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鑫咂巴了两下嘴巴,一脸无辜的看着白华,弱弱问道:“难道你们商量的,不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

    白华脸上显得很是吃惊,问道:“我和你之间?什么事情?”

    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她确实有些难以面对李鑫,但听李鑫的口气,他似乎是想借此机会亲近自己啊。(书^屋*小}说+网)

    虽然说李鑫长得不算难堪,年纪也不算特别的大,但看他那老实巴交的样子,白华就觉得反感。

    特别是与武长风比起来,他就显得更加矮穷矬了。

    撇开其他的不是,只是说话,武长风就不会像他这样墨迹,简单明了的话,在他嘴里总是要兜上一圈才能出来,有时候,还未必能够出来。

    与这样的人在一起,她只是觉得累。

    不过,将他当成探子的话,还是挺不错的,问什么答什么,好不费吹灰之力。

    但就是这样,所以白华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

    如果两人真的发生了点什么,恐怕不用第二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

    李鑫这样的人,只适合用来利用,不适合深交,即使是普通朋友,也需要谨慎考虑。

    一个不小心,自己告诉他的一些小秘密,很容易弄得天下人皆知。

    与这样的人待在一起,白华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见李鑫碰了这么大的一个钉子,武长风现在不说话也不行了,因为李鑫一张老脸已经涨的通红,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呢。

    干咳了两声道:“咱们在与白姑娘商量辟谣的事情,你也知道,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了,如果不尽早解决,只会对凌王府不利。”

    听武长风这么说,李鑫顿时觉得尴尬无比,他还以为,武长风是因为自己的事情,所以才会来逼白华的,没有想到,他们谈的还真是正事啊。

    对于凌王府,李鑫并没有什么归属管,一来,是因为他来的时间尚短,对王府并没有什么感情,二来,他是跟着武长风进凌王府的,与凌王之间并没有什么瓜葛,道现在位置,他还只见过凌王两次。

    所以,凌王府的存亡问题,在他面前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而武长风的话,也让白华极为的不高兴。

    “商量,你们这是商量的样子吗?你们用这样威逼的手段为难我一个女人,难道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武长风的咄咄逼人,并没有让白华软下来,如果不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安全的话,她现在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而见到白华发怒,李鑫也站在了白华这一边。

    对武长风说道:“大总管,既然白姑娘不愿意,你又何必为难他了,咱们再想其他的办法就是了。”

    武长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眯眼看着李鑫,半晌之后问道:“李兄,你到底是凌王府的人,还是白姑娘的人?”

    对于李鑫如此冒失的言语,他是真的也有些不高兴了。

    自己来找白华之前,也在考虑化解他与白华只见的尴尬,虽然说自己没给他什么好处,但至少没有亏待他吧。

    现在他为了一个女人,想要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不成?

    李鑫面不改色说道:“我不是谁的人,我来这里的原因,想必你也清楚,如果你真的将事情做绝的话,我也只好带白姑娘离开了。”

    武长风没有想到,李鑫居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虽然说王府有没有他都是一样,但他确实已经进入了王府。

    如果被外人知道了这件事情,凌王府岂不是成了笑柄了?

    揉了揉眉心道:“李兄,你别闹了,咱们在谈正是,你还是到外面去吧。”

    他没有想到,李鑫对白华居然如此的着迷,为了这样一个女子,他居然不惜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来。

    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不应该告诉他自己要来找白华。

    但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他只能见招拆招,看一步走一步了。

    当务之急,是先将李鑫撵出去再说。

    然而,白华听见李鑫这句话之后,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他从武长风的眼神之中能够看出来,武长风还是极为在意李鑫的,既然李鑫如此的在意自己,自己拉着他一起离开王府,或许会让武长风松口。

    至少,也能让自己有利可图吧。

    想到这里,白华忽然高声说道:“李公子,既然他不想见到咱们,咱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就是。”

    原本有些悻悻的李鑫,在听见白华这句话之后,仿佛着了魔一般,暗淡的眼神忽然明亮了起来。

    扭过头来,怔怔看着白华,却见白华已经走下了台阶,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一时之间,李鑫只觉得一块蜜糖掉进了自己心坎,幸福的感觉来的太快,他有些接受不了。

    问道:“白姑娘,你真的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远走高飞吗?”

    什么宏图伟业,什么千秋万载,在白华面前,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功成名就也罢,一世豪杰也罢,都比不上与白华的温柔缠绵。

    她既然亲口承认了这件事情,自然不会是骗自己的。

    但这句话在白华耳中听来,却是那样的刺耳。

    自己什么时候说和你远走高飞,自己什么时候说要与你相依为命了?我只是说咱们一起离开王府好不好,没有你,武长风才不会管我的死活呢?

    即使有你,我都不能保证武长风会搭理咱们,你现在倒好,竟然在这里做起自己的春秋大梦来了。

    皱了皱眉,白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对于她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李鑫问的事情,而是如何搞定武长风,面对这样一尊煞神,她真的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只要能够蒙混过武长风这一关,李鑫的事情,很容易处理。

    听白华打听下来,李鑫脸上原本的笑容,显得更加灿烂起来,此时李鑫眼前的白华,就如同自己心仪的女子一样,无论从哪里看,都是那样的顺眼。

    额,不对,她本来就是自己心仪的女子。

    高兴之余,李鑫想要将白华抱起来。

    然而,迎接李鑫的,却是一只粉嫩的拳头。

    咔嚓一声,鼻梁骨折断的声音,众人闻之,均是微微一惊,而见到眼前的情景,更有些忍俊不禁起来。

    “你干什么?”

    捂着鲜血直流的鼻子,李鑫满脸委屈的问道。

    在他眼中,白华已经答应自己了,自己高兴之下将他抱起来,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她怎么不但不接受,反而还给了自己一拳?

    别说是抱她了,她的整个身子都被自己看光了,只是抱一下,又有什么打紧的。

    白华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举动有些出个,犹豫了一下,这才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距离产生美,我可不想和你的关系发展的太快了,到时候,你要是嫌弃我了,我找谁说理去?”

    这句话乍听之下,确实没有什么差错,但李鑫总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别扭。

    但他最终没有继续想下去,以他这样的脑袋,恐怕想到头发白了,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既然白华已经同意与自己一起离开王府,自己还有什么必要继续待下去了?

    想到这里,也不管武长风那充满无奈的眼神,与白华肩并肩的直朝着小院外而去。

    当两人刚刚踏出院门的时候,武长风忽然说道:“二位可想清楚了,离开了王府,你们应该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

    见两人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而后又见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武长风继续说道:“王府的大门,随时敞开着,二位如果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欢迎二位回来。”

    丢下这一句话,武长风便站在原地看着二人离开了凌王府。

    对于他来说,这次的失利,又是自己低估了白华对李鑫的影响力。

    任云霄当时发现李鑫跟在自己等人身后的时候,武长风只是当然说了一句没事,毕竟他还向着撮合两人,李鑫能够主动跟上来,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但他见到白华刚才打李鑫的那一拳之后,他已经知道,白华是觉得不会对李鑫动心了的。

    如果白虎真的有那么一丝感觉的话,她也不会出手了。

    现在,他担心的倒不是白华了,因为李源的人,早就在凌王城外等着了,这些人虽然不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对付李鑫二人,倒是搓搓有余了,即使两人现在潇洒的离开,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现在担心的,是两人回来之后,自己应该如何处理李鑫。

    对于李鑫来说,他并没有打算进入王府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恐怕不会在王府待这么长的时间。

    然而,他毕竟已经进了王府,作为凌王府的人来说,当然要守凌王府的规矩,在凌王府面临存亡的危难时,他不但没有为凌王府做出任何贡献,反而在自己处理这件事的时候,他居然来搅局。

    只是这样的行为,武长风就很难将他留下。

    既然他不能待在王府,自己又能将他放到哪里去呢?

    琢磨了很久,武长风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

    毕竟在凌王府之中,不是武长风说了算,而是凌王,这里是凌王府,不是他武长风的府邸,而凌王府的规矩,即使是他,也不能违背。

    还真是一剑头疼的事情啊。

    暂时将这件事先放下,武长风便吩咐王才银跟着二人。

    王才银临走之时,武长风特意交待了,两人如果遇到了危险,王才银不用出手,只需要等到两人被擒或是受伤的时候,将他们就会来就行了。

    他对李鑫倒不怎么担心,毕竟他的轻功连王才银都望尘莫及,但对方想要留住的,并不是李鑫,而是白华,只要有白华在,李鑫就休想全身而退。

    在小院之中等着的黄诚泰,在见到武长风一脸愁眉不展的走进来的时候,就知道事情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

    但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武长风能够给他带来不那么糟糕的消息来。

    “怎么样,白姑娘答应了吗?”

    看着黄诚泰一脸的希翼之色,武长风只能神色黯然的摇了摇头。

    “白姑娘离开王府了,与李鑫一起离开的!”

    他虽然想包庇李鑫,但这件事情上,他无法作假,毕竟任云霄等人都亲眼目睹了此事,想要让这些人心服口服的听自己的,唯有秉公处理。

    黄诚泰显得极为诧异,一脸疑惑道:“就是那个你从东山之地带回来的李鑫?”

    见武长风点了点头,黄诚泰便不再说话了。

    在黄诚泰心里,武长风的地位远不是外人所想的那般,两人是真正经历过生死,从重重险境之中走出来的人,他们的感情,比一般人看上去还要号上许多。

    以至于武长风将人带进王府,不需要黄诚泰的过问,就可以直接留在王府。

    除了李鑫之外,月轩与翅虎两人,黄诚泰也没有过问过。

    所以,在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黄诚泰觉得,这件事不需要自己来处理了,这是武长风弄出来的事情,他自己应该能够摆平。

    随后问道:“这么说,白姑娘不肯出面帮助咱们了?”

    武长风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也说不定,就看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吧!”

    原本心如死灰的黄诚泰,听武长风说两人会回来,诧异之下,瞪大了眼睛望着武长风。

    “你确定他们会回来?”

    对于这件事情,武长风自然不敢乱说,毕竟这件事关系道整个凌王府的存亡,他还没有这个胆子,敢在黄诚泰面前造谣。

    “只是时间问题,但愿他们能够在二公子上朝之前回来吧!”

    此时夜幕已经下垂,被太阳炙烤了一天的大地,此时还残留着滚滚热气,那些奔波了一天的人,此时已经陆陆续续的收起了店铺,顶着热浪准备回家冲澡。

    熙熙攘攘的四周,逐渐开始安静下来,伴随着渭水河畔带来的微风,整个躁动的凌王府,逐渐冷静下来。

    然而,王府所有人,都没有睡觉的意思,他们都已经听说了凌王被圣上刁难的事情。

    三天的时间,今天是第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