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白华走出房间的时候,武长风已经在院门外等着了。

    虽然说他极不想见到白华,但作为凌王府的大总管,白华来到府上,自己总要出来打声招呼的。

    “白姑娘,休息的可好?”

    武长风并没有提及昨晚发生的事情,毕竟这样的话题,只会让两个人都觉得尴尬。

    白华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武长风的问话,随后,她微微欠身道:“还没有谢过大总管的救命之恩,倒是让大总管费心了。”

    武长风也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白华的谢礼。

    两人相对而立,谁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就这样呆呆的望着对方,仿佛两人只是两尊雕像罢了。

    外人看起来,确实是这样的,两人话语虽然不多,但从两人直勾勾看着对方的眼神,外人还因为两人在打情骂俏呢?

    然而,只有身为当事人的两人,才深刻体会到对方的对视,给予自己的压力。

    对于白华来说,她很想知道,武长风究竟是怎么想的,既然自己需要说的话都已经说了,那么接下来就要看武长风自己是怎么说的了。

    毕竟他不问自己,便将自己请到了凌王府,不管自己知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他总该要交待一下吧,不然,自己又怎么能继续在王府待下去。

    她在等,等武长风随便给自己一个理由,自己便可以心安理得的留在王府之中了。

    毕竟,不是自己想要留在王府的,而是他请自己来的。

    但对于武长风来说,他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而白华的事情又关系道凌王府的声誉,所以他只能站在凌王府的角度考虑这件事情。

    虽然为了保护凌王府的名誉,保护白华也是其中的一部分,但谁知道白华心里想的是什么?

    自己费了如此大的周折,又好吃好喝的招待她,如果到时候消息已经散布开去,又有人找上凌王府了,她只是冷眼旁观,并不出来说清事实,这样的话,他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没有捞到半点好处?

    武长风也在等,他在等白华的一句话,这一句话,很可能关系道凌王府的存存亡。

    两人暗自叫着劲,谁都没有服输的意思,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看谁先忍耐不住。

    武长风不开口,白华便有些着急了。

    虽然她还不知道究竟是谁想要自己的性命,但武长风救了自己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不是武长风的出现,她很难想象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趁着自己昏迷之际,将自己沉尸渭水河中,或者将自己武功废去,卖去青楼。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白华都很难接受。

    所以,她对武长风的感激是真心的,而外面究竟还有没有人等着自己离开王府,她心里真的没有底。

    但从凌王府所遇到的那些人来看,对方似乎并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

    自己刺杀武长风的当晚,凌王府就抓了不少想要拿下自己的人,而即使到了凌王府对面的酒楼,也有人要对自己下手。

    她很难想象,除了凌王府之外,现在还有哪里是安全的。

    正是因为这一种顾虑,所以让她有些焦急起来。

    毕竟武长风不开口的话,她又怎么好意思死皮赖脸的留在凌王府了?而离开凌王府的后果,她真的不敢想象。

    但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

    一旦自己先问出此事,那就表明自己已经害怕起来了,而武长风抓住这个机会,一定会将自己死死压制住,到时候别说能够捞到什么好处,很有可能自己变相成为凌王府的人了。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面,她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

    即使不能给自己争取道任何好处,也不能随武长风任意摆布。

    但对于武长风来说,他也很着急。

    并不是他有什么急事需要处理,没有时间和白华在这里耗,他着急的是,白华的不肯松口。

    白华的性子,武长风算是摸出了一个大概,这丫头,是宁愿玉碎,也不会成全瓦全的人,从他行刺自己的意图就能看出来,她的性子极为的刚烈。

    真是因为这样的刚烈,让武长风很是担心。

    如果自己真的将他逼急了,或许她一气之下,真的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她的死活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但她如果能够活着,便能给凌王府减轻不少麻烦。

    所以,他表明上开起来虽然平静,但内心其实已经开始动摇起来了。

    但想到自己先前的猜测,他那有了一丝动摇的决心很快又坚定下来。

    如果自己不能从她身上得到足够的好处,自己又何必将他留在王府了?与其整天派人伺候她,还不如让他自生自灭。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两人谁都没有开口。

    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眼神之中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从两人扭曲的脸色来看,两人似乎已经开始痛恨起对方来。

    如此经过了一个小时,两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倒是在一旁候着的赵丹珠见到这样的情形,忍不住问道:“大总管,白姑娘,二位要不要喝杯水?”

    她在旁边看的实在是着急,不知道二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两人含情脉脉的对望吧,也不至于一看就是一个小时吧,即使在喜欢对方,看多了也会厌烦的嘛!更何况,从两人面目可憎的神情上来看,两人就更加不可能是这种关系了,哪有想看顺眼的人,会是这样的表情了。

    但除此之外,天底下还有那种情况,会让两个人对视如此之久了?两人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也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古怪了。

    她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碍于两人的关系,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现在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然而,两人在听见了她的问话之后,只是同时朝她点了点头,便继续对视起来。

    两人这样的举动,让赵丹珠很是吃惊,情投意合谈不上的话,至少两人只见的默契是存在的了。

    然而,就在这样的默契之中,赵丹珠终于从两人的眼神之中读懂了一句话。

    “你先说!”

    “你先说!”

    虽然不是很肯定,但从两人的神情来看,两人之间无言的对话,恐怕就是这一句了。

    赵丹珠无奈叹了口气,只得跑回屋中,给两人送上茶水,等两人仍旧用不肯服输的眼神望着对方喝下茶水之后,赵丹珠小心翼翼的问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下去忙了?”

    她实在是没有闲心和两个人继续耗下去了,看他们这个架势,他们是准备决战到天亮啊。

    自己还有满屋子的事情要做,如果干站在这里的话,她真的不好交差。

    而且,昨晚自己好容易软磨硬泡的求白华原谅了自己,她可不想因为房间没有收拾干净这样的小事,重新将两人的关系闹僵。

    谨小慎微的瞧了两人一眼,见两人都没有将自己留下来的意思,赵丹珠猫着身子缓缓朝后退去,唯恐自己的动作大了,被两人察觉一般。

    等到她彻底离开之后,她这才长长出了口气,站在两个不说话的人身边,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但他离开之后,并没有去收拾房间,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果不将这件事告诉凌王爷,她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是干菜烈火的碰撞,还是肉体上的搏斗,她真的不敢想下去。

    遇上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时候,先将责任跑出去,即使事情办砸了,最后也责罚也不会落在自己头上。

    幸运的是,凌王正好早朝回来,从他气鼓的腮帮就能看出,他在朝堂之上的事情并不顺利。

    他当人不可能顺利了。

    就在今天早上,凌王府无辜灭掉绝云派的事情,已经疯传整个大周了。

    黄诚泰也不知道,李源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在一夜之间,将消息散布出去,范围之广,就连偏远之地的小宗门都知道了。

    这样的谣传,自然在武林宗门之间引起了不小的波澜,有许多宗门表示,如果凌王府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们便要背水一战,与朝廷来一个鱼死网破了。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今天早朝的主题,自然是围着黄诚泰在转,加上李源在一旁旁敲侧击,让黄诚泰应对起来着实有些捉襟见肘。

    本来打算好好询问武长风对策的他,在得知武长风与白华对上了眼之后,原本揾怒的脸上,此时满是惊讶之色了。

    对于他来说,武长风如同一块石头一样,除了在罗刹宗表现得有些不正常之外,他兼之正常的不像个男人。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女人,他都没有丝毫的波澜,即使是月轩这样的女子,依旧无法让他有丝毫的欲望。

    然而,现在武长风却表现的很正常了,而这个正常表现的时机,确实那样的不正常。

    他,怎么和白华搞到一起了?额,不对,是怎么与白华对上眼了?额,也不对,是……

    总之,这件事情怎么就发生了?

    黄诚泰顾不得脱去上朝所用的服饰,便直接朝着武长风的小院而去。

    推门而入,他便看见武长风与白华两个人,如同雕像一样站在那里,与赵丹珠告诉自己的情景,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起初,他还以为赵丹珠是一因为记恨武长风,所以添油加醋的说了一些武长风的话,但让没有想到的是,赵丹珠并没有丝毫的隐瞒,完全是如实回报。

    而且,卡武长风与白华的模样,两人似乎不起赵丹珠所说的,还有热烈几分。

    由此,黄诚泰心里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难道说,武长风真的看上白华了?

    但不对啊,昨天晚上白华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凌王府,一个被李鑫看光了的女子,武长风怎么会看得上了?

    这不是他的作风啊!

    但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只有自己问过之后,才能得到准确的答案。

    干咳两声道:“你们两位,这是在干什么?”

    听见黄诚泰说话,武长风这才悻悻收回了目光,小声在黄诚泰耳边低语了几句,黄诚泰的脸色立时变得有些哭笑不得起来。

    而见到黄诚泰到来之后,白华如同见到救命稻草一般。

    虽然说武长风是凌王府的大总管,总管王府的一切事物,但在黄诚泰面前,他只是一个大总管而已,王府之中的事情,还是要黄诚泰来拿决定的。

    忙上前说道:“民女参见王爷,王爷有礼了!”

    白华的举动,让武长风脸色微微一变,自己还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他不会真的想要和二公子摊开底牌吧!

    想要阻止她,却知道已经来不及了,毕竟现在她问的是二公子,自己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抢了二公子的风头的。

    在王府之中,他一直恪守自己的本分,在外人面前,他自然更加要给黄诚泰面子了。

    瞧了一眼有些紧张的武长风,黄诚泰只能答礼道:“白姑娘多礼了,不用如此谦虚,你就当这里是自己家极好!”

    后面半句话说出来,黄诚泰也是一愣,自己与她的关系,好像还没有到这种程度吧。

    都怪武长风,谁让他与人家抛媚眼玩来着,让自己潜意识里以为,他就是武长风的人了,以至于说出如此没有轻重的话来,道让他有些尴尬起来了。

    而听见黄诚泰这句话之后,原本就有些担心的武长风,此时已经满头的黑线了。

    二公子还真是好骗啊,这么容易就上钩了,被人只是给他行了一个礼,他就吧对方当成自己人了。

    咱们现在可有事需要她答应下来,你如此随便的开口,我那两个小视的对视,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想到这里,武长风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但他只是立在一旁,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无论黄诚泰现在做什么决定,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即使,他现在就将白华赶出王府去,武长风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自己已经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至于结果如何,就只能看其他人是不是也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很显然,黄诚泰如此轻浮的一句话,已经成为了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