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归来微微一怔,随后扫视了众人一眼,见凌王府上上下下的人,无不对自己虎视眈眈。

    虽然说这些人他都不放在眼里,但武长风说的也不无道理。

    自己能够轻而易举的置这些人于死地,但凌王府上上下下上百口人,万一走漏了一人,自己的行踪岂不是要被其他人知道了?

    没有想到,武长风居然能够用这一点来威胁自己。

    恶狠狠瞪了武长风一眼,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威胁过了,而当初自己隐居十年,就是因为受到了别人的威胁,深居简出的日子,可不是那么好过的。

    然而,武长风似乎并没有看见叶归来眼神中汹涌澎湃的杀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看了叶归来一眼,随后径直朝着荒郊野外逃去。

    之所以说逃,是因为并不想与叶归来动手。

    对方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只是受了李源的差遣,才会来找自己麻烦的,即使自己将他杀了,也解决不了事情的根本问题。

    更何况,武长风并没有这个自信,能够打赢叶归来,只要他的把柄在自己手上,他就不敢对凌王府下手。

    而自己如果真的别他杀了,没有了忌惮的李源,恐怕会再找人来对付凌王府。

    无论是明哲保身的为自己着想也好,还是慷慨大义的为凌王府考虑,这一仗武长风不能输。

    而能够确保他立于不败之地的方法,现在看来只有跑路一途。

    叶归来的武功,可不是他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能够对付得了的。

    而叶归来见到武长风起身之后,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来。

    如果说他在凌王府还有什么可以忌惮的话,那就是他的武功,一个人的声音相貌可以改变,但所学的招式武功,是永远都不能改变的。

    凌王府好歹也是王府,府上的护卫武功定然不凡,自己一旦出手,被人认出来了之后,即使能杀了武长风,也是得不偿失。

    至于武长风所说的做法,倒正和他心意了。

    只是,还没有等他脸上的笑容化开,叶归来脸上便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这小子的身法丝毫没有停顿,难道他是想逃?

    眼见武长风的身形越来越开,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叶归来终于发现事态的发展似乎并不是朝着自己所想的方向发展。

    到得此时,他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以及旁人诧异的模样,提气而起,朝武长风追了过去。

    虽然武长风的身法了得,但他叶归来的轻功,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即使天涯海角,只要他还是个活人,叶归来就有之心能追上武长风。

    循着武长风逃走的方向,叶归来确实发现了武长风奔行的踪迹,眼见武长风所走的地方越来越偏,已经到了人迹罕至的荒野之地。

    原本还以为武长风会去求救,现在看来,他似乎只是一味的想要逃避自己的追杀。

    哼,如果有这么容易的话,我也不会亲自出手了。

    叶归来心中嘀咕一阵,脚下也越来越快,两旁的树木,在他眼中只是一个简短的缩影了。

    行出约莫两个小时的时间,叶归来终于在一处高山之上看见了武长风的身影。

    此时的武长风全身被一层朦胧的雾气笼罩着,似乎是大地之上的水汽,但细细观看,这一团水汽又那样的凝实,丝毫没有散去的意思。

    叶归来微微皱了皱眉,心中倒有些惊讶起来。

    不过他的这种惊讶,只维持了片刻的功夫,随后在自己的一声轻笑之中,变成了嘲笑。

    区区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他武功能高到哪里去了?自己只用一只手,他未必是自己的对手,这种担心,实在是多余。

    朝四周望了一眼,见武长风所选的地方倒是一块不错的风水宝地。

    四周葱郁的山林,将武长风所站的一处高台围在当心,留下的一个缺口,正好是一望无际的渭水,巨浪拍打着高台,发出沉闷的冲击之声,听在耳中,有一种凝神静气的效果。

    “你倒是会选地方,能葬在这里,也是你的福气,看在你是我重出江湖之后第一个要杀的人,我答应留你一个全尸便是!”

    见武长风一动不动盘坐在高台之上,叶归来朗声说道。

    他的话语算不上低沉,在轰隆的浪涛声中,应该早就被淹没掉了才是,可是这两句话清清楚楚落入武长风的耳中,让他从入定之中睁开眼来。

    因为雾气的缘故,叶归来虽然能看清武长风的身影,但却无法看清的他的面目,如果他能看见武长风的眼睛的话,恐怕会以为武长风是从地狱而来的修罗。

    如果说武长风的双瞳让王文平与李鑫二人吓了一跳的话,他现在的四瞳,则足以将叶归来吓死。

    一个人长出是个眼珠,这个人如果不是鬼魂的话,就只有一种解释了,畸形。

    然而,武长风的一举一动,众人都瞧在眼里,他的眼睛从进入王府的时候,就没有什么问题,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绝对不可能是因为畸形的缘故。

    但幸运的是,叶归来并没有看见武长风的眼珠,朦朦胧胧之中,他只觉得武长风在朝自己微笑。

    见对方不回答自己的话,叶归来倒觉得有些扫兴,能杀了黑影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高手,能与这样的人过招,是一件极为痛快的事情。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会将武长风收为弟子,年纪如此之轻,武功能练到如此地步的,将来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说不定,以后整个绝云派都能交给他。

    但这种想法只是在他脑海中打了个转,随后便消失得干干净净了,自己受了李源的嘱托,自然不能私下再这样处理这件事情了。

    毕竟,与李源的合作,才是壮大绝云派的最好途径,武长风虽然是少年俊杰,但等他将绝云派壮大起来,恐怕要在自己百年之后了。

    他没有这个时间,也不愿意将绝云派的未来交给武长风。

    “他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现在回头,他可以既往不咎!”

    说话之际,叶归来已经将腰间的佩剑拔了出来。

    动作缓慢而优雅,深冷的寒气也在长剑出鞘的一瞬,缓缓朝着四周扩散开来,直到整把剑拔出来,长剑上的寒气也达到了顶峰。

    四周的空气,因为这一股寒气的缘故,似乎都要凝固了,原本惊涛骇浪的浪花,此时也变得安静下来。

    真个世间,仿佛只有这一把剑是活物,其他任何东西在其面前,都如同静止了一般。

    武长风很清楚,这种感觉不过是自己的错觉罢了,与其说是长剑上的寒气让自己不寒而栗,倒不如说叶归来身上的杀气能让万物静止下来。

    原本就没有小看叶归来的武长风,此时更加谨慎起来,然而对于叶归来的问话,武长风并没有理会。

    如果自己要答应李源,早在他说出自己的意图之后,武长风便会应承下来,现在自己已经被逼上了绝境,即使他答应,也绝对没有什么好处给自己了。

    要么得到最好的,要么什么都不要。

    武长风的沉默,彻底激怒了叶归来,在江湖上,不管对方是什么人,都会给他自己几分面子,即使是敷衍,也绝对不会置自己的话不理,胆敢如此对自己的,天下只有他武长风一人。

    冷哼一声,手中长剑一挥,武长风清楚看见,一道有形无质的剑气,直朝自己面门而来,方位之准,让隔着数十丈的武长风都有些惊讶。

    能如此精准的找到自己的面门,看来想要逃过他的双眼已经不能了。

    轻叹一声,武长风再一次逼上了双眼。

    就在他闭眼的一瞬间,原本笼罩在他身上的雾气忽然变得凝实起来,虽然与周围的汽水相差无几,但武长风身上的这股雾气,并没有因为河风的缘故四处飘散。

    随后,当那一道惊鸿的剑气劈在雾气之上时,原本朦胧的雾气忽然变成了实质,此时看坐在其中的武长风已经有些模糊起来,但隐隐约约之中,能看见武长风脸上吃力的样子。

    这一剑的威势,并没有因为斩在雾气之上,而有丝毫的消减,而叶归来的这一剑,如果是如此好抵消掉的,他恐怕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但即使如此,见到眼前的情形之后,叶归来还是微微愣了一下。

    对于他自己这一剑的威势,他自然最为清楚不过,即使是一等武师的陈阳华对上自己这一剑,即使不当朝暴毙而亡,也最好会被自己打吐血才是。

    即使躲开了剑锋所指的方向,剑气的余威,也能将人的五脏六腑震碎,这一招真正的解法只有一个,就是身法足够快,快到在自己出剑的时候,能够及时的躲开,除此之外,即使是那些内力远胜于自己的人,也至要被自己震退几步。

    然而现在看武长风的样子,对方似乎丝毫没有受自己的影响,虽然看不清武长风脸上的神情,但围绕在他身上的雾气并没有消散,也就是说,他硬生生接下了自己这一剑,而且,还屁事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说他对武长风的武功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能够杀了黑影的,绝对不会是庸手,但这只是他的猜测而已,并不能作为一个标准的尺度,武长风的武功虽高,但他的年纪不过砸二十出头,即使练成了登封着急的武功,内力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出来的。

    从他接住自己这一剑的情况来看,对方的功力至少在三十年以上,而且还是顶尖武学的哪一种。

    作为天岳书院的第一庸才,他所能接触到的武功,又能有多么高明了?

    即使他日夜苦修,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自己武功提升到如此境界吧!

    但事实往往就是如此的残酷,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

    武长风的的确确实在短时间内,将武功提升到了现在的境界,这其中最大的功劳,自然要归功于藏佛砚了,他虽然知道那套筋脉走势图能够增强功力,但究竟能做到哪一步,他并不知道。

    现在,他总于知道了,一倍,整整一倍的功力。

    或许武长风在天岳书院时,因为眼力的干系武功并没有丝毫的寸进,但他每日修炼的时间,并没有因此而打折扣,恰恰相反,正因为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之处,他比其他人用更多的时间来刻苦修炼。

    这些在以前书院那些人看似极为可笑的举动,在得到藏佛砚的秘密之后,竟然成为了他厚积薄发的本钱。

    武长风虽然只修炼的十年,但他的刻苦抵得上别人的十五年,一倍的递增,则让他的内力直接提升到了三十年的状态。

    这也是为什么叶归来会惊讶武长风小小年纪,会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内力。

    但惊讶归惊讶,他可没有打算因为此事而放过武长风,毕竟吃鱼咬到了刺,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将所有的鱼都吐出来。

    将吃拔掉,随后一口将鱼吞掉才是正确的做法。

    所以,在看见这一幕之后,叶归来脸上只出现了片刻的惊讶,瞬间被狠辣所代替。

    不等这一剑的余势消去,叶归来再一次拔剑而起。

    空旷的湖面之上,呈现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来,如果这道弧线带上色彩的话,旁人恐怕会以为是一道彩虹。

    然而,身在这道弧线之下的武长风,却清楚的知道,这并非上面彩虹,而是一道致命的光环。

    能够消灭一切的光环,而这一切之中也包括了自己。

    武长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股弧线带给自己的威胁,下意识中有一个极为轻微的声音,让他尽快远离这道弧线。

    至于武长风盘着的双腿,也在不经意之间动了一下。

    这是一道生死的弧线,迈出一步是生,留在原地是死。

    然而,武长风极想知道,自己武功究竟到了什么地步,能有叶归来这样的高手与自己过招,是最能探出自己底细的方法。

    虽然有些冒险,但武长风极力克制住了逃走的冲动。

    眼见这一道弧线便要落在自己头上,武长风忽然闭上了双眼。

    天尊诀催动到了极致,身体中的暖流如同身边的海浪一般,汹涌澎湃的朝着自己的四经八脉游走开来。

    最先受到刺激的,是脑海虚空中的那只雄鹰,在感觉到外界情况有些不对的时候,雄鹰显得有些躁动起来,但很快在武长风的控制之下,雄鹰变得安静下来,原本惊慌失措的目光,也逐渐露出锐利来。

    双臂震动之下,流入脑海虚空的暖流,如同被一个风扇鼓动着,很快,便散布于整个脑海虚空之中。

    受到这股热流的影响,盘旋在雄鹰头顶的砚台开始旋转起来,先前还能看得清棱角,但到了后来,雄鹰上方只剩下一个如漆如墨的圆盘。

    高速旋转的砚台,忽然迸射出一道道宛如实质一般的黑色气息来,很快,武长风的整个脑海虚空变成了黑色。

    到得此时,武长风有些惊慌失措起来。

    难道说,自己在这个紧要关头走火入魔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