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这一阵柔软撞上自己的脸庞,武长风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只巨大无比的手,这一只手大到足以遮住武长风的视线,以及让他失去这一次难得的邂逅。

    虽然说武长风并不好此事,但能偶尔遇上,武长风也不会拒绝,对于眼前出现的这一双手,武长风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剁了它。

    然而,不等他继续埋怨下去,挡在武长风眼前的这一只手已经逐渐开始变小,随后,武长风清楚看见,这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朝着白华那高耸的胸脯抓了过去。

    对,没错,就是抓,武长风看的清清楚楚,没有丝毫的错误。

    那五指的伸张,以及手掌呈现的形态,无不体现了这一点。

    又是庆幸又是懊恼的武长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只手,缓缓贴上女性最为柔软之处。

    只见那圆润的弧度,在这一只大手面前,很快扭曲,变形,最后看不出原本的面貌来。

    原以为,这只大手的主人,会趁着这一次机会,好好享受一番,却没有想到,在这一抹弧度已经面目全非的时候,这只大手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任何事物都有其极限,即使是集市上的猪肚,在充了气以后,经过挤压总会有破裂的一刻。

    空心的事物都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实心的了。

    很快,武长风便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扭曲了,这一只打手的主人,并没有任何占白华便宜的意思,他如此做法,只是为了让白华离自己远一些,以至于对方最为重要的身体部分,在他面前也如同烂肉一般。

    眼见最优美的事物即将在自己面前毁灭,如此一来,自己想要解释的想法恐怕要落空。

    高喝一声道:“手下留情!”

    而到得此时,武长风已经有闲暇去看这只大手的主人了,也不知道是哪一个粗狂的汉子,竟然如此不懂得怜香惜玉。

    抬起头来,却见李鑫一脸愕然的看着自己,随后伸出去的那一只大手,便老老实实收了回来。

    武长风其实早就猜到了,能有如此快的身法之人,王府之中除了王才银,就只剩下李鑫了。

    但王才银毕竟已经年过四旬,兼之其枯瘦如柴,他的手上,应该不会如此光滑才对。

    而李鑫只是刚进王府,对王府的事情并不如何了解,说不定任云霄已经派他出去做什么无聊的事情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他根本就不会知道。

    但没有想到的是,李鑫居然能在这个时候出现,险之又险之下,将自己的这条命救下了。

    对于方才那一声脆响,武长风现在也知道是他所发,朝他点了点头,以示感激之意。

    于此同时,王府的其他武师已经将白华围在了当心。

    被数把长剑指着咽喉的白华,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他眼神中所带有的,只是一副释然。

    如释重负,仿佛死亡才是他真正的归宿一般。

    武长风有些不解,上前问道:“白姑娘,我和你没有什么仇怨吧!”

    当初白华一路上跟着自己,自己最后借着黎源道的手得以甩脱她,对于遮掩难缠的女子,武长风还是有些印象的。

    本来一片好心的武长风,原以为自己这样问,对方总会说出些缘由来,但没有想到的是,白华只是恶狠狠的瞪着武长风,脸上的怨毒足以杀死人。

    “废话少说,也不差我这一个了,当初你既然下得去手,又何必在这里假惺惺的了。”

    武长风一愣,不知道她究竟在说什么。

    如果说他真的是为黑影而来的话,武长风倒没有什么话说,当初在丞相府,黑影执意要挡住自己,武长风被逼无奈之下,只能下重手了。

    而且,当初武长风离开的时候,黑影似乎还有一口气在,毕竟他当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只是觉得眼熟而已。

    难道说,黑影真的死了?

    但即使黑影已经死了,叶归来也绝对不会同意她独自前来凌王府送死啊,先前叶归来已经来找过自己了,虽然说他明面上是来替自己徒弟报仇的,但其中的关系,还是牵扯到了李源身上。

    而渭水河边一战,叶归来应该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才对,他应该不会让白华再来找自己麻烦了?

    难道说,叶归来也死了?

    武长风感觉更加不对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当初自己与叶归来交手之后,自己确实有杀他的心思,然而见到他身上已经没有半点内力可言,武长风便放过他了。

    黑影的死活武长风不清楚,但叶归来确实是活着的啊,难道说他因为年老体衰,受不了筋脉寸断的折磨,已然离世了?

    心中不解,武长风试探性的问道:“白姑娘,叶前辈现在可好?”

    直觉告诉武长风,叶归来应该不再人世了,自己如果多言,只会引起白华的反感,只是如此询问,算得上是极为客套了。

    可是没有想到,即使如此客气的一句话,在白华耳中也显得极为刺耳。

    自己师父已经死在了他手上,他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的询问。

    心中一股怒气,在咽喉长剑的逼迫之下,之后只化为了一句冷嘲热讽的话语。

    “武长风总管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居然关心起我师父的生死来了?”

    但这句话在武长风耳中,似乎是一个肯定的答案,只有叶归来没有死,他才会如此询问自己。

    然而,武长风见对方的神色又有些不对,一时不敢断定之下,只得退一步说道:“我与你师父确实交过手,而且咱们两败俱伤,最后谁也奈何不了谁,到了最后,咱们便各自离开了,能与叶前辈一战,是我武长风的幸运,但听姑娘的口气,家师现在似乎不怎么好!”

    白华微微一愣,随后原本气得通红的脸,在听见武长风最后这句话之后,已经变得煞白了。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了,怎么,有胆子动手杀我师父,没胆子承认你打败了我师父?告诉你,即使你今天杀了我,你杀了我师父的事情,明天也会传遍整个京城!”

    京城是整个大周的中心,人来人往的商客,很容易将京城的消息散布开去,像武长风杀了叶归来这样的大事,不出三天,便能闹得整个大周人尽皆知。

    武长风不杀叶归来,其实也存了这么一点小心思,但现在看来,自己似乎真的要出名了。

    他真的不希望有这样的名气,只想安安心心的待在王府,伺机而动之下,找出当年的幕后真凶。

    上门前来找自己的人多了,整个凌王府的脸面挂不住不说,而且极容易让人知道医仙的下落,最后只会给自己带来再难。

    对于弊大于利的事情,武长风是不愿去做的。

    然而,现在他不想做,别人似乎已经替他做了。

    微微一愣之下,武长风一脸狐疑的望向白华,目光灼灼问道:“这件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如果现在还有一丝能够挽回这种局面的事情的话,就只有知道是谁告诉白华这件事情的。

    自己分明没有杀叶归来,白华是怎么知道的?很显然,告诉白华这件事的人,就是对叶归来下手的人。

    无处现在才大致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好狠的一招借刀杀人,这一招不禁能让白华冒死前来刺杀自己,更能招来天下年轻俊杰挑战自己,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还真有人做得出来。

    然而,武长风并没有从白华口中得到答案。

    “谁告诉我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以后都不想又安生日子可以过了,不妨告诉你,苦苦追寻我师父下来的妫水七君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武长风一愣,没有想到妫水七君和叶归来只见也有瓜葛,而且七人被自己骗去夏国了,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里的消息的。

    但不管妫水七君与叶归来是敌是友,武长风倒不如何担心七人,只是想到七人的身手,以及叶归来生前所得罪的人,恐怕这些人的实力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想到这里,武长风更加迫切想知道叶归来的真正死因了。

    沉吟了片刻,武长风最终似乎是有意,又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李源!”

    他现在能想到的,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又不想凌王府好过的人,只有他李源一个人了。

    从白华明显一愕的神情之中,武长风知道自己的猜测不错,果然是李源在背后捣鬼,想要将自己除掉。

    他已经采用了各种办法,想要防止李源做出可能对王府不利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用这件事情来说是。

    而且,这一招只歹毒,让武长风也无计可施。

    以叶归来的身手,一介技师的李源,又怎么可能将叶归来杀了?这件事技师武长风说得再天花乱最,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犹豫了片刻,武长风摆了摆手道:“放她走吧,他只是来找我的报仇的,与王府并没有什么关系!”

    刚才的一幕,已经将众人吓了一跳,虽然说武长风只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但他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

    这个身份虽然不能和公子小姐这样的身份相比,但他毕竟是整个凌王府职位最高的人,如果连他都护不住,如果有人来刺杀二公子,他们岂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所幸白华的致命一击被李鑫挡了下来,不然这些人可没有办法向二公子交待。

    对于敢在凌王府撒野的人,下场只有一个。

    众人本来以为武长风即使不将她杀了,至少要将他囚禁在王府之中,这样一个心存敌意之人,放她离开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但让众人意外的是,武长风居然说要将她放了,一时只见,所有人都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望向武长风,即使是闻讯赶来的黄诚泰,也不例外。

    “不能放!”

    黄诚泰还没有走到近前,便高声说道,他的到来,以及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躁动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

    虽然白华确实只是来找武长风寻仇的,与王府扯不上任何关系,但她胆敢闯入凌王府,就是对凌王府的挑衅,这样的人如果不惩治一番,日后王府就真的没有宁日了。

    武长风没有想到,黄诚泰会忽然到来,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是真的不打算放过白华了。

    对于武长风来说,白华的生死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从某种角度来说,能将白华关入王府大牢之中,他反而会轻松许多。

    最少,他不会时时刻刻提放白华忽然给自己来刚才那么一下。

    但不知道为什么,武长风现在倒觉得白华有些可怜起来,并不是因为他现在的处境,而是她对于整件事情的不明朗。

    她仿佛就是一颗棋子,任人摆布,而且,还是那种充当炮灰的棋子。

    朝黄诚泰恭敬行了一礼之后,这才解释道:“二公子,她不过是被李源利用罢了,你如此为难她,也解决不了问题的根本,而且,他师父是因为我而死,他来找我报仇,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黄诚泰很清楚,武长风的心慈手软并不是一时的,他的本性就是如此,对与错分的极清,从白华的角度出发,他确实应该背负一切责任。

    毕竟,如果不是武长风将叶归来打成重伤,叶归来也不可能被李源杀死。

    然而,这件事如果站在凌王府的角度去想,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但凡敢潜入凌王府行刺的,一律处死,无论她是来刺杀谁的,也不管他是来找谁报仇的,只要她未经凌王府的许可进入凌王府的地盘,就是对整个凌王府的挑衅。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面,黄诚泰并不准备退让!

    皱了皱眉道:“你要清楚,你现在是上面身份!”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便将武长风僵在了原地,黄诚泰的已是已经很明确了,而且他所说的也是实是。

    如果所有的事情不是发生在武长风身上,他一定不会放过白华,毕竟将自己放到凌王府的立场上面,是绝对不能放白华离开的。

    正当武长风为难之际,白华却冷冷道:“别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还用不着你为我求情!”

    武长风可以看见,她眼神之中对自己充满了恨意。

    这股恨意,是刻骨铭心的,一旦让这股恨意找到了合适的机会,保护起来,将会是毁天灭地的。

    正纠结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武长风,终于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