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将白华放了,自己以后行事都要小心了,有这样的威胁存在,仿佛自己身后有一根无形的针,武长风不会知道这一根针在什么时候刺向自己的后背,也不知道这一根刺下之后,自己能不能躲开。(书=-屋*0小-}说-+网)

    一时的心慈手软,最后吃亏的永远是自己。

    这个道理,武长风自然懂,只是他再次抬起头来,看见的并不是白华眼神之中的恨意,而是委屈背后,无处发泄的心酸。

    她,毕竟什么都不知道啊。

    难道说,只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危,就要将他置之死地么?

    沉默了片刻之后的武长风终于意识到,自己心中居然还存在那么一丝的担忧,这一丝担忧,是他一直都将其忽视的。

    原来,自己并不是那种视死如归的人,正真面对死亡的时候,自己也会感觉到害怕。

    然而,武长风最终的绝对,却还是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敢于直面死亡的,才是真真的勇士。

    今天他无法自如运功之下,都能将白华拿下,更不用说自己恢复过来,白华还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得手。

    点了点头道:“王爷所说的确实没错,按理白华应该就地处死!但他毕竟只是被李源利用的棋子,杀了她,只会让外人觉得咱们心虚,想要将绝云派斩草除根,如此一来,不但解决不了王府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反而会给王府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武长风的这番话,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原本义愤填膺的脸上,此时也多了几分郑重。

    武长风与他们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再与,他的眼光永远都比别人想的长远一些。

    当这些人看见白华闯进凌王府之后的第一反应,只是因为自己的颜面被扫尽了,如此多的人,居然让一个女子闯入了府中,如果问他们为什么赞同凌王的意见,要将白华处死的话,恐怕只有这一点颜面所带给他们的无光而已。

    白华确实闯入了凌王府,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即使处死了白华,他们丢失的颜面不但找不回来,反而只是证实了他们技不如人这一点。

    武功不行可以慢慢练,但心性如果不行,一个人一辈子就只能那样了。

    所以当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众人觉得武长风并不是在说白华,而是在当面呵斥自己。

    而且这样的呵斥是那样的准确,让他们无从逃避。

    至于武长风所说的,王府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也正如武长风所说的那样,虽然他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但从凌王的口中,以及当晚叶归来的身手,众人私底下已经将事情了解了一个大概。

    绝云派的大弟子黑影死在了武长风手中,绝云派的掌门叶归来实在了武长风手中,现在,凌王府优雅将绝云派仅存的白华杀了,这件事如果让外人知道了,凌王府将会背负多大的压力,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

    无凭无据,就这样灭了一个门派,虽然这样的门派并不招江湖上其他门派待见,但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被凌王府灭掉的门派了?

    这些人虽然都是武夫,不懂得那么多的勾心斗角,但这并不代表他们都是傻子,不能看出其中的厉害关系来。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迟早会被其他人知道,而且,白华刚才已经说过了,明天武长风杀掉叶归来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京城,即使他们现在就开始准备,这件事也很快会散播开去。

    而如果凌王府将白华处死,非但不能阻止这件事情,反而证实了白华所说的,凌王府想要将绝云派一网打尽。

    一时之间,众人觉得自己还是将问题想得太过简单了,而面对这样的问题,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武长风身上。

    他既然能够想得如此长远,自然知道应对的办法。

    然而,武长风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将目光落在了凌王黄诚泰身上。

    在凌王府,主人还是凌王,自己无论多么有主见,考虑的问题有多么的深远,最终做决定的,还是凌王。

    他不会做出越矩的行为,也不会在众人面前扫尽凌王的面子,即使今天黄诚泰不答应这件事,非要将白华处死,武长风只会照办,并不会强行改变凌王的决定。

    然而,对于武长风的远见,黄诚泰早就领教过了,而且现在武长风所说的,也确实是事实,虽然极不愿意将白华放了,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不能杀掉白华的事实。

    “依你之见,现在咱们该怎么办?难道真如你所说的,将她放了不成?”

    黄诚泰还是先前的想法,并没有多少改变,即使让凌王府背负整个武林的围攻,他也不能放过闯入凌王府的人。

    虽然代价会极为惨重,但他在所不惜。

    有些东西,比命重要,对于他来说,维护凌王府的尊严,就是他此生活着的最大目的了。

    然而,让黄诚泰意外的是,武长风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这句话,只是缓缓摇了摇头道:“当初他师兄黑影因为拼死阻拦我离开丞相府,所以才会身受重伤,至于他当场身亡,我并没有留意,这件事,或许是我真正对不起绝云派的事情。”

    武长风扭头看了白华一眼,见她一双美眸正死死盯着自己,眼神中的怨毒已经少了几分,脸上却多了几分狐疑。

    见她选择了相信自己,武长风继续说道:“至于他的师父叶归来,虽然与我一场大战之后受伤,而且我当时确实有能力将他杀了,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杀叶前辈,至于叶前辈究竟是谁杀的,用的又是什么兵刃,我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杀害叶前辈的凶手,一定想挑起凌王府与绝云派的争斗。”

    众人都仔细聆听着武长风所说的一字一句,整件事情不仅关系到整个王府的存亡,武长风的推断,更是宝贵的经验,虽然说自己不需要多么高深的谋略,但一些小伎俩自己还是要知道如何识别的好。

    不然被人卖了,还在笑呵呵的为人数银子呢。

    而这些人之中,黄诚泰显得最为镇定,他与武长风相处的时间最长,知道这些推断并不是空穴来风,而且他身为凌王府的主人,在如此危机面前,自然要显得镇定一些。

    但对于白华来说,武长风的这些话,如同一盆一盆的冷水,直朝着她头上浇了过去。

    师父叶归来与李源之间的瓜葛,她多少知道一些,而师父遇害的事情,也是李源告诉自己的。

    原本他以为,与师父有这如此多的利益纠葛,他已经完全相信李源了。

    这种信任,不需要任何的解释与试探,只要李源有与叶归来有往来,这种信任在她骨子里就会根深蒂固。

    师父信任的人,自己也应当信得过才对,就像自己信任师父那般,没有丝毫的疑虑可言。

    也正因为如此,在知道了师父与师兄的死讯之后,白华的第一反应,不是对此事产生怀疑,而是认定武长风就是凶手。

    所以武长风刚才无论怎么辩驳,在她的眼中,武长风就是那个十恶不赦的人,即使他说的天花乱坠,也不过是为了取信自己罢了。

    然而,现在看武长风说话时的义正言辞,给人一种极为踏实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一个正直之人所表现出来的气魄,与所说的话并没有关系。

    以至于她内心深处,开始怀疑起李源对他说的一切了。

    细细回想整件事情的经过,先是师父派大师兄前去丞相府,随后师父接到大师兄的死讯,敢往凌王府之后,却也遭遇毒手。

    这样的过程,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无懈可击,但细细思量,却又是漏洞百出。

    撇开其他的不谈,只是两人死后的尸身,自己并没有见到,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她心生狐疑了。

    如果真的如李源所说的那般,他为何不将师父与大师兄的尸首给自己看。

    要知道,白华来到京城,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了,这三天的时间,他都待在丞相府之中。

    即使大师兄的尸身已经腐败,早已入土为安了,但师父不过是新近才亡的,他的尸身自己总能见到吧。

    李源不敢将尸身归还给自己,恐怕正如武长风所说的一般。

    做贼心虚。

    忍不住问道:“你这些话,可有什么凭证?”

    她细细将事情的经过回想了一遍,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到现在,他才有一丝后悔的意思,自己不应该如此轻率的相信李源,以至于还没有弄清真正的凶手是谁,就贸然冲进凌王府中来了。

    如果事情真的和武长风所说的一样,自己如此莽撞的结果,不但不能诶师父报仇,反而还帮助真凶扫除障碍。

    此时白华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畏惧的神色,与她先前的义无反顾相比,现在的她自然多了一丝生存下去的希望。

    没有找到凶手为师父报仇之前,她还不能死。

    然而,自己现在已经落入了凌王府的手中,从刚才这些人的谈话之中,她知道自己活下去的希望非常的渺茫,现在他唯一能够指望的,就只有武长风了。

    虽然武长风无论从哪里看,她都绝对武长风面目可憎,但眼下也只有他替自己求过情,或许他看在师父的面子之上,未必不会放过自己。

    心中如此想着,一双美眸眼巴巴的看着武长风,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直教人生出一种怜香惜玉的情愫来。

    见到这样哀求的眼神,武长风也是一愣,女人善变,原来是真的,而且变化起来,自己还有些受不了。

    干咳了两声,打断了自己的遐想,随后,武长风脸上又恢复了先前的沉稳。

    “如果亲口告诉你叶归来是我杀的人是李源的话,那整件事情就没有半点差错了,可怜你成了别人的棋子,却还一无所知,如果你今天真的将我杀了,你师父那才叫死不瞑目呢!”

    白华一愣,随后一股青涩的悔意已经从她心里蔓延开来,师父的死因,正是李源告诉自己的。

    当初她也感觉奇怪,李源是怎么知道此事的,但想到李源乃是当朝的丞相,多少能打听到一些消息,他能知道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当时她并没有多问。

    此事听武长风说的如此肯定,她已经彻底相信武长风所言了。

    并不是武长风所说的打动了她,而是事情的经过真如同武长风所说的一般。

    自己当时还在东山运来客栈,准备接受师父的惩罚,毕竟将武长风跟丢的事情,她还没有向武长风汇报。

    然而,没有等到叶归来回来,李源却先一步将书信送了过来,自己一时不知所措之下,便稀里糊涂的听信了李源所言。

    而回想其中的种种细节,李源所漏出来的破绽是那样的明显,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对付凌王府。

    自己,包括师父在内,都只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

    他现在对生已经产生了极其强烈的渴望,虽然不敢确信武长风所言属实,但她还要留着命,将整件事情查清楚。

    如果真的如武长风所说的那样,自己一定会亲手杀了李源。

    比起杀武长风来,她刺杀李源的机会反而更多一些。

    只是她并没有就开口求饶,只是一脸警惕的看着众人,抵在的咽喉上的剑,可不会任由她随意离开。

    而且,经过武长风刚才的一番话,他发现众人看自己的神色都有些同情之意,即使是那些拿剑指着自己的人,此时也将剑尖稍稍向后退了些许。

    如果凌王真的同意将自己放了,那么武长风所说的,就一定是真的了。

    毕竟关系到整个王府的存亡,他不会用自己的性命来冒险的。

    正如他所料一般,沉默的片刻之后的黄诚泰,最终只能叹口气说道:“依你的意思,咱们只能将她放了?”

    此言一出,白华的心忽然咚的跳了一下,这种激动,源自于希望的到来,看来,李源果然有问题。

    只要自己能够安然离开凌王府,回去之后,自己一定好好问问那个李源,师父究竟是死于何种利器,尸身又在何处。

    虽然说她从其他人眼神之中看见了不满,但这些人只是恨恨的看着自己,并没有再对自己动手的意思,很显然,凌王府的话,还是很算数的。

    现在,只需要武长风点一下头,自己就能安然离开王府了。

    对于武长风,她倒不怎么担心,毕竟刚才武长风为自己求情,她可是全都看在眼里的,只要他不是真的将自己师父杀了,那自己以后放过他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