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仙缓缓摇了摇头,便不再多说,武长风看得出来,对于这种结果,医仙似乎早就预料到了。

    两人不再谈论这些,将话题转到了武长风身上所受的伤上面去了。

    如果医仙不仔细说明一番,武长风还真不知道自己的所受的伤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

    全身上下所有的筋脉,隔一指宽便缝合一处,所有的筋脉缝合起来,少说也有上百处了。

    很难想象,医仙这样风烛残年的老人,坐在自己身边不停的缝合伤口,其时间之久,恐怕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这也难怪医仙会说出刚才的话,他实在是不想再经历这样的事情了。

    而当武长风问及此事的时候,医仙只是淡然一笑,便忙自己的去了。

    武长风心下感激,却不知道如何才能报答这个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待自己比任何人都好的老者。

    或许,自己好好的,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吧!

    接下来的时间,医仙便忙着吩咐月轩二人熬制武长风所需要的吃食去了,剩下来的时间,便留给武长风自己细细感受身上的伤痛。

    武长风发觉,自己的那些筋脉虽然是刚刚缝合上去的,其中不少地方还存在这细微的缝隙,但武长风缓缓将天尊诀运转了一遍,发现在内力的冲击之下,安歇筋脉的愈合速度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被自身内力冲撞之下,愈合的更加快了几分。

    武长风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他却又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

    虽然说人体筋脉有许多都是在表面,即使断裂也容易缝合上去,但贴近内力的筋脉,医仙是如何缝上去的?

    自己身体上,好像没有什么伤口啊!

    怔怔出神的时候,医仙似乎知道了武长风所想,淡然一笑道:“怎么,想学我这么手艺了?”

    对于他来说,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并不是能不能为自己一家报仇雪恨,也不是怕对方知道自己并没有死,前来追杀自己。

    到了他这个年纪,又有他这样高超的医术,如果不能将自己这门手艺传下去,那才是他生平最大的遗憾。

    至于翅虎与月轩二人,医仙虽然收下了两人,但月轩年纪毕竟有些大了,再加上她又是个女子,想让她将自己的医术发扬光大,是很难实现的事情,而对于翅虎来说,医仙就更加不指望了,能够收下翅虎,全是因为武长风的原因,他这样呆头呆脑的确实适合行医,因为他只会按照医仙所教的方法去整治病人,不会胡乱添加自己的一些想法。

    然而,真是因为如此,他才难以成为一个技艺超群的医者,在医仙的苦心栽培之下,他确实能够传承医仙的衣钵,但说到发扬光大,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

    所以,医仙一直理想的徒弟还是武长风,虽然武长风已经是武技双休,闲暇的时候并不多,但即使如此,依照武长风的悟性,想要学会自己这些东西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只要他肯点头,医仙一定会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所学全部交给他。

    然而,武长风只是摇了摇头,叹口气道:“如果我没有学成武功之前,或许会跟着您学医,但现在我已经找到了方向……”

    武长风还想继续说下去,医仙已经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头,摆了摆手道:“好了,我知道你的想法,那件事我都放下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应该过你自己的日子,不应该将自己的一生都葬送在其中了!”

    武长风微微一愣,一脸疑惑的看着医仙。

    对于自己内心真是的想法,武长风从来没有告诉过其他人,他之所以在书院十年的时间里,武功没有寸进的情况下,还是不愿放弃武师一路,即使得了第一庸才的名号,他也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他如此义无反顾的去做这件事,并不是因为他傻,而是因为他极为的执着。

    当初武长风父母遇害的时候,他已经是十来岁的少年了,虽然还不太懂打人的事情,但他隐隐约约总能察觉到什么,特别是在见到医仙之后,他逼自己吃下那一对鹰眼之后,武长风心中复仇的念头便萌发出来了。

    他只所以无心与三小姐争论,可以随时任由呼喝,并不是因为他生性淡泊,不在意这些权势地位,而是他自己早就有了自己的目标,而这样的目标又不再王府之中。

    他在王府的这些日子,不过是想找一个安定的地方,能够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上来罢了。

    可谓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又活着说是机缘巧合,武长风做到了,而且比预料之中的要好得太多。

    自己现在的实力,已经能够独自应对叶归来这样一等一的高手,他相信,继续如此下去,自己所背负的深仇大恨便可以得报。

    试问,已经历经千难万险的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忽然改变主意了?

    虽然,医仙的要求,确实让武长风心中极为问难,但他还是毅然决然说出了刚才的那番话。

    至于医仙是如何知道自己心中所想的,武长风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淡然一笑道:“还是老爹厉害,什么事都知道,既然您已经清楚我的想法,又何必为难我了?”

    医仙只是呆呆的望着武长风,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良久之后,他脸色这才变得庄重起来。

    “你与你父亲确实有几分相像,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当初他的下场你也看知道了,我不想……”

    后面的话,如同一个骨头一般卡在了医仙的喉咙之中,让他无法继续说下去。

    而只是这简单的只言片语,武长风已经知道了医仙的用心,他是担心自己重蹈自己父亲的覆辙,所以才如此劝慰自己。

    看来他询问自己学医的事情,也并不是仅仅为了他自己考虑。

    一时之间,武长风道不知道如何安危医仙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武长风还是毅然决然的说道:“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是我父亲的儿子吧,但您放心,我父亲所犯的错,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

    武长风觉得,自己现在能够安危医仙的,除了自己已经坚定下来的心,已经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了。

    并不是他不想过这样安逸的生活,只是杀父之仇如果不报,武长风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所以无论医仙如何劝自己,自己也不会放弃这一点的。

    正如同他劝自己学医一样!

    同样,医仙也陷入沉默之中,半晌之后,这才长长叹了口气道:“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再多劝了,提起此事,我只是想告诉你,一旦你想要报仇,你所面对的仇人将会无比的强大,即使你现在已经能够在叶归来手底下占到上风,但并不代表你有与他抗衡的实力。”

    听医仙如此说,武长风精神明显一振,他多方打听之下,众人对于当初医仙灭门的惨案似乎一无所知,即使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也只是默然摇头。

    这样古怪的情形,让武长风极为好奇,所以在听医仙提及此人的时候,武长风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想要将其牢牢抓住。

    可是,医仙只是提醒了他这两句,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正好此时月轩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进来,医仙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房间。

    武长风看着医仙脸上黯然的神色,知道他肯定又想起了当年的往事,本来打算问个明白的,看来也只能另外再找机会了。

    让月轩服侍着吃下了一碗热粥之后,武长风觉得浑身又充满了力气,身上虽然仍旧疼痛,但已经不似先前那般难以忍受了。

    让月轩离开之后,武长风便开始运转器天尊诀来,既然天尊诀对于自己的伤势有好处,能够提升自己功力的同时,又能疗伤,武长风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更何况,自己不在的这几天,王府一定乱成一锅粥了,能够及早的恢复伤势,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当武长风运转了三个周天的天尊诀之后,耳畔忽然传来一阵铿锵有致的兵刃交接之声,思量了片刻之后,也不知道是谁会在这个时候冒犯凌王府。

    他现在的伤势虽然仍旧极重,但经过刚才的调养之后,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了,虽然不能与人过招,但下床走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武长风并没有惊动其他人,只是缓缓走近窗前,运转天尊诀之下,整个王府的情形都在自己眼底下。

    当武长风看见两人分立王府屋顶之上的时候,便知道了对方是什么人。

    看起曼妙的身材,对方应该是个女子,与凌王府有仇,或者说与自己有仇的女子,迄今为止也只有一人。

    白华!

    看来,叶归来并没有打算放过自己,趁着自己伤重的时候,派白华过来算得上是点睛之笔了。

    然而,两人打斗之际,白华直言呼喝自己的情形,又让武长风有些意外。

    虽然说叶归来此时派他前来,自己确实没有半点还手之力,然而,凌王府上下,还是有不少人才的,他贸然前来凌王府,不是自投罗网的举动么?

    按照叶归来的做法,他不会如此冲动行事才对,而见白华一脸怒气冲冲的模样,每当提及自己的名字时,总是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恨意。

    自己虽然杀了黑影,但她也不至于如此仇视自己吧。

    即使他真的想杀自己,叶归来恐怕也不会答应他冒如此大的险吧!

    有心想要知道后文,却只见交手的招式越来越快,任云霄虽然与她斗得旗鼓相当,但白华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只是一味的强攻,如此三番两次下来,倒逼的任云霄渐渐落了下风。

    见到如此情形,武长风知道自己如果不露面的话,今日凌王府之中,恐怕又要酿成一场悲剧。

    对于冒犯凌王府的人,武长风自然不会姑息,但对于含冤受屈之人,武长风也绝对不会错杀。

    高喝一声道:“姑娘可是因叶前辈而来?”

    看着武长风走出房间,白华原本一脸委屈的脸上,突然变得面目可憎起来,不管不顾已经踢向自己小腹的一脚,径直朝着武长风扑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白华身手确实了得,还是因为任云霄故意为之,总之任云霄踢出的那一脚,并没有落在白华身上。

    而众人都没有想到武长风会突然现身,白华会如此迅捷的朝着武长风扑过去,一时之间,众人只能眼睁睁看着白华手中的长剑刺向武长风。

    而原本身在半空的任云霄,更是在落地的一瞬间,已经朝着白华扑了过来,可以看的出来,他是真心想要将武长风救下。

    看来,这个白华似乎有些不好对付啊!

    此时最为紧张的,自然是武长风了,看着明晃晃的长剑朝着自己刺来,而是是一往无前的哪一种,谁能不怕了?

    如果武长风并没有受伤,或许他并不会将这一剑放在眼里,可是现在的武长风别说是对敌了,就算是站稳都需要极大的力气。

    此时他的,只能眼睁睁看着长剑离自己越来越近,心中却开始暗恨起来,不应该如此轻率的出来。

    这一刻,武长风想了很多,自己不久才答应医仙,会陪他一起看最后一轮太阳,转眼之间,自己便要身首异处了。

    如此言而不信之事,自己还真的要做出来了,不知道医仙知道了之后,心里会是多么难受。

    还有自己努力培养的那些人,他们都是看着自己的脸面,所以才会义无反顾的在王府待下去,自己如果不在了,他们最后又将会何去何从?

    然而,即使想再多,武长风也无法改变白华刺向自己的这一剑了,眼见对方离自己不过三丈左右的距离,武长风已经缓缓闭上了双眼。

    谁愿意亲眼看着别人将自己的头颅割下来了?

    约莫三次呼吸的时间,差不多是白华冲到自己面前的时间,武长风只听得当的一声响,尖锐的声音差点刺破了他的耳膜,睁开眼来,却见白华那圆润的胸脯已经朝自己飞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