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 撮合

    在李鑫听来,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武长风这句话更为中听的了。

    他这句平平无奇的话,在李鑫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李鑫只觉得,自己仿佛一个溺水之人,忽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无论还是武长风说话的神情,还是武长风说话的语气,都给了他无限的遐想与希望。

    只要能够挽回自己与白华只见的关系,无论让自己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什么办法,你快说啊!”

    李鑫一时情急,倒有些失礼起来,在凌王府之中,长幼尊卑还是极为明显的,武长风既然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众人应该给的尊重还是要给的。

    但武长风并不在意,只是怔怔看着李鑫,半晌之后这点点了点头,一副极为满意的模样。

    “你就别卖关子,有什么办法快说啊!”

    武长风的沉默,让李鑫心急如焚,他都快急死了,武长风还有心思和自己开玩笑。

    但武长风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自己现在又有事相求于他,心中虽然急不可耐,但他只能选择等待。

    眼巴巴的望着武长风,希望武长风能够尽快告诉他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见李鑫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一直不停的在哪里跳脚,武长风这才开口道:“现在看来,也只有以身相许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武长风此言一出,李鑫便如同木乃伊一样僵直在了原地,对于他来说,能够娶到白华,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但他很清楚,白华并没有下嫁于他的意思,不然,刚才她也不会那么声嘶力竭的叫自己滚了。

    武长风的这种办法说起来,是最能解决眼前尴尬局面的办法,但他更加清楚,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实。

    沉默了半晌之后,原本满怀希望的李鑫,眼神中那燃烧着的火焰,又熄灭了下去,仿佛是高原之上的野火过后,只剩下茫然无边的死寂。

    对于他来说,强迫白华嫁给自己,比她不理睬自己,来的更加可怕。

    而听见武长风此时都只能想出如此低劣的办法来,看来自己与白华的关系就要这样结束了。

    不想继续再聊下去,而他此时已经心如死灰,想要扯些其他的事情,好将此时掩盖过去,但只是咂巴了两下嘴巴,便老实的闭上了。

    心中一阵嘀咕,想要在武长风的意见之外,再想出一个更好的办法来。

    可是许久之后,他只觉得自己脑袋一片空白,别说是比武长风更好的意见,就连比较次的办法,他也想不出一条来。

    此时的李鑫,早就心乱如麻了。

    怔怔望着白华所在的房间,昏暗的灯光仍在摇曳,里面,已经没有了半点动静,仿佛李鑫的到来,是一件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一样。

    没有自己,她一样能过得很好。

    内心难以名状的酸涩,早已经在李鑫心底蔓延开来,他多么希望,自己真的从没有来过。

    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拉耷着脑袋,低着头缓缓朝着院外走去,就连与武长风打招呼的事情,都已经忘了。

    原本从孤独一人的世界,好容易看见了缤纷绚烂的色彩,但就在自己的已是冲动之下,整个世界又回到了灰色。

    或许,自己注定应该单身一辈子!

    看着李鑫一脸委屈的离开,武长风并没有劝阻,他只是望着李鑫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自己视野之中,而后,武长风抬起头来,又朝白华的房间望了一眼。

    平静如水,没有一丝的波澜。

    许久之后,武长风原本疑惑的眼神,忽然露出一点光亮来,而原本紧锁的眉头,也忽然放松下来。

    如果真的是李鑫做了什么对不起白华的事情,她现在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太寻常了。

    即使不当即离开王府,最少也要破口大骂李鑫一番。

    然而,其中任何一种情况都没有发生,这只能说明,白华并没有记恨李鑫,她之所以将李鑫赶出来,应该是处于羞愧而已。

    仅此而已的话,事情倒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的。

    就在武长风暗自盘算如何撮合二人的时候,忽然又是一声极为高亢的叫喊声。

    “是哪个天杀的将我的衣服脱了,还不快给我滚进来!”

    如雷霆万钧的一声暴喝,将原本平静下来的王府又搅动起来了。

    原本就诸多猜测的众人,此时听见这一声极为响亮的呼喝声之后,众人心下的了然,此时已经变成了惊讶。

    没有想到,大总管带回来的人,居然如此的……额,豪迈。

    就这样的女子,他也下得去手,也是没谁了。

    这一夜的凌王府,注定要无眠了。

    而听见这一声呼喝声之后,最为害怕的还是赵丹珠。

    如果非要追究这件事情的源头,那她毫无疑问是罪魁祸首,毁了白华的清白不说,还将李鑫拉下了水。

    如果两人将事情说穿了之后,赵丹珠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聪明如斯的赵丹珠,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原本躲在一旁的她,在听见白华这身呼喊以后,脸色已经吓得惨白了。

    而她现在所能求助的对象,至于武长风而已。

    所以,不等武长风离开,赵丹珠便如鬼魅一般追了出来。

    “大总管,我现在该怎么办?”

    毕竟程思琴将她安排过来,主要负责白华的饮食起居,即使她现在躲着不见白华,也会有与白华碰面的时间,现在自己出现,或许还能求得白华的原谅,但如果是时候让白华知道了,她不说杀了自己,至少要让自己脱一层皮啊。

    一时无奈之下,他只能寻求武长风的帮忙了。

    能够将三小姐气走的这份本事,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然而,武长风并不想趟进这趟浑水。

    撇开其他的不说,只是白华对自己的态度,他就不想看见白华,如果不是白华关系到整个凌王府的名声,他可不会在乎白华的死活。

    更何况,自己是一个男子,如果要顶替赵丹珠的话,非但不能让白华解气,反而会火上浇油,让她更加的愤怒。

    到时候,自己能不能将她留下,都成了极大的问题了。

    所以,在听见赵丹珠求救的时候,武长风并没有多做停留,一个闪身之下,轻轻巧巧避开了赵丹珠。

    淡淡的抛下一句话之后,武长风便不见了踪影。

    “你自己看着办,无论如何,你也想办法将她留下来,不然,你就不用待在王府了。”

    赵丹珠一直以为,武长风是一个极为有担当的人,无论是三小姐出嫁的时候,武长风全力与各门各派的势力周旋,还是在老王爷去世之后,武长风挑起凌王府的大梁。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小心眼,坏了他的大事的话,现在的凌王府,应该要比现在还要好一些。

    所以,武长风在他心目中,一直都是一个极为正值的形象,她出言相求,就是看在武长风这一点上。

    但没有想到的是,武长风面对这件事,居然做了逃兵,而且,跑的比兔子还快。

    看着武长风原本站着的地方,赵丹珠发了好一会呆。

    难道说,大总管也记仇?

    他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与三小姐合力为难他的时候,他那一脸的委屈模样,他今天见到自己遇上如此尴尬的局面,逃之夭夭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作为凌王府的大总管,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来了。

    首先是他让自己留住白华,而并不是自己,现在白华发了这么大的脾气,虽然是自己的原因所赵成的,但他作为主事之人,难道就不应该出来帮自己说两句好话?

    即使他站在自己身边,自己也能踏实一些啊。

    其次,是他吩咐程思琴让自己好好照顾白华,在照顾白华的事情上面,自己自问没有做错半点。

    难道看见她身上脏兮兮的,也不给他擦拭一下身子吗?

    冲这一点,武长风即使不为自己说两句好话,总该想变化解释清楚吧,现在让自己对峙一人面对白华,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

    他哪里想到,武长风此时听见白华两个字头就有点大。

    不是因为白华对武长风有什么偏见,也不是白华长得难堪招武长风厌恶,只是武长风有一种感觉,白华很危险。

    至于这种感觉的来源,自然是因为他的天尊诀,虽然白华并没有表露什么,但武长风与她见面,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更何况,现在白华出了这样的事情,面对这样敏感的问题,武长风就更加应该回避了。

    任何不好的事情,只有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所以,面对赵丹珠的苦苦哀求,武长风只能选择逃避。

    他的逃避,并不是不管此事了,在他离开了小院之后,武长风便直接来到了程思琴的小院。

    还没有走进去,武长风便发现一股淡淡的又想扑鼻而来,浓而不密,很能让人定下心来。

    而在月光之下,武长风能够看见稀稀疏疏的萤火虫,这在王府的其他对方,是绝对看不到的。

    看来,这位程大小姐,也挺会享受生活的。

    走到院门外,武长风低声叫唤了一声。

    原本就亮着灯火的房间,房门忽然开了,武长风只见一个如同圣女一般的女子,站在了明亮的灯光之下。

    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在灯光的映射之下显得一览无余,轻盈的薄纱,吸收了灯光的光滑,在明亮的灯光之下,仿佛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看得见,却又看不透。

    这种感觉,就仿佛一只小猫在给自己的心挠痒一样,欲罢不能之下,恨不得不上去将程思琴按在地上。

    武长风脸颊一红,差点被上涌的血气冲昏了头脑。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那凌王府可就真的成了天下人的笑柄了。

    先是李鑫冒犯了白华,随后是自己强行霸占了程思琴,这件事只是想想,武长风便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原本打算与程思琴多聊上几句的他,此时也不得不将这样的想法放弃掉。

    看见这样一个如同仙子一般的人,武长风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把持不住。

    “这么晚了,大总管找我有什么事吗?”

    淡淡的声音传来,如同莺啼般悦耳,武长风从来没有发现,程思琴的声音居然如此的好听。

    这样的声音,仿佛深谷之中的歌声,幽远之中带着绝对的纯净,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突然降临人世一般。

    听得出神,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程思琴的话,在对方的轻笑声中,武长风这才回过神来。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有些事想问问你,刚才王府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且不说王府上下如此大的动静,只是白华刚才的那两声呼喝,就足以将整个王府都叫醒过来。

    身为凌王府的总管,她没有理由不知道这件事情。

    “听说过一些,大总管是来问我为什么将赵丹珠安排过去的吧!”

    武长风点了点头,他最喜欢这样直接的谈话,不会多费脑筋,只要自己提点两句,对方很快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

    “赵丫头的能力大总管也是见过的,而且她自小便进入王府,又是三小姐的贴身丫鬟,所以……”

    后面的话,她并没有说下去了,对于武长风来说,自己所说的这些,已经足够明显了。

    想要将赵丹珠提拔上来,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独自面对一切的能力,是他应当学会的,而照顾外来的白华,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武长风点了点头道:“你的想法是好的,只是有些操之过急了而已,事情弄到现在这般模样,你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程思琴微微一愣,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但从武长风的这句话可以听出来,这件事所造成的影响,已经超过了她的预测。

    侧身将房门推开,摆出一个请的姿势说道:“既然大总管有事情要交待,还请大总管里面来说话吧!”

    程思琴原本正对着武长风,虽然她那曼妙的身材极容易让人产生冲动,但这样只能看见程思琴身材的大致轮廓,还能让人克制得住。

    但此时程思琴侧着身子,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在此时便显得极为火爆了。

    高耸的双峰,以及挺拔的翘臀,无论是哪一点,对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尤其是对武长风这种未经世事的年轻男子,杀伤力更是空前的强大。

    好容易被武长风克制下去的冲动,在见到这样美妙的身子之后,武长风只觉得自己鼻子已经有些热乎乎的了。

    不敢再继续看下去,只得同样侧过身子,不让自己无处安放的双眼被吸引了过去,淡淡说道:“也没有什么好交待的,你将事情处理好就行了。”

    说完,不等程思琴回话,武长风已经扬长而去了。

    他,实在有些克制不住了,为了避免荒唐的事情发生,他只能选择离开。

    然而,在看见武长风匆忙离开之后,原本一脸疑惑的程思琴,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自信,源自于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