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武长风沉默,而黄诚泰又一脸的茫然,白华并没有放过这样的机会,打铁趁热说道:“凌王如此热情,倒是让我有些过意不去了,既然这样,那我也不跟凌王客气了。”

    说完,白华并没有理会一旁欲言又止的武长风,直接转身回了房间。

    对于昨天的事情,她从走过小院的众人眼神之中,就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来了,如此丢脸的事情,她还是躲着一些为好。

    然而,这件事情并没有影响白华的心情。

    晴空万里,一览无余,此时的白华,仿佛漂浮在半空之中的风筝,而牵扯着自己的唯一一根线,也在凌王这把剪刀面前,变得那让的脆弱不堪。

    自己,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王府了,而且,还不用受武长风的指点。

    身为凌王府的客人,他们自然要对自己礼待有佳了,至于什么理由,对于白华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还是,自己能够心安理得的受到王府的庇护。

    然而,此时的武长风,心情就不怎么好了,自己辛辛苦苦想要捞取的一点利益,在黄诚泰面前,直接化为了泡影。

    等白华进屋之后,武长风这才一脸深意的看了黄诚泰一眼,随后叹了口气,便朝着院外走去。

    他现在,是真的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恶人的角色自己已经扮演了,然而,并不怎么成功,以至于自己将白华得知了,还没能老道半点好处。

    对于无往不利的武长风来说,这算是一次深刻的教训。

    凡是二公子会插手的事情,自己最好先放一放。

    然而,对于黄诚泰来说,他现在只有莫名其妙四个字写在脸上。

    自己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两句话,他们两个怎么都走了。

    至于白华,他并不怎么在意,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问武长风,他可不能走。

    忙追上前去,问道:“怎么了,难道我说错话了?”

    武长风站在了原地,抬起头来看着黄诚泰。

    对于黄诚泰刚才的所作所为,他真的很想好好的训斥一番。

    你早不来晚不来的,偏偏在最紧要的关头过来了,他分明看见,白华的嘴唇已经开始颤动起来了。

    武长风很清楚,有赵丹珠的照顾,白华绝对不会是因为虚弱,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她已经有些扛不住,要开口求饶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黄诚泰居然说让她不要客气的话,以至于自己半天的功夫,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

    最无情的,莫过于一个人的努力,在另外一个人的不经意之间,变成了前功尽弃的愚蠢行为。

    很不幸,武长风遇上了这样的事情。

    所以,当黄诚泰还一脸无害的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真的很想大嘴巴子抽他一顿,即使不能伤到黄诚泰,最少能让他涨点记性。

    最起码,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不会如此轻易的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然而,这里毕竟是凌王府,他还是凌王府的大总管,无论黄诚泰说什么,都是凌王府的决定,无论黄诚泰做什么,都是凌王府需要努力的方向。

    即使这些东西都是错的,他们也应该义无反顾的做下去。

    一个地方,只能有一个指挥者。

    黄诚泰无疑就这样一个指挥者的存在,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实施者罢了。

    想到这里i,武长风心里多少好受了一些,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将心中的不满压下去,随后淡然问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了,看二公子的气色,今天在朝堂之上又不怎么顺利?”

    对于黄诚泰这样的脸色,武长风已经司空见惯了,自从黄诚泰当了这个凌王爷之后,每天上朝回来,必然是这样一掌苦瓜脸。

    他不知道黄诚泰在朝堂之上,哟没有用自己教他的方法,也有可能是李源极会变通,所以才会让黄诚泰吃亏。

    对于这些事情,武长风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现在担心的,是江湖上其他门派照过来之后,自己应该如何应对。

    朝堂上面的事情,只要黄诚泰不遇上特别大的麻烦,他暂时不想去管。

    现在,他还没有摸清李源的底细,不知道朝堂之中,与李源站在一起的有那些人,而且,李源私自在江湖上结交的人,他也不清楚这些人的底细。

    所以,现在凌王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明哲保身。

    然而,黄诚泰的回答,却让武长风眉头紧缩起来。

    “圣上今天问了关于绝云派的事情,整个早朝议论的都是这件事情,圣上要我三天之内,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然的话,他也保不了凌王府了。”

    武长风苦心孤诣的做这些事情,为的就是能够让凌王府安然存在下去,即使二公子拿不到骁骑军的兵权,也没有什么大碍。

    但此时听黄诚泰的口气,这件事给予朝廷的压力似乎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估,不等宗门的人动手,黄启才就先对凌王府下手了。

    没有了朝廷的支撑,武长风很难想象凌王府的下场。

    毕竟得罪了那么多的宗门,没有庇护之下,他们总会从凌王府讨回些利息去的。

    想到这里,武长风抬起头来,只是缓缓摇头。

    如果刚才黄诚泰没有出现,自己还有一线希望能够争取到白华的理解,有她出面,外面的谣言便可以不攻自破。

    但问题就在于,黄诚泰的到来,正好给了白华下台阶的机会,而且看白华的样子,她似乎是要等到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辟谣了。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这等她将事情弄清楚了,恐怕凌王府已经不存在了。

    而且,在么有得到白华肯定的答案之前,武长风有不敢让凌王冒着欺君之罪,说出白华就在府上的事情。

    毕竟,李源也在朝廷之上,他如果知道了白华的下落,别说是凌王府了,就算是皇宫内圆,他也不会放过白华的。

    左右为难之下,武长风只能摇头苦笑了。

    见到武长风一脸难堪的神色,黄诚泰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这么说,白姑娘没有同意?”

    在他看来,武长风先是将有可能威胁道白华的人抓起来,随后有在红灯笼将变化救下,即使他真的痛恨凌王府以及武长风,作为回报,见到凌王府有难,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才对啊。

    而刚才见两人四目相对的神情,黄诚泰还以为两人早就将事情说开了,没有想到,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

    如此说来,自己岂不是坏了武长风的好事了?

    “我刚才那句话,是不是打乱了你的计划?”

    黄诚泰小心翼翼的问道,仿佛自己的声音大了,会吓到武长风一样,他现在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见到白华回屋之后,武长风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便朝着院外走,他也明白了,武长风刚才欲言又止的模样,实在是因为对自己无语了。

    他现在也是一团乱麻,不知道如何应付明天朝堂之上的事情,而他能够请教的,也只有武长风而已。

    现在武长风对于他来说,就是他的那一根救命稻草,可以拯救整个凌王府的救命稻草。

    武长风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说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让白华答应咱们的要求,不然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可想了。”

    凌王府的压力如果来至于其他宗门,武长风倒有办法可以解决,但现在的问题出现在朝堂之上,自己总不能杀进皇宫,拿剑逼着黄启才相信自己吧。

    更何况,他现在却是没有这样的实力。

    微微一愣之后,黄诚泰这才说道:“那,又什么可以补救的办法没有?”

    说到补救,武长风倒是有不少办法,但是这样一来,极有可能将把柄落在其他人手中。

    串通绝云派的事情,同样可以在江湖上引起轩然大波。

    但如果黄诚泰不计后果的要保全凌王府的话,他倒是可以和白华再谈一谈。

    “二公子为了凌王府,可以牺牲多少?”

    面的朝廷带来的威压,现在的凌王府已经岌岌可危了,如果凌王府都不再了,那王府的一切东西,又有什么意义了?

    武长风询问黄诚泰的意思,是问他自己凌王府能够拿出多少资源来,与白华打成协议。

    既然威逼不行,现在只能利诱了。

    然而,黄诚泰却将这句话听岔了,微微一愣之下,一脸警惕的望着武长风,眼神中的不可思议,仿佛武长风变成了怪物一般。

    “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小师妹,不是说白姑娘和李鑫有瓜葛吗,你让他去就行了。”

    看着一脸畏惧的黄诚泰,武长风真的是欲哭无泪,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他怎么想到这件事情上去了?

    一脸鄙夷的打量了黄诚泰一遍之后,摇头道:“二公子,你想什么呢,我问你作为交换条件,你愿意牺牲掉的东西有哪些,没有足够的好处,恐怕白华不会答应咱们的请求的。”

    求人与被人求,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概念。

    被人求,是自己有足够的利益,能够让对方觉得有利可图,即使自己不想见到对方,地方也会死皮赖脸的贴上来。

    正如现在的白华一样,即使她什么都不做,自己都要绞尽脑汁的相处办法来,征求她的同意。

    至于求人嘛,无非是低声下气,心惊胆战,再加上足够的利益,不然,谁会搭理你了?

    所以武长风现在的想法和你简单,用王府目前可以调动的一切资源,尽量满足白华的要求。

    黄诚泰这一次听懂了武长风的话,微微一愣之后,一脸肉疼的说道:“东山之地的药材生意,我可以全部交给他。”

    这一次,轮到武长风惊讶了。

    东山之地,不是一直都是由穆王府打理的吗?哪里的药材生意,也应该是有穆王府打理才对啊,而且,听黄诚泰的口气,穆王府似乎与凌王府并不怎么和睦,想要从穆王府卖自己这个人情,似乎有些不太现实啊。

    见到武长风一脸诧异的望着自己,黄诚泰使劲挥了两下手,一脸无奈道:“这些事情你就别管了,我能保证就行了,不知道这样的条件,能不能让白华答应?”

    黄诚泰还是有些担心,唯恐白华死咬着不放,如果她狮子大开口的话,那整个王府填进去,恐怕都不够他塞牙缝的。

    然而,武长风听见药材两个字以后,却一脸轻松的说道:“我尽力而为,如果不成,二公子还能有什么筹码?”

    黄诚泰现在终于意识道,自己随后的一句话,代价居然是如此的昂贵。

    如果自己刚才没有出现的话,或许武长风已经将白华说服了,这样的话,别说是东山之地的药材生意了,自己反而能够趁机从绝云派捞点好处回来。

    一进一出之下,这一次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

    言多必失的道理,果然不错啊,而且这样的得失,确实足够深刻的。

    一咬牙,黄诚泰只能无奈道:“如果她不答应的话,那咱们就只能想在就将她赶出王府去了。”

    既然王府都保不住了,那还在乎白华活着干什么?

    黄诚泰的狗急跳墙,倒是提醒了武长风,是自己想问题想得太过极端了,并没有考虑到得失之间的平衡。

    对于现在的凌王府来说,除了表面上挂着的这个名头以外,其实凌王府早就名存实亡了,凌王府能够牺牲的利益,也只有这一点名声而已了。

    而自己还在考虑,如何才能满足白华,让她悻然答应自己,说出事情的真相。

    如果从利益的角度出发,即使整个凌王府都给她,她也得不到多少好处。

    语气如此,倒不如破罐子破摔,或许威逼之下,白华兴许能够配合自己。

    抱团取暖,搭伙求财,在李源面前,绝云派与凌王府都是弱者,只有两者联合起来,才有可能生存下去。

    听见黄诚泰如此坚定的一句话,原本有些气馁的武长风,此时又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他就不相信,自己奈何不了一个女子了?

    想到这里,武长风觉得有必要叫上李鑫一起前去了,或许威逼之下,自己还能撮合成两人的好事呢?

    但无论如何,只要话说开了,两人之间的尴尬,一定是可以消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