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白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不得不说,迷药的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两人一直昏睡了大半天这才幽幽醒转过来。(书^屋*小}说+网)

    当白华第一眼见到昏暗的灯光时,給她的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

    自己不是已经被人下药了吗,而且包括李鑫在内,不是都被对方拿下来了吗?怎么现在自己还好端端的活着,而且,还能见到如此美妙的灯光?

    此时白华的屋中点着一盏摇曳的油灯,昏暗的光线只能够看清事物的大概位置,如果不是对这里极为熟悉,在这样的灯光下很容易碰到。

    但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是这样的灯光,现在在白华眼里都显得那样的美妙。

    摇曳的烛火,虽然昏暗,但却仍旧释放着它那微弱的光芒,给原本黑暗的房间,带来了那么一丝微弱的光明。

    只要有这么一丝光亮就足够了,不需要太亮,太亮显得刺眼,而原本就污垢不堪的地方,在这样明亮的灯火之下,很容易让人生出厌恶的感情来。

    但灯火也不能太暗,太暗了,就成了一点火星,出了能够燃烧自己以外,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这样的星火,倒不如不要。

    此时摇曳的灯光正好,既不显得刺眼,也足够看清周围的一切。

    毕竟,能见到光亮,说明自己还活着啊。

    醒来之后的白华并没有选择下床,她只是痴痴的看着离自己不愿的这一盏灯,就现在的场景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加美妙的了。

    并不是她身上受了什么重伤,以至于她无法动弹,也不并非他卷一来袭,懒得下床,更不是因为她觉得尴尬,不好意思下床。

    她只是害怕,害怕自己稍微动一下,眼前所有的情景,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种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感觉,真的不怎么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些发朽的木门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一张她还算熟悉的脸庞。

    看见这张脸庞之后,她的原本如同灯火一样摇曳不定的心,此时更加的紧张起来。

    并不是她害怕对方会对自己做什么,她只是担心自己心中的猜想变成了现实。

    自己,终究还是被他救了。

    然而,白华呆滞的神情,却将推门而入的李鑫僵在了原地。

    他也不是刚刚醒转过来,发觉之后没事之后,第一反应便是担心白华的安危。

    或许,是他因为奉了武长风的命令,要保白华周全,但驱使他如此着急赶来的原因,或许是出于真正的担心。

    一个能让人心生悸动的人,必然会被对方所牵挂。

    白华很幸运,只是用一双不算太会说话的眼睛,就成功的让李鑫牵挂着自己了。

    然而,这样的幸运对于她来说,是那样的可有可无。

    一个自己不在乎的人,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似乎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

    自己真正想要被关心的那个人,并不是他啊!

    然而,出于对自己是否已经身亡的试探也好,还是出于礼节问题也罢,在李鑫僵在原地的时候,白华已经坐起身来了,脸上露出一抹比哭还难堪的笑容。

    “你也过来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样一句话来,蹬他说完之后,他自己也吃了一惊。

    如果两人并没有出事,那他前来探望自己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己说他过来就很委屈对方了,为什么会在前面加上一个也字?

    然而,她的问话,并没有得到回答,无论是李鑫的不快也好,还是他直言相告也好,抬起头来,只见李鑫一脸惊讶的望着自己的胸口再瞧。

    白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低下头去,俏脸已经被红霞所染,原本失落的情绪,也在见到自己赤果的上身以后,被羞怒强行的占了过去。

    是谁将自己的衣服给脱掉了?而且还一丝不挂?

    最重要的是,自己刚才看那盏昏暗的油灯出神,完全忘记了检查一下自身,以至于如此唐突的坐起身来,白白让李鑫将自己看了个仔细。

    羞怒之下的怒火,最后只化作了简单的两个字。

    “出去!”

    这一声呼喝,仿佛深山幽谷之中的一声鹰啼,高亢之中带着幽远的韵味,然而那满含怒火的语调,却如同爆发的火山,拥有可以毁灭一切的力量。

    整个凌王府在这简单的两个字中全然苏醒过来,一时之间,整个凌王府的油灯都亮了起来。

    胆子大些的武师,已经推开房门,开始四下里观望,想要找出声音的源头,而即使是那些胆子小的女眷,此时也推开了窗户,朝着声音所发之处望去。

    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声音可以听出来,能够发出如此石破天惊的声音,一定是一个女子。

    而两人被抬进王府的时候,王府的许多人都知道了白华的存在,不同过多的猜测,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白华所在的位置。

    不少武师也回过神来,在如此大的动静面前,他们无法保持那种平静如波的心态。

    无论是白华遇到了什么危险,还是说他与王府中的人发生了冲突,作为护卫王府安危的武师,他们都有责任到场。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朝着白华所在的木屋走去,即使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只是从白华这一声凄厉的叫喊声中,众人知道一定有热闹可巧。

    可是,当他们来到小院之外的时候,武长风已经先一步挡在了院门之外。

    “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这里也没什么可瞧的,你们回去吧!”

    对于武长风这个大总管,无论是在外府行事的技师,还是在内府办事的技师,他们都是极为敬佩的。

    武长风令他们折服的,是实实在在的本事。

    所以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众人虽然一脸的好奇之色,但还是唯唯诺诺的答应一声,便准备回房去了。

    然而,那些眼尖的,并没有放过武长风身后发生的事情。

    众人清楚看见,一个武师装束的人两滚带爬的从白华的屋中出来,而且,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仿佛是去妓院没带银子,被人赶出来一样的尴尬。

    霎时之间,众人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不用多说,只是看见就能猜出整个事情的经过。

    等看清是李鑫之后,众人脸上诧异的神情已经变得恍然大悟起来了。

    怪不得这小子如此的殷勤,原来早就有所图谋啊,看这个架势,对方似乎不怎么领情啊。

    而且,看他那副贼眉鼠眼的模样,似乎是想用强。

    一时之间,众人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以至于李鑫冲进白华的房间想要做图谋不轨的事情,瞬间在王府之中传了开去。

    武长风虽然能够阻止这些人进入院中,但他却阻止不料这些人说什么,毕竟,他不可能让众人闭上嘴巴不说话吧。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李鑫居然会闯进白华的院中来,自己不是让程思琴派人照看她的吗,怎么让李鑫溜进来了?

    正疑惑之际,一女子已经走了过来,恭敬行礼道:“大总管恕罪,都是我办事不利。”

    武长风抬起头来,见满脸通红的赵丹珠站在哪里,脸上的委屈,都快要哭出来了。

    武长风觉得奇怪的是,赵丹珠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一直服饰三小姐的吗,程思琴怎么派她过来了?

    但随后想想,便觉得理所当然了。

    三小姐在二公子被奉为凌王之后,便离开了王府,至于他的去向,只有二公子知道。

    而没有了三小姐的小院,赵丹珠便彻底闲下来了,武长风将王府大部分琐事都交给了程思琴,程思琴自然不能让赵丹珠闲着了。

    而白华的重要性,现在对于王府来说极为的关键,自己在嘱托她的时候,还特意叮嘱过她,能够派照顾三小姐的赵丹珠过来,程思琴也算是想得周到了。

    可是,即使如此,那白华为什么会发出如此凄惨的叫声了?

    一脸疑惑的望着赵丹珠,只等着她给自己解释一番。

    “白姑娘被送来来的时候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碍,而我见她身上不怎么干净,便自作主张的给他擦拭了一遍身子,之后忙前忙后的去收拾这里,便将这件事忘了,等到李公子过来的时候,我觉得两人的关系的应该不差,李公子也不会做出什么其他的举动来,谁会想到……”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而赵丹珠的玉脸也早已绯红一片了。

    对于此事,虽然是发生在被人身上的,但从她口中说出来,她还是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听完赵丹珠所说的,武长风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大概,这件事赵丹珠做的并没有从,自己不但不能批评她,还应该表扬她才是。

    无论是照顾白华的起居,还是接待访客,他都做得滴水不漏,但令武长风疑惑的是,白华为什么会发出尖叫,难道说……

    后面的事情武长风也不敢想先去了,毕竟他也是个处之之身啊。

    但对于李鑫的人品,武长风还是很有把握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误会,白华才会又如此强烈的反应。

    挥了挥手,示意赵丹珠退下之后,武长风只是看着连连在门外道歉的李鑫,一脸的思索模样。

    不可能啊,看他这个样子,似乎并没有想将白华怎么着啊,但白华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了?

    但见到李鑫不厌其烦的解释自己是无心的之后,武长风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这个李鑫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但对白华,倒是很上心的嘛!难不成,他真的地白华有意思?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就不怎么好办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武长风想要将白华留在王府之中,这样保护起她来,自然能方便许多。

    但眼下出了这么一件事情,让白华怎么再面的李鑫了?

    如果说李鑫对白华没有半点感觉的话,自己想个办法,将李鑫支走就是了,但问题就在于,李鑫这个架势,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即使自己将他支开以后,他很快会来找白华的。

    如此一来,无地自容的白华,又怎么能在凌王府待下去了?

    思来想去,武长风最终也只能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不然的话,自己只能将白华送回东山去了。

    而过得这许多时候,李鑫那边的动静也小了许多,等他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来时,武长风一把拦在了他面前,低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将白姑娘得罪了?”

    对于眼力与耳力俱佳的武长风来说,在李鑫与白华两人到了凌王府门前的时候,武长风就有所察觉了,而两人在红灯笼客栈所发生的一切,他自然是了如指掌,不然他也不可能如此快的派人赶过去,将两人救下。

    在他看来,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啊,而且,李鑫对白华也相敬如宾的,他怎么就这么糊涂,会想到去闯白华的房间了?

    然而,李鑫的回答,却也让武长风有些为难了。

    “我什么都没做,只是没有敲门就推开了房门,我推开门的时候,她还躺在床上,身上也盖着被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光着身子做起来,我也没有办法啊!”

    武长风只觉得有些头疼起来了,他没有想到回事这样的情况。

    “那,她现在怎么样?”

    武长风压低了声音问道,语气之中,明显带着羡慕的味道。

    送上门来的大白兔,不看白不看啊,这件事即使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听出了武长风语气之中异样的味道,原本有些羞愧的李鑫,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我怎么知道,我一直赔罪,她只是不回答我,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里面是没事情况了!”

    李鑫真的觉得自己很无辜,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他来到这里,只是出于一片好心,想要看看白华有没有受伤,哪里知道,进去之后回事那样的情形。

    早知道这样,即使打死他,也也不会进白华的房间的。

    从白华最后怒气冲冲的那两个字之中,他知道白华已经彻底狠上自己了。

    武长风一脸同情的看着李鑫,片刻之后,一副老成的样子说道:“看来,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