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当武长风找到李鑫,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之后,李鑫却死活不愿意。(书=-屋*0小-}说-+网)

    “大总管,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但这件事情,就让它这样吧,或许……”

    对于李鑫来说,无论是他的无心之失,还是因为白华的大意,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内心总是自责的。

    而这样的自责,在他心里是很难逾越的鸿沟。

    这是出于一种好心,一种对白华的保护。

    无论两人见面之后,会不会提起这件事情来,但只要见到对方,就很难忘记那一晚所发生的事情。

    他不想白华继续受到伤害,所以即使白华不肯原谅他,他也毫不在乎。

    但他心里,或多或少的还存着一丝希望,这种希望,只能寄托于时间,或许日子过得久了,白华会将这件事情忘了吧。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如果白华忘记了这件事情,说明她早已将李鑫忘记了。

    武长风皱了皱眉,看着一脸无奈的李鑫,对于李鑫这样的情况,他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即使想要帮助李鑫,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对策。

    但他看得出来,李鑫是真的被白华迷住了。

    虽然说两人只是偶然相遇,并没有太深的交情,但他毕竟是冲着自己而来,自己总不能见到这样的事情而不管吧。

    “怎么,难道你不听我的调遣了?”

    武长风刚才说话,用的是商量的语气,却没有想到,李鑫会拒绝自己,既然这样,他也只能用大总管的身份来逼迫李鑫了。

    然而,李鑫的回答,却让武长风有些焦头烂额。

    “大总管,你说什么事情我都听你的,唯独这件事情不行,如果你真的要我去见白姑娘的话,我只能离开王府了。”

    武长风没有想到,他居然用离开王府的事情来威胁自己。

    虽然说自己将他留下,是有一定的用意,但目前为止,他还没做什么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即使他离开,对自己并没有半点影响。

    而以后即使发生了什么事情,李鑫也未必能帮上自己的忙,这样一个人,实在不应该让武长风动用如此多的心思。

    可是啊,他毕竟是自己看上的人,总不能因为他不愿意,自己就非要将他逼走吧。

    这件事,只是李鑫的私事,他如何处理这件事情,都是他自己的决定,自己所能做的,只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尽量的帮助他而已。

    想到这里,武长风也释然了。

    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你了,不过我敢打赌,如果你现在不跟着我去的话,恐怕你会后悔的。”

    李鑫抬起头来,一脸疑惑的望着武长风。

    对于武长风的猜测,他已经不用怀疑了,无论是城外围堵白华的刺客,还是自己在红灯笼酒楼遇险,都印证了武长风所说的话。

    而他现在说自己会后悔,他倒是有些犹豫起来。

    但想到自己面对白华之后的尴尬,即使自己后悔又有什么关系呢?

    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大总管不用再劝我了,如果白姑娘不主动见我,我是不会去找他的了。”

    看着李鑫一脸坚毅的神色,武长风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并不是他有什么把握,能够让白华回心转与,他只是想给李鑫一个当号人的机会。

    既然他不想要,自己也只能看着他后悔了。

    毕竟,自己这一次去找白华,可不是和她商量的,如果她不能为王府正名,李鑫恐怕就见不到白华了。

    离开了凌王府的白华,就如同一直羔羊一样,李源这样凶狠的饿狼,会放过白华吗?

    所以,对于去找白华这件事情,武长风已经有很大的信心了。

    点了点头,不再理会李鑫。

    然而,等武长风走后,李鑫心里却有些挂不住了。

    毕竟武长风的想法,永远都走在其他人的前面,他不知道武长风为什么会说自己会后悔,但他觉得武长风离开之后,自己真的会后悔。

    尾随在武长风身后,一直跟着他到了外府。

    李鑫有些惊讶,他不是说要去找白华的吗,怎么现在来到外府了?

    片刻之后,李鑫只见武长风与任云霄一行人,浩浩荡荡从外府出来。

    他粗略看了一眼,一起出来的有六人,这六个人除了一个毛头小子章横之外,其他五人都是王府顶尖的存在。

    这样的架势,李鑫还是第一次见到,心中极为好奇,武长风准备干什么。

    然而,当看见武长风带着人朝白华的小院走去的时候,李鑫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

    难道说,大总管要对白姑娘不利?

    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就纠结起来。

    毕竟自己追随武长风,是因为看见他的能力,而且,从各种方面来看,武长风确实有能够带自己走向更高处的可能。

    但即使如此,他也不能伤害白华啊。

    她可是自己第一个动心的人,如果被武长风杀了,自己真不知道日后怎么面对武长风了。

    心绪有些不宁的看着武长风,唯恐这些人突然对白华下手。

    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武长风真的要对白华不利,自己只能得罪武长风,将白华救走了。

    至于以后应该如何与武长风相处,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李鑫第一次觉得,外府与白华所在的小院是那么的漫长,其间他曾看见任云霄锐利的眼神朝自己这边看过来一两次,但随后,这些人仿佛没有看见自己一样,仍旧朝着白华小院走去。

    等到了院外,李鑫已经警惕起来,如果他们想要对白华暗中下手,自己立刻高喊一声,让白华有所注意。

    但武长风并没有让这些人围住小院,只是很有礼貌的轻扣了小院的门板。

    随后,李鑫便看见武长风等人进了小院。

    眼见小院四周显得很空旷,自己如果再跟上去,恐怕要被他们发觉,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武长风等人进入小院,而自己却半点办法也没有。

    此时的李鑫,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原地来对多不之下,脸上的焦急,如同等待自己妻子产子的人一样。

    翻来覆去的想,最终,李鑫决定走近小院一点。

    即使自己被武长风等人发现了,在他们对白华下手的时候,自己最少能够第一时间将白华就下来。

    两个闪身之下,李鑫便到了小院的院墙之下。

    屏息静听之下,发现武长风等人并没有发现自己,刚想松一口气,却听武长风语气有些不善的话语想起。

    “白姑娘,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现在是什么处境,如果这点忙都不肯帮的话,那咱们只能送客了!”

    听见送客两个字,李鑫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他一路小心的护送白华,最后却在凌王府对面的酒楼着了别人的道,他很难想象,白华离开王府之后的情形。

    大总管怎么能够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有为什么将她救回来了?

    然而,小院里的对话,却没有因为他的想法有丝毫的停顿。

    只听白华带着怒容说道:“好一个凌王府,居然如此的不守信用,刚才凌王还说让我将这里当成自己家,现在府上的大总管就来赶我走,你们不觉得脸红吗?”

    李鑫点了点头,觉得白华这句话说的有理,毕竟凌王已经答应让白华留下来了,武长风凭什么赶白华走了?

    然而,武长风很开便解释了他心中的疑惑。

    “白姑娘,咱们没有敢你走的意思,只要你肯配合,咱们自然将你奉为上宾,但你如此胡搅蛮缠的与咱们岔开话题,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李鑫又是点了点头,这件事原来不能怪武长风,是因为白华不肯配合大总管,大总管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但他心里有产生了疑问,是什么事情,让白姑娘不肯答应了?

    难道说……

    他越想心跳越快,以至于整个脸在急速流动的血液冲击之下,已经变得陀红起来了。

    难道说,大总管想要用这样的手段,逼迫白姑娘嫁给自己?

    想到刚才武长风与自己的对方,有听见刚才的这番话,也不怪李鑫会有这样的想法。

    心中释然美滋滋的,但他却没有觉得高兴。

    与白华的生死想必,自己这点事真算不上什么,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而将白华逼走的话,她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李鑫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已经大好了主意,只要武长风继续逼迫下去,他便立刻冲进去,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不过,他现在对于武长风的感激,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他为了撮合自己与白华,逼迫自己不成,现在又来逼迫白华,他的手段虽然极端了一些,但用意却是极好的。

    如果不是自己不想逼迫白华的话,这件事很可能就能成为事实了。

    脑中浮想联翩之际,却听白华义正言辞的说道:“如果得不到我想要的,你们谁也不用逼我,即使我死在王府外面,我也不会答应的。”

    好刚烈的性子,这是李鑫的第一反应,这样一个烈性十足的女子,一般都不会招太多人喜欢。

    因为这样的女子,一般很有主见,而从某方面来说,他们这样的性格,会显得极为强势。

    有时候,甚至会表现出缺乏女人的韵味。

    但不知道为什么,李鑫停他如此刚烈的回答武长风,心里道生出已是佩服之意。

    这样的女子,我喜欢!

    而他此时已经准备就绪了,只要武长风继续逼迫下去,他就冲进小院,让武长风放弃这个念头。

    在听见白华这句话之后,武长风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了。

    “白姑娘,我希望你能想清楚,这样做,对你我都没什么好处,我劝你,还是答应吧!”

    原本守在院外的李鑫,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再也忍耐不住了。

    虽然说武长风是一片好心,但这件事是自己与白华之间的事情,他这样苦苦相逼,又有什么好处了?

    无法镇定的李鑫忽然从院外跳了进来,如此举动却只是将白华吓了一跳,而武长风等人,却是一脸微笑的看着李鑫。

    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副表情,李鑫飞快的挡在了白华面前。

    “大总管,我知道你良苦用心,但你这样又是何必了,这件事是我和白姑娘之间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

    李鑫这句话出口,院子中除了武长风以外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这小子,怎么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出来搅局了?听他说话牛头不对马嘴的,这件事怎么和他扯上关系了?

    其中最为不满的,自然是白华了。

    在见到李鑫的第一眼,她就有一种深深的厌恶,这种厌恶并不是因为李鑫看光了自己的身子,而是对于他的突然出现。

    如此冒失之人,他是怎么混进王府里来的?

    如果不是看在武长风的面子上,他这样挡在自己面前,自己可以比巴掌拍死他。

    然而,她还是冷静下来,秀眉倒竖问道:“我说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了,你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

    李鑫没有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听见如此动听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还是对自己说的。

    兴奋之余,这才想起白华的问话,一时之间,他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

    难道说,他们说的不是这件事?

    但武长风刚才明明找过自己,让自己一起前来,只是当时自己觉得会让白华觉得尴尬,所以才没有过来,之后自己在墙垣外,分明听见武长风也在逼迫白华啊。

    他如果不是让白华同意嫁给自己,又何必如此兴师动众了?

    忍不住问道:“怎么和我没关系了,难道你们说的不是这件事?”

    白华脸上的揾怒,此时已经变成了愤怒,这个二愣子,心里又在想什么鬼主意了?

    “那你说说,咱们是在说什么事情?”

    对于这种半路杀出来的人,最好的惩罚就是羞辱,她倒想看看,李鑫以为自己与武长风在谈论什么。

    但在她心里,多少是有些感激李鑫的,毕竟刚才尴尬的气氛被李鑫这么一闹,已经缓和了许多。

    或许,自己真的可以借助他事情,将武长风所说的推脱过去。

    而听白华如此口气,李鑫便觉得事情有些不妙,用手指了指自己,有指了指白华,来回两次之后,只是一脸疑惑的望着白华。

    见到他如此愚蠢的样子,白华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

    “有话就说,就批快放,老娘没功夫和你在这里哼哼唧唧的!”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大跌眼睛,原本看着斯斯文文的白华,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他们那挪揄的眼神,都投向了李鑫。

    遇上这么一个母夜叉,李鑫有的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