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仙脸上明显一愣,又打量了武长风一遍,按照他多年的经验来看,现在的武长风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现在还能谈笑风生的和自己说话,已经算得上是奇迹了,他现在最担心的,应该是他的生死才对,怎么没来由的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了?

    心中虽然不解,但医仙还是回答道:“有些东西,他们不知道地方,更何况,这些事情由我亲自来,我放心一些!”

    多么强大的理由,以至于将武长风可以察觉的任何漏洞都补上了。

    是啊,只是医仙手中拿着的那一套针具,就不是月轩二人现在能够知道的,更不用说桌上那些其奇奇怪怪的小件,更是他们不知道名字的东西,如果吩咐两人去去办,最少也要耗费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行。

    只是这一点,就足以唐塞住武长风的话。

    然而,令武长风觉得心中难安的,却是医仙的后半句话。

    这句话咋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自己的东西自己放在什么地方,应该摆在什么位置,只要自己亲自处理才最为稳妥。

    只是,武长风能清楚的感觉到,医仙所说的重点,并不是因为用具的问题,而是他对于自己病情的担忧,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知道为什么,武长风心中忽然生出一丝歉意来。

    虽然说自己的父母当年是因为他,才会遭遇不测,然而这些事情只是他们上一辈的事情,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了?自己与他萍水相逢的,他用不着对自己如此关心。

    如果非要说他亏欠自己什么的话,他早就将这笔债偿还完了,这十多年来,他虽然神智有些不清,但对自己的关心,却是溢于言表的,将自己抚养成人,他已经算是报了自己父母的恩德了。

    即使他念着旧情,对自己照顾有佳,也不用为如此为自己操劳,撇开其他的不说,只是炼丹一事,他已经帮了自己很大的忙了。

    谁能想到,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数百个丹炉前忙碌的样子,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形了?

    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尽了一个托孤之人的全部责任,他继续这样为自己操劳下去,难道还对自己有所图谋不成?

    武长风可以肯定,医仙对自己并没有任何的其他心思,即使旁人眼中有的嫉妒,在他眼力也看不出分毫来,如果他还能依仗自己什么的话,估计只有养老送终一件事了。

    可是,这件事如果真的是他心中所想的话,那他和自己的父亲,又有什么分别了?

    哪一个老人为子女操劳半辈子,不想自己临终的时候能够看上去体面一些了?

    片刻的犹豫,却让医仙有些不耐烦了。

    “我说臭小子,你到底要不要命了,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

    医仙这句话虽然带着责备的口吻,但武长风能从这句话中听出焦急来,这句虽然用责备的口吻说出来的话,在武长风听来,却充满了无限的关爱。

    只有一个真正在乎自己的人,才会不管自己心里是否好受,对方所想的,永远都只是自己如何能过得更好一些,虽然有时候这些东西并不适用于一部分人,但这种出发点,却是好的。

    武长风心头一人,眼中已经氤氲一片了。

    对于他来说,最为缺乏的并不是什么高官厚禄,也并不是什么锦衣玉食的生活,这些东西,武长风凭借自己的能力,能够轻而易举的得到,他最为缺乏的,是人与人之间,那种至亲的关系。

    这种关系在旁人眼里,或许是一种负担,整日里被家里人说三道四的,总有厌烦的时候,而自己偶尔放纵一下,也会遭到这些人的冷嘲热讽,或者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痛骂。

    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来说,他们很想跳出来,但对于武长风这种孤家寡人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天伦之乐。

    然而,他并没有机会享受道这样的待遇,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最后在别人一脸埋怨的目光中悻悻离开。

    但他听见医仙这句话的时候,武长风只觉得自己一直期盼的东西,却一直都在自己身边。

    无论是当初自己与他相依为命的时候,两人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还是自己离开书院的时候,医仙对自己的不放心,亦或是自己来到凌王府之后,他在背后默默支持自己,回想起自己曾经经历过的这些,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暖流已经彻底涌进了武长风的心头。

    身在福中不知福,大概说的就是自己吧。

    自己一直羡慕的东西,其实一直都发生在自己身上,只是当初的自己,心中多少带着一些厌恶的情感,加上医仙的疯癫状态,让他对这些无微不至的关怀视而不见的同时,然而还对医仙心生了集中的埋怨之意。

    只是他千百次的为自己修改天尊诀的秘籍,他所默默付出的,就远远在自己想象之中。

    此时的武长风已经如同回到了年幼之时,听见父亲的喊声之后,便老老实实的按照父亲所说的去做。

    现如今,医仙让他过去,他只是默不作声,径直朝着床沿走去。

    等他到了床沿,医仙见他呆立不动,忍不住好奇问道:“你这是怎么了,难道筋脉被人震碎了,连带着脑袋也不好使了?”

    武长风一愣,随后便回过神来,也不用医仙再多说,自己老老实实躺在了床上。

    可是他心中的幸福,在这一刻已经满布了他的全身,让他整个人觉得极为舒服,仿佛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之中。

    就是这种感觉,心中明明担心自己,嘴上却从来不会给自己一句好话,这就是一家人应该有的样子。

    如果自己还能活下去的话,自己或许会真的将他当成自己的父亲吧!

    不再去想这些问题,因为医仙已经身手搭在了自己的手腕之上,为了防止自己心潮澎湃,让医仙产生误诊,武长风现在只能将心中这种感情深深的压下去。

    也不知道过来多久,武长风忽然觉得嘴上一股温热传来,随后一股热流便顺着自己喉咙流向小腹,这种感觉虽然较之刚才全身暖洋洋的感觉差着一些,但这种感觉胜在没有任何情感掺杂其中,没过多久武长风便昏睡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正好是傍晚时分,武长风只觉得自己浑身一阵乏力,全身使不上半点力道,而自己周身上下,如同万千只蚂蚁在一同啃噬自己一般,其疼痛难忍,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武长风活动了一下四肢,大致知道了自己并非昏迷了一日,因为身上的那种软弱无力感,并不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因素,而是因为自己已经饥肠辘辘了。

    轻轻扭过头来,却看见一个身影背对着自己,武长风知道,是医仙在摆弄他自己的东西。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声音听来,似乎又什么人要硬闯炼丹房。

    武长风很想知道,自己昏迷的这些日子,究竟又有那些人又跳出来了,于是闭上眼睛,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

    果然,片刻之后,武长风便听见医仙离开的脚步之声,随后外面便响起了医仙沉闷的声音。

    “干什么,难道你们想硬闯炼丹房不成?”

    这样的语气,武长风已经很久没有听见过了,看医仙的样子,他似乎是动了真怒,真不知道是谁,能将医仙气成这个样子。

    但片刻之后,武长风便知道来人是谁了。

    “赵前辈,我不是想闯炼丹房,只是心里有些放心不下,想要看看武大总管。”

    嘿,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什么时候还急着自己了?

    屋外说话的,正是武长风从东山之地带回来的李鑫。

    对于李鑫,武长风多少还是有些自责的,毕竟他将李鑫带进王府之后,正好遇上了老王爷去世的事情,自己不但没有给他任何帮助,反而与他还有些生分了。

    听见李鑫如此说,武长风倒想见他一面了,刚想开口,却被医仙的话堵住了嘴。

    “怎么,难道你信不过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长风过两天就没事了,你现在非要见他,难道想他死在这里不成?”

    既然医仙如此说了,武长风总不能不给医仙面子吧,自己现在冷不防的出去,岂不是明摆的打医仙的脸吗?

    而医仙这句话出口之后,外面乱哄哄的声音消失不见了,武长风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尝试运转了天尊诀,觉得没什么大问题,便将耳力放开了。

    却听李鑫细若蚊声的说道:“赵前辈,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实在放心不下,想看看大总管现在的样子,您也知道,我是跟着大总管过来的,万一……”

    后面的话李鑫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武长风知道他的后半句话,一定是自己如果真的死了,他也就不用待在王府了。

    看来,他在任云霄哪里待的并不怎么好啊。

    而医仙也同样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说了让你放心,你就安心的回去,让你见了他现在的样子,恐怕你会更加担心的,放心吧,长风命大着呢,他不会有事的!”

    之后,大部分的话都是医仙劝李鑫离开的话,从医仙的话语中,他似乎断定自己一定会在三天后醒过来一样。

    然而,等李鑫不情不愿的离开之后,武长风听见了一声极为微弱的叹息之声。

    虽然这一声叹息并不如何容易察觉,但还是被武长风听了去。

    看来医仙也没有什么把握,他那些话只是骗李鑫的而已。

    想到这里,武长风心头更是一暖,医仙为自己所做的,已经不仅仅是疗伤的事情了。

    现在王府的形势,可是说是相当的严峻,也不知道叶归来的事情之后,二公子在朝堂上的日子可好过,而自己现在又突然不见人影,王府之中恐怕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想到这里,武长风便欲起身活动一番,他现在只能尽快恢复自己的身体,先稳住众人的心才行。

    正在此时,医仙已经推门进来了,见到武长风挣扎的模样,顾不得手中拿着的药罐,忙上前将武长风扶住。

    埋怨道:“你醒了怎么也不吱个声,这样很容易扯开伤口的。”

    武长风摇了摇头道:“老爹,你也看见了,外面的情况,可不允许我偷懒,我觉得伤口倒没什么,只是全身没有半点力气,难道……”

    虽然武长风能够运转天尊诀,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如果不问个清楚,他养伤的日子恐怕都会提醒吊胆的。

    “难道什么,难道你觉得我也老了?你这个臭小子,将自己弄成这副德行了,如果不是遇上过,你现在哪里还有命在了?我看这个凌王府也没有什么可以依仗的了,咱们不如离开这里,找个清净的地方去如何?”

    武长风真的没有想到,医仙既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依照武长风对他的了解,医仙觉得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小人,也不会在凌王府如此危难的时候,劝自己离开才对。

    可是,他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一脸疑惑的抬起头来,看着医仙的脸,原本那一张极为熟悉的面孔,在这句话之后,却变得有些陌生起来。

    他,究竟是不是自己认识的老爹了?

    然而,医仙很快就给了武长风答案。

    见他一脸疑惑的样子,医仙顺着武长风坐在了床沿上。

    “我也知道这么做不厚道,但你这一次能够侥幸活下来,一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你连小命都没了,我就真的觉得活着没有意思了。”

    武长风万万没有想到,医仙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以前并不知道自己在医仙心中是什么样子的,但今天听了他这句话之后,武长风忽然觉得自己肩上的胆子更加沉重了几分。

    医仙无疑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整个天,自己却一直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与那些在最关心自己的人面前耍狠的登徒浪子,又有什么区别了?

    吞咽了一口唾沫,武长风艰难的吐出一句话来。

    “我一定留着命,陪你一起看最后一轮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