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刀心中那个郁闷,真想将王才银活活掐死,他话里不带一点粗言秽语,听起来却能将人活活气死。(书屋 shu05.com)

    也不知道是因为实在是被王才银气到了,还是不愿在口头上处于下风,胡一刀并没有选择动手,而是选择与他洞口。

    如果章横在的话,而且与胡一刀关系交好的话,他一定会劝阻胡一刀的,与王才银斗嘴,你这是在作死。

    然而,现在什么都阻止不了胡一刀那可复仇的心,被人这样玩弄一番,这口气自己怎么能够咽得下去。

    “我看你病得不轻,这老鼠药还是留给你自己用吧!”

    他原以为这样话虽然不会对王才银朝政什么打击,但至少能够为自己挽回一些颜面,但让他没有想到的事,王才银的套路,是他永远走不完的路。

    “难道你不知道,老鼠药对症才能显现效果?你这种死鸭子嘴硬的症状,用老鼠药最适合。”

    这句话直击胡一刀的要害,让他无论如何也接不下去了。

    或许王才银所说的其他东西都是胡诌,但死鸭子嘴硬这件事,胡一刀不得不承认了。

    从他决定反击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在做这件事情了,明明可以动手解决的事情,自己非要动口,吃了亏之后,还要坚持与他斗下去,这样的做法,不是鸭子死了嘴硬是什么?

    当他这样想的时候,忽然意识道,自己又掉进了王才银的陷进之中。

    自己是活生生的人好不好,哪里是什么鸭子了?这个禽兽,居然又给自己下套。

    而王才银说出这句话之后,胡一刀已经骑虎难下了。

    自己如果不再辩驳,说明自己承认了他的说法,那之前自己所受的种种刁难,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这样的亏,他可不想吃。

    而如果自己继续辩驳下去的话,胡一刀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绝对讨不到半点好处了。

    但出于颜面的问题,胡一刀最后还是选择了硬抗。

    身为男人,什么都可以说,就是不能说不行,我就不信邪了,今天还找不回场子了。

    “你又没吃过老鼠药,怎么知道对这样的症状最有效?”

    此言一出,胡一刀立刻觉得有些不对,这样说的话,岂不是不打自招,自己承认自己是死鸭子嘴硬了?

    果然,王才银抓住这个机会,微微一笑道:“你还说你不是死鸭子嘴硬,自己明明知道老鼠药管用,还在这里跟我东扯西拉的,你这样的人,我看需要两瓶!”

    胡一刀一呆,还没有明白王才银说的两瓶是什么,接着他的话问道:“什么?”

    “老鼠药啊,一瓶我怕毒不死你!”

    听见这句话,胡一刀即使脾气再好,此时也忍不住了。

    特么的,有这么戏弄人的吗?别人都说玩物丧志,玩人丧德,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典型的缺德鬼。

    暴怒之下,大喊一声道:“欺人太甚!”

    面对胡一刀劈来的一刀,王才银脸上佯装出惊讶之色来。

    “哟,知道说不过我,改用动手了?告诉你,就你这样的,已经自杀了很多了?”

    原本暴怒的胡一刀,忽然愣住了?他并没有想要自杀,只是听王才银的话,觉得很奇怪。

    自己这样的人怎么了,自己这样的人为什么要自杀?

    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你说一个没有用的人,不自杀不是浪费粮食?”

    王才银风轻云淡的说道,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

    而这样的话,将胡一刀的胡子都快气歪了,本来没有发泄出来的怒火,加上现在重新浇上去的油,盛怒之下的胡一刀,如同一直暴怒的狮子一样,张牙舞爪之下,想要将王才银活活吞下去。

    见到胡一刀被自己成功的激怒,王才银一个闪身,轻巧的躲开了这一刀。

    比起速度来,除了李鑫之外,他还没有见到第二个,尤其是在胡一刀盛怒之下,自己就更容易脱身了。

    而见到胡一刀一道落空,王才银并没有刚过这样的机会。

    “我都说了,像你这样打又打不过我,说又说不赢我的人,还是趁早去买条绳子来。”

    胡一刀听见他提及绳子,还以为他故意在说他的破绽给自己听,难道说,他怕绳子?

    可是自己只会用大刀,哪里会用什么绳子了?而且,他身法极快,用绳子也未必套得住他啊。

    忍不住问道:“我一个用刀的,为什么要卖绳子?”

    王才银似乎若有所悟一般的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差点忘了,你自杀都不用买绳子,想想这是一件多么悲惨的事情!”

    原来,他说的不是自己的破绽,绕了这么一大圈,他还是在调戏自己。

    胡一刀已经知道,与他说话,自己一定逃不了什么好,既然他刚才出手要救李鑫二人,自己现在就当着他的面将他们杀了,看他这张嘴,能不能将二人说活了。

    想到这里,一刀朝着王才银虚砍之下,已经折转了身形,朝着李鑫二人奔去。

    虽然说两人经过刚才的事情,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但见到王才银之后,两人心中这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虽然武长风并没有派人来保护自己,但能遇见王才银,他总不会见死不救吧。

    而刚才两人听二人谈话,也是暗笑胡一刀被王才银耍的团团转,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胡一刀会突然冲着自己而来。

    看着凶神恶煞的胡一刀,李鑫心顿时一沉。

    刚才他已经做好了豁出性命的打算,这需要巨大的勇气,而且,自己刚才那艰难的一拉,已经耗费了身上几乎可以用的所有力气,现在他就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只等着胡一刀的屠刀落下。

    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把刀砍向自己二人了,即使想要庇护白华,他也做不到了。

    一股深深的悔意,又从李鑫心中冒了出来。

    刚才王才银与他说话的时候,自己明明又足够的时间能够躲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即使被他发现,也不至于如此轻易的成为他攻击的对象。

    只是,现在后悔,似乎已经迟了,胡一刀的刀,已经朝着白华的面门砍了过去。

    而站在远处的王才银,见到气急败坏的胡一刀之后,只是摇了摇头道:“胡兄弟,注意脚下!”

    接连上当的胡一刀,已经知道了王才银的套路,他让自己注意脚下,一定又给自己挖了坑。

    一旦自己听他的停下来,他一定会说真乖之类的话,自己是来取白华的人头的,没有时间和他在这里耗下去。

    想到这里,他瞟也不瞟地上一眼,直接朝着白华奔了过去。

    然而,他刚迈出两步,居然觉得脚尖一沉,随后,整个人便飞了出去。

    特么的,谁在老子脚下放了一块石头!

    这是胡一刀飞出之后的第一个想法,至于第二个,自然是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啊。

    然而,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胡一刀极尽一切努力,这才稳住了身形,他脚下虽然被绊了一下,身形收到了极大的影响,但他的方向,并没有因为被绊了一下而有所改变。

    相反,在他努力保持平衡的时候,他手中挥舞的大刀,显得更加具有杀伤力了。

    这样的杀伤力,自然是对一般人来说的。

    而等看清了眼前的情形之后,胡一刀脸上已经出现了惊恐的神情。

    趁着这个时间,王才银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而且,他哪知看起来就很臭的脚,已经高高抬起来了,而且所对的方向,好像就是自己的面门。

    虽然说胡一刀的武功不弱,遇上这样的事情,即使不能完全避开,也不会正面撞上去,但因为刚才被绊了一下,他竭尽全力的稳住身形之下,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想要再改变自己的方向,除非他再长出一条腿来。

    胡一刀瞪大了眼睛,也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这一幕,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会遇上这样一个煞星。

    而且,自己现在似乎要添他的脚趾头了。

    当胡一刀的脸,真正贴在王才银的臭脚之上的时候,他已经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来。

    自己是李源派来取白华首级的杀手,怎么转眼之间,自己却变成了愚弄众人的小丑了?

    有生以来,胡一刀感觉到了莫大的耻辱。

    这种耻辱,并不是因为他技不如人所造成的,而是在王才银这样的人面前,自己都如同一个弱智一样,如果自己真的将白华杀了,那自己面对的武长风,究竟会强大到什么样子?

    到时候,自己岂不是成了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了?

    想到这里,胡一刀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站错了队伍。

    虽然说丞相给予自己的承诺相当的不错,天下大宗门之中,必然有胡家刀法的一席之地。

    但遇到了今天这样的事情,他忽然觉得,并不是因为胡家刀法不能傲立于群雄之中,而是自己并没有这样的资格。

    一个王才银就能将自己耍成这样,更不用说那些心计极重的其他人了。

    他现在觉得,即使给了自己一个大宗门,他也无法将大宗门的声誉维持下去。

    鼻孔塞着王才银的脚趾头的胡一刀,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只是呆呆的站在哪里,任由王才银的臭脚在自己的脸上来回的蹭。

    自己连王府中的一个武师都应付不了,又有什么底气将胡家刀法发扬光大了?

    想到这里,胡一刀忽然提起掉在不远处的大刀,提到而起,便朝自己的脖子上抹。

    王才银眼尖,早就感觉到了胡一刀的不对,当他拾起大刀的那一刻,王才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握住了胡一刀的手腕。

    微微一笑道:“我说胡兄弟,我说的都是玩笑话,你又何必当真了,你如此年轻,干什么做这种想不开的事情了?”

    王才银一张嘴不饶人,但他心底并不是那样的歹毒,虽然刚见面的时候,他差点被胡一刀伤到,但这并不代表,他想要胡一刀死。

    而且,看胡一刀一脸惭愧的模样,他就更加不能坐视不管了。

    人都有犯错的时候,总要给对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然而,被王才银劝阻之后的胡一刀,忽然放声大哭起来,如同一个孩子一样,涕泗横流。

    “你说的对,向我这样的人,就应该自杀算了!”

    看着抽抽噎噎的胡一刀,王才银真有些不适应,他虽然没有那样坏的心思,但他也不会劝人啊。

    现在看着胡一刀这般模样,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般才好。

    而且,看李鑫与白华两人的情况,两人的伤势已经不容乐观了,如果不及时将两人送回去的话,他还真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又看着抽抽噎噎的胡一刀,他真有些为难了。

    如果自己就这样带着李鑫二人离开,他可以保证,胡一刀真的会一摸脖子自杀了事。

    他自己要自杀,本来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这件事的起因,还是与自己有关,如果就这样放任他不管,王才银心里过不去。

    可是,他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人,而且,看胡一刀的样子,一时半会,恐怕难以让他回心转意。

    正不知道如何是好之际,王才银眼前忽然一亮。

    对胡一刀说道:“我说的那些话只是骗你的,你怎么能够当真呢,每个人都有所长,我只是往你的短处在说而已,你不要介意,想开些就好了。”

    胡一刀抬起头来,怔怔看了王才银片刻之后,这才坚定说道:“你就不要安慰我了,你说我嘴硬,只是因为我不敢承认而已,而振兴胡家刀法的事情,即使又这样的条件,我也么有这样的本事,我这样的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话之际,胡一刀又去抢被王才银丢在一边的刀。

    他是真的想死了。

    只是王才银一把将他拉住,对王才银说道:“这些事或许正如我所说的一样,但你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啊!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干什么急着死呢?”

    胡一刀微微一愣,茫然四顾了一番之后,好容易有点色彩的眼神,忽然又暗淡下去了。

    “我整日里除了练武还是练武,又哪里会其他的东西了,砍柴跳水这样的事情都是下人做的,我从来没有沾过手,你说我这样的人,是不是就是一个害虫啊!”

    王才银忙摆手道:“胡兄弟,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是因为被人没有给你表现的机会,所以才会显得没有用处,但如果真的做起事情来,你未必会比其他人差。”

    胡一刀眼前一亮,抬起头来看着王才银。

    “那你说,我能做什么事情了?”

    见自己挖了这么大的坑,他总于往里面跳了,王才银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