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白华直接将自己的话无视掉了,李鑫脸上更加的郁闷,但他还是殷勤的走上前去,使劲拍打着酒楼的门板。

    片刻之后,一个睡眼惺忪模样的人打开了门,迎着日光之下,一双眼直接眯成了一条缝隙。

    并没有看对方是什么人,哈欠连天道:“这么早敲门,有什么事吗?如果要吃饭,麻烦两位过两个小时再来,掌勺的师父还没有起来。”

    李鑫听他如此说,一把将门退开道:“你们打开门做生意,难道就这样将客人赶走?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不起来准备?”

    说话之际,李鑫已经硬生生挤进了酒楼之中来。

    那小二原本想要阻拦,但发觉李鑫是武师之后,只是狠狠的暗骂了两声,便任由他走进酒楼之中去了。

    此时的酒楼并没有开张,桌椅全都倒立在桌子上,李鑫也不客套,选好了地方,直接取下两把放下,等白华做好之后,李鑫见小二只是一脸不快的站在一旁,似乎对于自己的到来,他并不如何欢迎。

    李鑫并不计较这些,只是呵斥道:“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上茶?”

    那小二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便摊手道:“现在这个时候,炉子都还没点着呢,哪里来的茶水?既然你们进来了,在这里坐着也无妨,我先去睡会回笼觉,等掌勺的师父起来了,我再来伺候二位。”

    见小二要走,李鑫顿时急了,一把将他拉住道:“我说你这个人,懂不懂点规矩了,咱们都已经进来了,难道你就让咱们在这里干坐着?去将你们掌柜叫来,我要好好问问他!”

    那小二跟没事人一样,只是淡淡看了李鑫一眼,随后一脸不屑道:“别说叫咱们掌柜了,就算叫天王老子也没用,大师傅不起身,咱们就不用干活,得了,您二位就请便吧!”

    李鑫本来就被白华折磨了半天,心中一股无名之火早就想要发泄出来了,此时见小二如此的不开眼,当即一个箭步挡在了他身前道:“你信不信我将你们这个酒楼砸了?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去不去叫你们掌柜来?”

    那小二似乎一点也不害怕李鑫,指了指对面道:“客官看着面生,想必是从外地来的吧,你们可知道,对面是什么地方?”

    见小二一脸神秘的模样,李鑫早就不耐烦了,他就是凌王府的武师,怎么会不知道对面是什么地方了?

    但见小二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李鑫还是如实回答道:“知道啊,难道你们家是凌王府开的不成?”

    他也没少在这家酒楼吃过饭,但从来没有听说酒楼和王府有什么瓜葛,如果酒楼真是凌王府开的话,自己现在也算是将白华带进凌王府了。

    所以对于小二的这个问题,他还是很在乎的。

    但没有想到的是,小二在听他提及道凌王府的时候,原本还有畏惧的脸上,顿时变得不屑起来,一把将李鑫搭在自己肩头的手推开,没好气的说道:“知道对面是凌王府,你还敢在这里撒野?只要你敢动手,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的!”

    李鑫心中冷笑,被推开的手已经用上了劲道。

    自己可是跟着凌王府大总管混的,难道还怕你一个小二不成?别说是将酒楼给砸了,就算将你打个办事,我也半点事没有,我今天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老子的拳头硬。

    正欲一拳打在小二那张可恶的脸上,却发现一阵香风飘来,随后,一锭白花花的银子便出现在了两人之间。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李鑫先是一愣,等他顺着这只玉手,看见拿银子的白华之后,原本气势汹汹的他,此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一脸疑惑的望着白华,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明明可以用拳头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用银子了?

    然而,当小二见到白花花的银子之后,原本慵懒的脸上,立时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一把将银子抢过来之后,赔笑道:“这位客官,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多有冒犯之处,还请二位见谅,两位请坐,不知道两位想吃点什么,本店有……”

    在小二滔滔不绝的讲述酒楼之中的各种名菜的时候,李鑫已经是一脸的茫然之色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用到拳头的,有时候,银子可比拳头好使多了。

    他无心听小二啰嗦,只是怔怔想着自己先前的举动,自己耗费了那么大的周折,小二非但不给自己好脸色看,反而看着比自己还要凶,如果不是白华出手,自己今天非将他打得鼻青脸肿,让他亲妈都不认识他为止。

    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小二,直到小二一脸堆笑的听白华点完了菜谱,李鑫的这双眼睛,才从小二身上挪开。

    心中不解之际,正欲开口询问白华一番,却没有想到,白华倒先开口了。

    “拿来!”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如同一本五指来后的天书一样,将原本就疑惑不解的李鑫,弄的更是不知所云了。

    “什么拿来,我没拿你东西啊!”

    李鑫的一脸无辜,换来的却是白华的秀眉倒竖。

    “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说好的你请我吃饭,你怎么能让我掏银子了?刚才给小二的五两银子,难道你不打算还我了?”

    李鑫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说的拿来,指的是银子啊,虽然觉得这五两银子花得有些亏,自己凭一只拳头,一样能让他服服帖帖的,但面对白华的讨要,李鑫没有半点迟疑,伸手入怀,将自己的钱袋抛在了桌上。

    白华拿起来掂量了两下,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来,李鑫虽然不怎么通人情世故,但身上的银子倒是不少。

    只是这一袋子的银子,恐怕就不再五十两之下,吃这一顿饭,绝对搓搓有余了。

    将钱袋收回自己怀中之后,白华这才说道:“说吧,你们大总管都数落我什么坏话了?”

    李鑫的思维,仿佛在做过山车一样,刚才她还兴致勃勃的与小二在谈论什么东西好吃,怎么眨眼的功夫,就直接扯到正事上去了,自己心中的疑问还没有解开,她怎么能如此快的转移话题了?

    但对于李鑫来说,能够尽快处理完这件事,才是他的当务之急,所以在听了白华所言之后,他并没有任何埋怨的情绪,只是小心翼翼的朝四周望了一眼,确认没有其他人之后,这才小声说道:“咱们大总管也没说你什么,只是觉得你有些……”

    见李鑫吞吞吐吐的,白华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呵斥道:“有些什么?你倒是说啊!”

    被白华逼问一番,李鑫只得顺口说道:“可怜!”

    白华早就知道自己在武长风眼中没什么好印象,她想过武长风可能用来形容自己的词语,唯独没有想到可怜两个字上面去。

    难道说,他对自己刺杀他的事情一点都不放在心上?自己的处境虽然确实有些难堪,但他首先考虑的,应该是他自己才对啊。

    自己当时提着长剑朝他刺去的时候,可没有半点留情的意思,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家伙阻拦,他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就这样的事情,他还觉得自己可怜?

    白华有些不信,于是追问道:“还有呢?”

    她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情,也很清楚武长风对自己的了解,他既然知道自己在凌王府外徘徊了一个小时,那自己的一举一动一定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可不会相信,武长风对于自己的评价,只是可怜两个字而已。

    然而,李鑫听见他询问之后,茫然抬起头来问道:“还有?还有什么?”

    其实在武长风的心里,他对白华确实没有什么厌恶的情感,他自己就是背负血海深仇的人,能够理解自己至亲之人被人杀了之后的那种悲痛。

    一旦有机会找到幕后的凶手,即使明知道不可为,自己也会义无反顾的如白华那样,一剑直刺对方的咽喉。

    所以对于白华的感觉,武长风只是充满了同情而已。

    与自己不同的是,即使是自己至亲之人死了,对方还在利用这一种刻骨铭心的恨意,将白华当成了一枚棋子。

    所以对于白华的感觉,武长风真的只是局限在可怜两个字上面,以至于在吩咐李鑫行事的时候,让他尽量不要勉强白华。

    而李鑫所得到的消息,除了可怜以外,也没有其他的了。

    他听白华询问自己,还以为是自己一时大意,忘记了没事重要的事情,但仔细回想了武长风对自己所说的话,他却找不到任何遗漏的地方。

    所以在听见白华这句问话之后,李鑫又陷入了茫然之中了。

    但对于白华来说,李鑫这样的举动,却让白华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在他心中,真的只是这样吗?

    她宁愿武长风说自己不知死活,宁愿他说自己死鸭子嘴硬,不管是什么样批判的话语,最少能证明他真的留意过自己,然而,现在给她的,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可怜两个字。

    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含义,不用过多的推断,就能知道自己在武长风眼中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了。

    他,只是将自己当成一个路人而已。

    只有对于自己不认识的人,才会生出同情之意,只有不在乎对方,才会觉得对方可怜。

    哪怕武长风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在乎自己,也绝对不会是如此简单冰冷的两个字。

    原本抱着一丝希望的白华,此时已经彻底的心凉了,以至于李鑫喋喋不休的将武长风所有的话都说了一遍,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突然,白华抬起头来,怔怔看着李鑫道:“他有没有说,如果我不回凌王府的话,我会怎么样?”

    李鑫并没有察觉到白华的一样,努力回想了一番之后,知道武长风却是交待过此事。

    点了点头道:“大总管说了,如果你不会王府的话,他让你尽快会东山之地去,那里是绝云派的地盘,李源不敢将你怎么样的。”

    说完这些,李鑫在末尾又加上了一句。

    “哦,对了,大总管说了,如果你会东山的话,以后行事就要小心些了,他与李源打过交道,知道他不是那种善罢甘休的人,如果不将你杀了,他永远都不会觉得安宁的!”

    怀着最后已是希望的白华,此时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他居然连自己不会王府的后路都想好了,看来他真的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之所以做这些事情,不过是为了保全凌王府而已。

    原本那一双灵动的美眸,此时已经变得空洞起来,以至于她整个人看上去,仿佛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见她如此模样,李鑫吓了一跳,一连问了几个问题,也没有见白华有任何的反应,一时之间,他倒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白华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直到小二将菜肴端上来的时候,她那死气沉沉的脸上,才恢复了一点人气。

    而原本兴致勃勃的她,在面对那些山珍海味的时候,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桌上的饭菜。

    也不知道是因为她思虑过度,还是因为自己已经饿昏了头,只吃了几口,白华便觉得自己脑袋晕乎乎的,抬起头来,看李鑫的样子,也有些模糊起来。

    摇晃了两下,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四肢酸软乏力,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

    到现在,她才意思到,自己被人下了药,在回头去看李鑫时,对方也是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来。

    然而,白华模糊的双眼之中,很快看见围上来一群彪形大汉,这些人不分青红皂白,便将李鑫按在了桌上。

    见到这样的情形,白华已经吓得花容失色了,跌跌撞撞后退之下,直朝着门外跑去,她刚想张开嘴呼救,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堵住了嘴巴。

    随后,她只觉得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从自己嘴上传来,对方似乎是拖着自己向后走。

    直到现在,他才彻底相信了武长风的话,这些人如此大费周折,先是假意不肯做自己生意,随后便在自己饭菜里面下药,他们绝对不会是因为李鑫。

    而看这些人粗鲁的样子,他们似乎已经没有将自己当成一个活人看待了。

    她现在多么希望自己没有那么的固执,当初自己应该听从武长风的安排,至少,在遇见李鑫之后,也应该直接与她会凌王府去的。

    自作自受,自己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落到如今这般田地,也是自己咎由自取而已。

    即使如此,她心中也只有那么一丝悔意而已,这一丝悔意,只是因为她不能给叶归来报仇雪恨而已,至于其他的,在听见李鑫那番话之后,她的心已经彻底冷下来了。

    缓缓闭上了双眼,只等待这死亡那一刻的来临,或许,不等自己醒来,自己就已经身首异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