人。

    这样的人,很容易上当,而且,自己越是不说,他越是要知道原因,而知道了原因,他即使发现有什么不妥,也只能按着自己的套路来了。

    见王才银不说话,胡一刀顿时急了,一把将王才银拉住,急切道:“是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

    在胡一刀的恳求之下,王才银这才有些为难的说道:“我怕我说了你未必会做,所以,我还是不说的好,不然你又寻死觅活的,我可不知道怎么劝你了。”

    胡一刀脸上微微一红,随即正色道:“只要你让我觉得不是废物,我又怎么会寻死,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说不说?”

    看着胡一刀发横,王才银这才有些无奈的说道:“好好好,我说还不成吗?你将他们两个人送到王府去,这样的事情你总能做到吧!”

    胡一刀微微一愣,侧目看来李鑫二人一眼。

    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又上了王才银的当,自己是过来杀他们两个人的,现在怎么反而成了救他们的人了?

    这件事如果被李源知道了,别说是自己难以活命,就连自己一脚老小,恐怕也难以幸免。

    犹豫之际,却忽然听王才银长叹一声道:“唉,我就说了你不肯了,你还非要我说出来,现在可好,你能够做的事情你不想做,你做不到的事情却非要抢着做,你这样的人,也只能是废物了。”

    听见废物两个只,胡一刀嘴角明显抽出了一下。

    这一刻,他想了很多。

    正如王才银所说的,并不是自己是废物,只是有些事情,自己不愿意去做罢了。

    比如府上砍柴跳水的事情,既然已经又下人去做了,那自己又何必动手了?在府里,自己只需要专心练功,提升自己的实力就行了。

    然而,自己虽然日月苦练,但武功提升的进度却很慢,比起自己的父亲来,自己这点武功还真不够看的。

    以至于李源派自己来杀两个已经中毒极深的人,自己都没有得手,就自己这样的武功,他真的又一种想死的冲动。

    既然自己已经想死了,那又何必在意李源会对自己怎么样了?既然自己当不了大宗门的掌门,那李源许下的奖赏自己不要也罢,大不了这件事之后,自己带着全家老小远走他乡就是。

    只要能够证明自己有能力做事,在哪里不能讨碗饭吃了?

    想到这里,胡一刀忽然一咬牙,恨恨道:“谁说我不愿意做了,不就是送两个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看着就好了!”

    言罢,他便提起李鑫,将其背在肩上,随后弯下腰,又将白华露在怀里,一脸不屑的看了王才银一眼,提脚便朝凌王府方向而去。

    见他又背又抱的,万一一个不慎,将一人掉下来了,自己可没有办法向大总管交差,而且这里离凌王府虽然只有三十里地,但他这样拖着两人回凌王府,未必能够及时将两人送回去。

    毕竟,看李鑫二人的面色,他们两个已经不能再拖了。

    “胡兄弟,你送一个人回府就好,我这不是空着手嘛,可以带一个人。”

    王才银虽然想将胡一刀当下人使唤,但他毕竟担心两个人的伤势,如果两人不是中毒的话,他一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让他一个人带着两人,自己倒可以乐得轻松了。

    只是,现在他不想带人,也必须要带,府中的那位大总管,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出了什么岔子,他可不想挨一顿臭骂。

    然而,胡一刀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冷哼一声道:“不就是两个人吗?我即使没吃饭也能将他们两个送回去,你在这么说,就是瞧不起我了。”

    王才银一愣,没有想到胡一刀居然是这样一个人,他刚才还哭哭啼啼的像个妇道人家,但此时的这句话,却带着一股子不服输的见劲头。

    他究竟是男是女,王才银倒有些弄不清楚了。

    但既然胡一刀自己要送两人回去,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了,而且,听胡一刀说话的架势,他似乎实在威胁自己啊。

    只要你不让我带两人回去,我立刻死给你看。

    王才银可不想想他这样,肩扛一个,怀里还抱一个,这样的情形如果被王府的其他人看见了,他以后可没办法在王府待下去了。

    所以,现在还是先将胡一刀稳住,不让他生出其他的想法来,等他支持不住的时候,自己再劝说一番。

    虽然白华身子极轻,至多也不过百斤,抱着这样一个女子,即使走上五十里路,也未必会觉得多么难受。

    然而,李鑫可是十足的汉子,中等身材也足有一百三十斤,这样一个人背在身上,可就有点吃力了。

    而且,胡一刀是同时带着两人,毫无疑问,他身上相当于多加了两百来斤。

    两百来斤的东西放在一个人身上,相当于十斤的沙袋两百个,如果绑在身上,都没有地方放了。

    而且,带着两人的胡一刀还要对方走三十里地,这不是为难别人吗?

    起初胡一刀心中憋着一口气,觉得没有什么,但走出了五里左右,他渐渐觉得,自己的一双腿仿佛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每抬一步,都需要极大的力气,而且,现在又是初夏,他背上背着一人,怀里抱着一个人,直接将他裹在了里面,他只觉得自己胸口一阵阵的发闷,头脑晕乎乎的,只想倒在地上睡觉。

    见他这个样子,王才银便有些担心起来。

    虽然说他现在很轻松,只是跟在胡一刀身后,看着胡一刀如此滑稽的样子,他还有些忍俊不禁,但如果胡一刀倒下了,那自己岂不是变成他现在这个样子了?

    见到胡一刀有些不支,王才银忙问道:“胡兄弟,我看还是让我带一个吧,你能将他们中的一个带回去,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原本气喘吁吁的胡一刀,听见王才银这句话之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什么叫带一个回去,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他这是瞧不起我啊!而且,听他口气,他似乎觉得自己不能将两个人带回去!

    原本有些模糊的神智,顿时清醒过来,朝旁边让了一下,躲开了王才银搭上来的手。

    “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了,我保证将他们两个送到府上去。”

    说完,也不管愣在一旁的王才银,提起脚步,飞奔朝着凌王府跑去。

    看着蔓延的尘土在他身后卷起,王才银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他这是,和自己杠上了?

    哎哟,我没有小瞧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咱们一人带一个速度会快一点,难道你想带回去的,是两个死人不成?

    额,自己刚才说的时候,好像也没有提这么一茬,他无论待活人回去,还是带着两具尸体回去,都没有什么区别。

    毕竟,他完成了自己所说的事情,已经证明了自己。

    但自己要带回去的,是两个活人啊,即使是半死不活的两个人,也需要是活的才行啊。

    忙追上去说道:“胡兄弟,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现在已经股过去一个小时了,咱们才走了五里地,我怕这样走下去的话,咱们明天也到不了王府。”

    他只是说出了自己所担心的事情,三十里地,算下来需要六个小时,两人按照这个速度走下去的话,午夜十分确实可以赶回王府去。

    只是,这一路之上,他们即使不吃饭,总要喝两口水吧,即使不睡觉,也总要上两趟茅房吧,而且,越是走到后面,他相信胡一刀的速度会更加慢,这样算下来的话,道明天早上能够回到王府,就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而且,这还是在胡一刀没有倒下去的情况下。

    但王才银的这句话,仿佛一条鞭子抽在了胡一刀身上。

    他是在说,我走的慢?

    胡一刀冷冷哼了一声,恨恨吐出三个字。

    “你看着!”

    说完,已经一溜烟的小跑上前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王才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他丫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啊,难道一人带一个人,不比一个人带两个人跑的快吗?

    他这是什么脑筋,怎么就转不过弯来了?

    然而,王才银心中虽然恼怒,但又不能说出来,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只是骗他将人送到王府去,他一定会和自己翻脸。

    到时候,别说是让他送一个人了,他不将两个人杀了,自己就谢天谢地了。

    无奈之下,王才银只能默默跟在他身后,胡一刀嘴硬,但他的身体却很诚实,只要在熬上几里路,他体力一定会有所不支,到时候自己再劝说一番,效果或许会好很多。

    当胡一刀在此慢下来的时候,两人又跑出了五里地。

    而对于胡一刀来说,这五里地,与之前的五里地相比,要艰难太多了。

    他没有想到,带着两个人赶路,居然是这样的劳累,虽然说他长久习武,身体比一般人都要壮士许多,但他毕竟不是钢筋铁骨,身体总会有吃不消的时候。

    虽然说李鑫身体较重,但他毕竟是伏在自己后背上的,除了自己的脖子被勒疼了以外,倒没什么可以说的。

    反而是白华这个抱在自己手上的女子,她虽然算不上重,起初入手的时候,自己还觉得有些轻了,但一双手长久的保持一个姿势,不管有没有抱东西,都会有些酸痛的。

    起初,他只是接的手臂有些发酸,还能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但越是到了后来,这种发酸便成了一股无力的痛,这种痛并不明显,并不会让人立刻产生反应,然而,这种酸痛的感觉一旦释放出来,自己到时候就有的哭了。

    此时他已经有放弃的念头了,这特么的就不是人干的事情。

    然而,当他扭头看了一眼王才银之后,他立刻将这种念头放下了。

    自己武功可以差,在江湖上的地位也可以低,但就是不能让人瞧不起。

    如果当初自己不答应王才银,最多只是被他骂废物而已,但如果自己现在说放弃,那就是言而无信,被王才银指着鼻子骂自己出尔反尔的事情,他不想发生。

    王才银那张嘴,真的能把活人说死,在他面前自己就是一无是处的蝼蚁,死了也没有任何的可惜之处。

    所以,为了不让王才银看扁自己,也不想遭受王才银那恶毒的言语,胡一刀一咬牙,强行忍住手臂上带来的酸痛。

    以至于到了现在,他的手臂呈现出一个极为僵硬的姿势,对于外界的感觉,已经微乎其微了。

    这些都不是最难受的,这些事情,胡一刀都能自己克服,但现在是初夏时节,此时又是下午时分,这样带着两个人赶路,他不免有些汗流浃背,而最终的结果是,口渴。

    他现在,只觉得自己身体的水分都被晒干了,口干舌燥之下,见到河流就想冲过去。

    然而,他却不让自己这样做,一旦自己将两个人放下来,他就很难在鼓起勇气将两人扛起来了,如果不能将两人送到凌王府去,那自己岂不是连这种小事也做不了,即使王才银不说什么,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为了这一口气,胡一刀只能忍着,即使嘴唇已经干枯,吐出的气如同火刀在刮自己的喉咙,他仍旧没有放下两个人的意思,只是艰难的,一步一步朝着前面走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