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傍晚,两人已经到了凌王府境内,这里离凌王府,只有三十里的路程了,只要这一段路程没有人阻拦,两人便可以安然回到王府去了。

    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之中都露出一丝欣慰来,现在他们再看见凌王府那一根高耸入云的石柱时,忽然生出一种亲切感来。

    这种感觉,是一个人在为难的时候,能够寻求庇护的所在,这样一个地方,能够给自己提供真正的庇护。

    在这里,自己才可以真正放下心来。

    对于二人拉说,这种感觉很奇妙,或许在白华面前,这样的感觉很熟悉,毕竟有叶归来的庇护,她曾经也有过这样一个可以庇护自己的地方。

    只是,师父死后,这样一个地方,现在已经变得危机四伏了。

    而对于李鑫来说,他一直都漂泊在外,从来没有一个安定的地方,有银子的时候,他可以住最好的客栈,没银子的时候,他也能露宿街头。

    他从来不会担心自己没有地方去,也不会担心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毕竟连东林寺都未必能够将他拿下,更不用寻常之辈了。

    然而,现在的李鑫,却发自内心的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在自己落魄的时候,能够有个很好的避风港湾。

    很显然,自己曾经背弃过的凌王府,已经成了这一处港湾,现在能够庇护他的,也只有凌王府了。

    只是想到自己昨天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不知道凌王府能不能为自己而得罪李源?

    回头看了白华一眼,见她嘴唇已经乌黑,整个人看起来,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而她身上的那一处不算深的伤口,此时已经开始溃烂起来。

    李鑫自己可以硬气一回,做一个发誓不回头的汉子,既然自己得罪了凌王府,就不用向着凌王府再给自己任何庇护了。

    但白华呢?难道他也要因为自己的这一口气,而将性命送在这里?

    毫无疑问,他自己一个人怎么样都行,但有了白华这样的牵挂,即使被整个凌王府的人瞧不起,他也一样要回到凌王府去。

    他还要给白华治伤,让她恢复过来,不是说凌王府丹药房的赵前辈医术高超吗?他能够将半死不活的武长风救活,一定也能解了白华身上的毒。

    只要他们愿意救活白华,即使要了自己这一条性命,他李鑫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心中暗暗想着,却发现自己眼前忽然一暗,抬起头来,只见一人横刀而立,挡在了自己回去的路上。

    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二人,此时见有人拦住自己去路,下意识的,两人便靠近了几分。

    不管白华多么不喜欢李鑫,也不管她心里有多么厌恶,在这样危机的时刻,她能够依仗的,也只有李鑫了。

    李鑫毕竟是男人,见到对方之后,虽然也吓了一跳,但看见白华挨着自己之后,他心中顿时生出一股豪情来。

    “这位兄台,咱们么有得罪你吧!”

    他很希望,这个人只是一般的山匪,自己将银子交给他,或许能够保住这条命。

    但事情的发展,往往并不是随着人的意向所走的。

    对方提起刀来,指着李鑫道:“你们没有得罪我,但你们得罪了那位,得罪那位的后果,你们应该清楚吧!”

    李鑫心里很明白,他口中的那位,指的就是李源,而看汉子气势汹汹的架势,想必也不是易与之辈。

    皱了皱眉道:“你说的那位,是李丞相?”

    对方只是重重哼了一声,提到便朝二人劈开。

    这一刀的来势极为迅猛,就算是李鑫没有中毒的时候,也要小心应对对方这一刀,而从对方的出手来看,李鑫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来历。

    “胡一刀?你也成了李丞相的走狗了?”

    李鑫在江湖上流荡多年,对于江湖上出名的和不成名的人都认识不少,胡一刀,就是这些不出名之中的出名人士。

    胡家刀法只有八个字,刀出如龙,刀进如风。

    虽然只有这八字口诀,但胡家刀法的传承却极为的完整,几乎每一个继承胡家刀法的人,都能有所成就。

    虽然这样的成就,因为刀法的低劣而无法真正扬名天下,但想要在江湖上混口饭吃,绝对是一剑容易的事情。

    没有想到,李源居然将胡一刀也笼络过来了。

    而且,看见他出手的这一刀之后,李鑫已经顾不得心中的惊讶的,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如果用两个字表现出来的话,那这两个字就是

    完了!

    撇开其他的不说,只是对方劈向自己的这一刀,无论他是成名了的胡一刀也好,还是江湖上的不入流角色也罢,李鑫两人现在已经中毒极深,就是想要站稳,都需要极大的力气,想要躲避对方的这一刀,他们又如何能够办到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尖缓缓朝着自己的名门刺来,一种死亡的恐惧,终于在他心里蔓延开来。

    他,有些后悔了。

    当初在凌王府的时候,他就不应该贸然开口,现在不带将自己的性命交代在这里,还将白华拉下水。

    如果不是自己多嘴,白华又怎么会离开王府了?如果不离开王府,自然就没有想在的事情了。

    或许,现在自己还躺在摇椅之上晒着太阳呢!

    只是,后悔如果有用的话,那世间就没有那么多的遗憾了,这些已经发生了的事实,他已经不能改变任何东西了,他现在唯一希望的,是对方能够放白华一条活路。

    虽然这样的想法极不现实,但这并不妨碍李鑫抱着这一丝希望。

    说不定,对方只是来找自己寻仇,并么有伤害白华的意思呢?

    然而,在那柄大刀就要刺到自己脸上的时候,李鑫终于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这柄大刀似乎并没没有刺向自己的意思,在到了自己面门的时候,忽然转了个弯,直接朝白华胸口刺了过去。

    李源真正想要对付的,是白华,自己跟着白华,不过是陪她一起送命而已。

    本来虚弱不堪的李鑫,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见到这一刀直指白华傲然的胸脯之后,他努力将白华往自己身后一拉,自己整个人挡在了白华面前。

    这样的举动,让胡一刀有些吃惊,他见过不怕死的,但没有见过这样不怕死的。

    一个人嘴上或许能够说的大义凛然,但当他真正面对甚是的时候,未必又表现出来的那么勇敢。

    李鑫按起来就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但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为一个女人挡刀。

    他不知道两人只见究竟是什么关系,或许两人真的是夫妻,但即使如此,他完全没有必要为白华挡这一刀。

    他能看的出来,两人都极其的虚弱,以至于他动手之后,完全没有杀李鑫的欲望。

    不用自己动手,用不了一天的时间,两人都会毒发身亡而死。

    李源派他来,只是想要确认白华是否已经死了,李源是一个极为谨慎的人,在没有见到白华的尸首之前,他不会贸然做出下一步的举动,所以胡一刀需要做的,只是将白华的首级带回去而已。

    能够看见这样的一幕,倒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

    他数日安投靠了李源,但那只是因为利益的关系,胡家刀法难以扬名天下,一直是胡家的一个心结,他希望在自己的努力之下,能够打破这种僵局,即使不能成为天下第一的刀法,至少也不会这样的籍籍无名。

    然而,他的本性并不算太坏,见到这样动人的一幕,他手中的大刀,不禁向后缩了一下。

    这一缩,让一直跟着李鑫二人的王才银吓了一条。

    他早就看见李鑫二人中毒了,而且毒性已经蔓延,但武长风交代过,如果不到生死关头,他不用出手,所以虽然见道两人已经有些不支,但他一直铁石心肠的忍着没有出手。

    谁知道自己的一时心软,会不会像李鑫一样坏了大总管的大事了?

    然而,当他看见胡一刀之后,就觉得自己有出手的必要了。

    两人如果真的死了,自己也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所以,看见胡一刀出手之后,王才银已经赶了过来,只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胡一刀的实力,眼见这一刀就要刺向李鑫,他只能冲胡一刀的侧面化解这一刀。

    他心中只是存着救人的心思,并么有打算与胡一刀动手的意思,所以他只是徒手去压胡一刀的手腕,想要将这一刀化解掉。

    但没有想到的是,胡一刀这一刀变化的调快,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朝着白华刺去,原本就失算了的王才银,只能临时改变主意,将自己的位置略微调整一下。

    谁知道,胡一刀已经变幻过的一招,此时又突然撤了出来,而且,他这个方向,真好对这自己的小腹。

    如果不是他轻功过硬的话,胡一刀刚才就能一道将自己杀了。

    一脸疑惑的看了李鑫一眼之后,原本皱巴巴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怒容。

    自从他成名之后,还从来没有遇上如此凶险的一幕,虽然他只是孤家寡人一个,但他还有大把的年纪可活,说不定,自己以后还能有什么成就也说不定呢?

    所以,他现在已经彻底恨上了胡一刀。

    指着胡一刀的鼻子骂道:“你杀人就杀人,干什么半路转弯,当个杀手都这么不称职,难怪你们胡家刀法不能名扬天下。”

    突然出现的王才银,本来就吓了胡一刀一跳,此时见王才银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他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老子杀老子的人,关你屁事了?你辱骂我就行了,干什么扯上我胡家刀法。

    原本有些心软的胡一刀,此时也爆发出他原本的脾气来。

    “看你尖嘴猴腮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你肾虚娶不到媳妇,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连个女人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指点点了?”

    很难想象,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居然像一个泼妇一样与人骂街,这样的场景,当真有些违和。

    然而,王才银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那张得理不饶人色嘴,可不会这么容易吃亏。

    “喂,姓胡的,你这样说话还要一点脸吗?你夫人要是知道你像一个娘们一样和人对法,一定会改嫁别人的,我看你也不用杀人了,干脆自杀算了。”

    胡一刀明显一愕,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骂的好好的,这么扯上我夫人了?我出来办事,和我夫人又什么关系了?

    只是愣了片刻的时间,王才银已经看准了时机,也不再是先前那副愤怒的神情,温声细语问道:“喂,姓李的派你过来,给了你多少银子了?”

    如果章横在这里的话,看见王才银这样的神情,一定会闭口不答他的话。

    王才银可没有这么好心,会关心胡一刀这一笔能够转多少银子,他问这样的话,不过是一个引子而已,一旦接话,接下来的尴尬,完全可以说是自作自受。

    胡一刀自然不知道王才银的套路,呆了片刻之后,一脸疑惑的回答道:“他可没有说给多少银子我,不过,杀人这种事情,银子也不会少。”

    他本以为王才银问这样的问题,要么是准备出更高的价钱,将自己收买过去,要么,就是他眼红了这笔赏金,也想分一杯羹。

    但王才银的回答,却让他僵硬在了原地。

    只见王才银摇了摇头,一副极为惋惜的模样说道:“果然是银子给的不够,都不够你买药的。”

    这又是什么鬼问题,自己接了这趟火,并不是为了赚银子买药啊,家里并没有人生病,自己买药干什么了?

    他还没有明白王才银的用意,又极想知道后文,于是嘴欠的问道:“我可不是为了买药,才接的这趟差事,你关心的事情,似乎扯的有些远了吧!”

    然而,王才银却一脸微笑道:“你都病成这样了,还不赶紧买药,到时候被人当疯狗抓起来,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我去,好大一个坑,而且,我怎么跳进来了。

    话说道这里,胡一刀已经不知道怎么将局势扭转回来了,一口气憋在心里,直将一张脸涨的通红。

    最后忍无可忍之下,怒吼道:“我有没有病,和你有什么关系了,不想死的赶紧让开些,不然,老子连你一块剁了!”

    王才银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推开的意思,一脸遗憾的说道:“可惜了,这天底下已经没有要可以救你了,我这里还有要,你要不要?放心好了,我这个药特别灵,保管你吃了之后能够痊愈。”

    胡一刀虽然知道自己没有生病,但他很好奇世界上有什么药如此的神奇,即使自己现在用不上,知道了以后,留着备用也是好的,哪里知道王才银的用意,鬼使神差之下,居然附和道:“什么药?”

    见胡一刀上当,王才银轻描淡写的说道:“老鼠药,包治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