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府出来之后,两人直接回了王府,虽然说凌王是大周的王爷,这里又是京城,即使李源再记恨二人,也不会光天化日之下在京城对他们动手,但小心使得万年船,谁知道李源有没有收买那些亡命之徒对自己二人发难了?

    一日无事,当晚,武长风与黄诚泰坐在院中聊天,所谈论的话题大都是关于李源的。(书=-屋*0小-}说-+网)

    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得罪了李源,让李源如此的对付二人,起因或许是因为武长风知道了李源的秘密之后,并没有加入李源的队伍之中,但两人总觉得事情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首先,武长风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不管李源多么爱惜武长风这样的人才,也不可能在武长风还是凌王府大总管的身份,就对他表明招揽之意。

    其次,武长风虽然侥幸从丞相府逃脱,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大总管,为了一个不足轻重的武长风,李源没有必要大动干戈的在朝堂之上与凌王为难。

    然而,从李源的行动来看,他所做的一切虽然看似被逼无奈,但所遇到的情况并非只有这一种解决的办法。

    那辞官的事情来威胁黄启才,足以看出李源在这件事情上下的功夫。

    “我觉得,他应该早就想对付凌王府了,或许,老王爷的死和他也有些关系!”

    武长风大胆的猜测,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顾忌了。

    对于武长风来说,李源确实与他同出天岳书院,按照武长风以往袒护的性格,即使不服软,也不会继续与李源为敌。

    但武长风自从听了李源的那一番高谈阔论之后,对于李源整个人都有些排斥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

    既然两人所想的并不是一样的事情,又何必牵强附会的走在一起,而对于自己这个从没有打过交道的李源,他在内心深处,早就不将他看成是自己的师兄了。

    天岳书院以匡扶天下正义而闻名,出了李源这样的人,实在是天岳书院的不幸。

    而黄诚泰听到他如此猜测之后,心中也是咯噔一下。

    黄诚泰虽然年少,但他并不是傻子,李源的种种做法他都看在眼里,其实他早就又这样的猜想了。

    只是李源贵为一国的丞相,在朝堂之上的权利可不是他一个刚刚接任的凌王能够抗衡的。

    更何况,李源是文官,即使他手伸的再长,也不能插手武将的事情,这是大周的规矩,即使黄启才不说,满朝的文武官员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干。

    所以虽然有这样的猜想,黄诚泰还是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然而,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他心中的那一道屏障,在这一声不算响亮的声音之中,早就被击得粉碎了。

    倒不是因为李源这两日连续与他为难,让他生出了报复之意,只是因为武长风的猜测,一向都很准。

    无论是碧水中的密谋,还是罗刹宗的入主中原,还是说商国进犯大周的意图,只要武长风推断出来的,没有哪一件事有很大的偏差的。

    而现在武长风已经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潜意识里已经告诉自己,李源就是谋害自己父王的凶手。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又怎么能够找出足够的证据,将李源绳之于法了?

    撇开其他的不说,只是李源在朝堂之中的身份,无论朝堂上大小事情,几乎都要经过李源,如果想要查出父王为何会深陷敌营,那个许督军又为何会突然消失,翻看过往的记录,也需要李源同意才行。

    自己才刚刚得罪了他,现在想要套近乎,将事情弄明白,已经没有折转的余地了。

    他有些暗恼自己,行事不该如此冲动的。

    当初武长风回到王府的时候,就劝自己不要将这件事在朝堂上提出来,只是他因为一时之气,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以至于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倒让他有些寸步难行了。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已经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除了有一丝的懊悔以外,其他的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件事难就难在,自己以后该怎么做,这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

    凌王府现在已经算是稳住了,除了来访的客人变少了,府上变得清净了,其他的基本和以前一样,而那些想要对凌王府不利的刺客,在抓住了那六人之后,也没有其他人再来捣乱。

    现在的凌王府,可谓是一片祥和。

    凌王府虽然安稳下来了,但老王爷的死因他不能不管,无论幕后的黑手是不是李源,老王爷的死因总要有个交代才是,即使对方是黄启才,也要有一个过得去的说法吧。

    然而,因为自己的原因,现在想要翻看以往的旧案例,也有些束手束脚起来,更不用说,查出父王真正的死因了。

    所以,黄诚泰现在觉得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应该如此处理这件事情了。

    武长风见他一脸怏怏不乐的神情,拍了拍他肩头道:“我只是猜测而已,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咱们现在该干什么干什么,不用理会这些事情的。”

    武长风很想告诉他,现在的凌王府才是危机四伏的时候,应当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应付才行。

    但见到黄诚泰一脸怏怏不乐的神情,武长风到了嘴边的话却改了口。

    这些事情本来就是自己分内的事情,即使告诉了黄诚泰,他只能干着急罢了!与其让他担心,还不如让自己独自一个人去应付。

    现在他要做的是,先稳住黄诚泰,让他继续在朝堂之上任职,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自然能找到翻案的机会。

    黄诚泰听完,却是一脸哑然的看着武长风,仿佛不认识他一般,仔细打量了他一番。

    不过在见到武长风一脸无所谓的笑笑之后,他很快就释然了,毕竟自己现在是凌王府的凌王,不能什么事情都询问武长风了,而且他需要操办的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多,自己又何必再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让他烦心了。

    对于武长风为什么会去李府,如果不是他主动来找自己的话,恐怕那根石柱立起来之后,自己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而武长风自己得到的五千两银子,在回府以后,便拿出一千两分给了众人,另外的四千两银子,则准备将王府重新翻修一下。

    有这样一个大总管在,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正准备说些感谢的话,武长风脸色忽然一遍,对黄诚泰说道:“二公子,有客人来了,你先回屋!”

    黄诚泰抬头望了一眼,见四下一片漆黑,除了那些高悬于顶的星星以外,只有偶尔的晚风吹拂而过。

    见并没有什么异样,一脸不解的望向武长风。

    在武长风脸上,黄诚泰发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警惕,即使当初面对碧水宗时,武长风也没有过这样的神色。

    正欲开口询问,却见武长风朝自己缓缓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要开口。

    他相信武长风,但并不代表他不关心武长风,见到武长风如此,他心中已经了然,一定是武长风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会让自己进屋。

    不想给武长风添麻烦,点了点头,便准备回屋。

    只是耽搁了如此长的时间,来人已经到了院外,黄诚泰清楚看见,对方那满头的银丝,在月光之下,隐隐泛出光泽来,而那张红润的脸,却在清冷的月光之下,显得更加鲜艳了几分。

    黄诚泰并不认识此人,才知道对方的武功定然不差,能不惊动任云霄,径直来到王府的,且身手可见一斑。

    来人打量了四周片刻之后,忽然朗声大笑道:“两位可真有闲心,还能在月下闲谈,我可没有二位的雅兴,杀了人还能如此的淡定!”

    黄诚泰微微一愣,一脸狐疑的望向武长风。

    对于丞相府发生的事情,武长风清清楚楚的跟他说过了,除了武长风下手打死的那个黑影之外,两人并没有再动过其他人。

    难道说,这个人是来寻仇的?

    心中正狐疑之际,却听武长风同样大笑道:“我看叶掌门的雅兴也很好啊,这一招打着为弟子报仇的旗号,却干着走狗的事情,不是用的很好么?说吧,李源给了你多少银子?”

    听到武长风骂他是狗,叶归来并没有恼怒的意思,发呢大笑两声,一脸赞许的说道:“凌王府的大总管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能看出这一层来,也不枉我走这一遭了,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

    听着两人对答,黄诚泰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没有想到,李源果然不会如此轻易放过武长风。

    而从武长风刚才如临大敌的神情,以及两人对答的称呼中来看,来人的武功,似乎在武长风之上。

    心下有些担忧之际,任云霄已经带人将来人围在了中间,快步走到黄诚泰身前说道:“王爷恕罪,是我失职了!”

    黄诚泰只是摇了摇头,准备吩咐他不用理会自己,尽管去帮武长风就好了。

    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武长风的声音传了过来。

    “任总管,让兄弟们都扯了吧,你们不是叶掌门的对手!”

    听见武长风如此说,任云霞一呆,一脸狐疑的望向武长风,却见武长风缓缓点了点头。

    原本还存着一丝的侥幸,在见到武长风点头之后,他眼神中的惊讶,已经被惊恐所取代了。

    招呼一声,王府所有人便退到了黄诚泰身边,直将他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让他有些看不清武长风的情况。

    而听见武长风刚才那句话之后,叶归来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你比这些人可有眼力劲得多,怪不得他要花如此重金,来悬赏你的人头了。”

    武长风自然知道叶归来口中的他指的就是李源,只是重金悬赏的事情自己怎么没有听说?一脸好奇的望向叶归来,想从他哪里得到一个解释?

    叶归来也并没有卖关子的意思,只是微笑道:“你还不知道吧,江湖上已经传遍了,谁能取了你的人头,可得黄金千两,如此高的价钱,当年我也没有享受过啊!怎么样,知道自己的项上人头如此值钱,是不是很高兴?”

    听叶归来解释一番,武长风哪里高兴得起来了,如果说李源只是暗中派叶归来过来,他虽然不敌,但也不至于会如此的惊惧,毕竟自己还有王府这个靠山在,在他手底下并不会丢了性命。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自己所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叶归来,而是整个江湖上的亡命之徒。

    这些亡命之徒的行径或许为人所不耻,但他们手中的兵刃,可是自己真正的威胁。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这些人为了银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了?即使当真不是自己的对手,恐怕也会想其他的办法对付自己。

    王府现在可没有这样的实力,与整个武林为敌。

    略微沉吟了片刻,无处这才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来,只是这个笑容看上去是那样的僵硬,丝毫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可言。

    “与叶掌门比起来,我还差得远了,如果现在有人悬赏叶掌门的人头,价码绝对在万两之上,难道叶掌门就不好奇,他为什么想要悬赏我的人头?”

    从对方的口气听来,他似乎还知道很多事情,武长风见识过叶归来的武功,真正当得起恐怖二字的存在,他没有动手,就能用一股极为强悍的气势将包色胆逼死,这样的人出手,应该是石破天惊的举动。

    武长风并没有什么信心能够打赢对方,所以在动手之前,他想尽可能多的从对方口中得到些有用的消息。

    即使是死,也要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吧。

    他知道李源之所以要下这样的黑令,是因为自己知道了他的计划,但对于李源来说,只是这件事情,还不足以让他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来。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一定要将自己除掉?

    然而,叶归来似乎并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兴致,当然一笑道:“死到临头了还管这么多干什么了?能将我大弟子黑影杀的人,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说话之际,武长风只觉眼前一花,原本站在墙垣之上的也怪来,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早就紧绷着神经,见到这一幕,不做片刻的犹豫,便已经拔地而起,站在了叶归来先前的位置。

    等他站稳之后,回过头来,却见叶归来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看他那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武长风当然说道:“既然叶掌门是为我而来,咱们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动手便是,想来叶掌门的行踪,也不想闹得人尽皆知吧!”